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今天周四,是跟东东约会的日子。


这是大概一个月以前,听取美国爸爸的意见,我跟东东提出来的。每周定期约会一次,定在周四。


但是自从定了计划之后,周四反倒一次也没有约会成。今天本来想也算了,但早上东东一睁眼就说,“咱们今天晚上干嘛?” 


其实,我跟东东约会,感觉没什么可约的。就是出去吃饭、喝点东西、散散步、逛逛街,跟一般的情侣一样。在我看来,夫妻之间,可以有更多的花样。


我跟东东最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也是几乎每天都在做的一件事就是,给团团读书。每天晚上九点半,我会拿一本绘本,“逼”东东给团团读书。每次听东东读绘本,淡淡的幸福感,心中油然而生。


今天晚上我们在Outback吃完饭,匆匆回到家,洗完澡,九点半,我准时拿一本昨天没有读完的绘本递给了东东.......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


p.s. 图片说明 :这是昨天花店老师送的花儿—它叫芒果郁金香。

乐乎更新的频率越来越低,开始给团团写日记之后,更没有时间在这里写了。这样下去,我的汉语恐怕到最后无药可救了。


今天开始我要每隔两天更新一次,如果实在不行,三天更新一次也行。 


最近身体越来越重,脚肿得没有可以穿的鞋,前天婆婆送我一双红色的鞋,当时穿着合脚,而今天却穿不上了。


尽管身体疲惫,到现在依然在坚持每天给东东做早餐和晚餐,早上餐前一人一杯鲜榨胡萝卜汁。单单是这一点,我要给自己点个赞。


除了家务,每天做些工作,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管理韩国网络销售,昨天发现美国亚马逊出了些问题,需要每天都要看看。 



排除这些最好做些的事情之外,就是看书、写读后感以及团团日记。我想过用汉语来记录,但从我目前的情况来看,以后基本上我会一直在韩国生活,所以还是用韩语记录比较好。韩语虽说是我母语,但我发现我的韩语目前似乎只要小学生的水平。需要不断的阅读和写作。



p.s. 图片说明: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日下午,有一个时时刻刻都会为我蹲下的男人。🤪😜










我一直误以为我没有胖多少,昨天拍完照才意识到原来胖了这么多。这些处理过的照片还好,那些原图,真心不敢直视。😅😅

“Life isn’t all sunshine and laughs, but when I look to cherish the moments, I seem to experience more of them. ”



晚上我跟东东一起见了他认识的一个弟弟,初次见面,他送了我花儿和巧克力。巧克力盒子里面还有水晶球,挺可爱的。

不知是不是礼物的力量,感觉好久没有见到让我如此“欣赏”的人。虽然是极短的时间,我隐约地看到我在东东身上看到的潜力。

长达四天的假期(包括周日)总算结束了,东东早上跟我说,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大人不喜欢过节。


东东天天干活惯了,一到休息日,要么生病,要么不知道该干嘛。他昨天长假最后一天,他去工作。


每到春节,在韩国多数的妇女烦得要死,因为她们要准备节日的食物,还有各种杂事。而我今年也一如既往地啥都没做,在东东姥姥家,一直躺着,但一回到家就精疲力尽。我跟东东说,“好累。” 东东笑着说,“金真吃了那么多东西,肯定吃累了。”🥴


这次春节托团团的福,没听到东东大姑的唠叨。我结婚这两年,她一见到我就提怀孕的事情,让我特别烦。现在终于堵住了她的嘴,这次春节我看着她心里得意地笑了笑。

这是上上上个周五(?)东东的高中同学来我家做客时拍的,在过去的三周,我多次翻看这两张照片,因为东东的笑姿实在搞笑。


昨晚不到八点就睡,今天凌晨一点多就醒了。起来之后,我给企鹅娜写了日记,做了泡菜汤,吃了泡菜配米饭,还做了些工作,现在凌晨四点半。


上午我和东东要去八公山,尽管婆婆不让过来,但今天她生日,还是过去为好。打算在星巴克买个切块蛋糕,送她昨天下午在插花班做的花儿和已经准备好的礼物。


就像几乎天天都傻乐的东东一样,我要把事情想得简单点。不要总是那么敏感,有事没事胡思乱想。希望我把更多的精力和心思放在我自己的身上,少管别人的小心情。

今天从一大早心情不好,一边叠衣服,还一边哭了。


上午跟企鹅娜视频,发完牢骚,好了一点,但依然不高兴。外面的噪音格外刺耳,尤其是不知从哪里来的音乐,我往周围的大型商场打电话,问是不是在搞活动,但始终没找到音乐的出处。


下午教会的两个姐妹要来我家,我去楼下的超市买了些饮料,回来的路上,顺便看了看信箱。我家的信箱往往都是公公婆婆的信件,我平时不大喜欢看信箱。但怕这两天遇到公公又啰嗦问我有没有去看信箱,所以今天也是迫不得已看了看信箱。三天没看,公公婆婆的信件还是那么多。我无心地翻了翻,而忽然看到熟悉的字迹,而且看到“大阪”俩字!


是企鹅娜寄给我的。


自从企鹅娜去日本,我以她没手机的借口,还从未给她寄过什么…看到她的信件,开心的同时,感到歉疚。


读着企鹅娜的信,又哭了好久。哭完,我想,等团团出生了,我要赶紧开始备孕,给团团生一个像企鹅娜一样的妹妹。


姐妹之间,真有心有灵犀。

要是有读心术,那该多好?


我昨天在群里发信息问婆婆,周日要不要去浦项或釜山去吃她喜欢的螃蟹。


她中午打来电话说,今年生日,她不过了,反正礼物也已经收到了(托企鹅娜买来的连衣裙),周日她什么都不想做,要在家宅着。说春节当天见!


我心想,‘又来了……’ 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啥。


每个周末,我们说要过去看她,她八九不离十,不让我们过来,说她要在家一个人呆着。但她一旦见到我们,喜笑颜开,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说反话。


再说,周日是她生日,总得一起吃个饭吧。非要搞得这么莫名奇怪,真是令人头疼。


每天各种工作读书杂事,已经够多了,还得察言观色,真烦人。



这个周日是婆婆的生日,她的礼物,想了近两个月,最后还是买了戴森的吹风机。她平时不用吹风机,从未见过她用,每次洗完头发,她直接扎起来……



送她平时不用的东西,一开始觉得不合适,但东东说,她不用,公公可能用,总比现金有创意吧?再说,这款戴森是镀金限量版,还算较有意义。


最近深陷于看韩国的书,用韩语写书评,如果不是刻意想起,都差点忘了乐乎的存在。😅


妈妈几乎每周都来,而每次都是一个拉杆箱以及大包小包。她昨天又给我带来很多牛肉、猪肉、一箱子的大鱼小鱼等等。我多次跟她说,这些食材我都可以在这边买,她来的时候,什么都不用带。但她就是不听,从未见她空手过来......😢



企鹅娜和妈妈不在身边,我每天都累得不行。但为了团团,每天早上都会榨汁儿喝,苹果+胡萝卜。还有每天都在吃我不太喜欢吃的坚果。要是以前,肯定坚持不了这么多天。也许,这就是母爱吧。

昨天妈妈用高速大巴快递寄来了一箱东西,里面有苹果、橙子,还有剥好的石榴。这个箱子重得连天天搬重箱子的东东都觉得相当费劲儿,一想到妈妈拿这个箱子到车站再寄出去……唉。


这一大包剥好的石榴,得多少个石榴啊……?唉唉。


将来我对团团也会像我妈妈对我一样这般好吗?恐怕够呛。

中午我在东东的表弟和二舅的陪同下,跟东东的姥爷姥姥一起吃了午饭。这是我出的主意,地方是我定的,在婆婆的赞助之下,我买的单。


其实,我完全可以等到周日跟婆婆和东东一起去拜访姥姥姥爷,但我以前也说过,我很喜欢东东的姥姥,她是我从小“梦寐以求”的奶奶。所以趁团团没出生之前,我想多陪陪她做些有意思的事情。恐怕等团团出生了,我就没有那么多余的时间和精力了。


从两年的观察来看,每次大家跟姥爷姥姥吃饭,都吃韩餐——离姥爷家开车五分钟的烤肉店。而姥爷姥姥似乎从来没到过西餐厅,我跟婆婆提过,她说,姥爷姥姥不喜欢吃那些食物。我笑着说,“他们尝都没有尝过,怎么知道不喜欢呢?”


于是有了今天的午餐,一人45000韩币(约270人民币),四五道前菜、主菜和甜品。这家的蔬菜,都是他们自己种的,吃起来感觉很健康。姥爷姥姥吃得都还可以,尤其是姥姥,每道菜都吃光了。我很喜欢她的这点,每次陪她出去吃饭,她从来不挑剔,吃得特别开心。也不会忘记说,托我的福,来这样的地方。这点我真应该向她学习。 总之,今天的午餐吃得相当满意。


在姥姥的邀请之下,明天我得跟东东的大舅一家人,一大早去姥姥家吃饭玩耍。


我跟他们在一起有意思是有意思,但感觉好累呀……好想哪都不去,啥都不想,好好儿看看书,自己呆着。但是,我得开始想想两周以后的婆婆生日,该怎么办……还有春节的礼物什么的,事情特多。莫怪我不关心家人以外的人,我连照顾自己的力气都没有,哪有精力考虑别人。企鹅娜一周前,托我给芝善寄的快递也还在家里……此时此刻,心身疲惫,心情比较糟糕,希望 明天早上起来会好一些。妈妈和企鹅娜不在身边,果然每天都会精疲力尽。

中午接到从医院打来的电话,心想,‘完了,看来妊娠糖筛没过……’ 昨天护士说过,有问题的话会打电话。我沮丧地接了电话,她说,“您接电话方便吗?” 根据以往的经验,有不好的消息,才会提这样的问题。


她问,“你在服用铁剂吗?你缺“铁”。下个月再抽血检查,如果还缺“铁”的话,需要打针。” 我稍稍松了一口气,等她说下一句。“糖筛结果出来了,你没有问题。”


挂完电话,无所顾忌地吃了碗黑巧克力莓干麦片,两盒酸奶,还有一些零食。


感恩糖筛顺利通过。据说妊娠糖尿病不仅对胎儿不好,而且调节饮食也很麻烦,调理不好的话,生完孩子依然会患上糖尿病。想想就很害怕。


图片说明:明天是东东姥姥的生日,下午特意上了插花课,准备了花盒。

每次我跟公公婆婆旅游回来,我都会“瘫”几天。昨天和今天都睡了三个小时的午觉。


我多次跟企鹅娜半开玩笑儿说,我跟他们旅游就是“服务”于他们。一是路上,我也没法睡觉,还得陪聊。到了之后,各种安排,带路,往往都得我来。直到洗澡睡觉之前,我都会在公公婆婆的房间陪着。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起来,七点就跟他们一起去吃早餐。幸好我是只早起鸟。对了,在一起的时候,我也不刷手机。


我能真正呆在自己房间的时间就是睡觉时间。一般去较好的酒店,我都想在房间里好好儿呆着,看看书,发呆。这次我带了一本书,就匆匆读了两页,根本没时间看书。


我也不能怪谁,这都是我自愿的,觉得应该这么做。记得东东在我结婚之前说过,有一次他们跟他哥哥和嫂子去旅游,婆婆回来之后说,再也不跟他们旅游了。因为我做的这些,他们都没有做到。我也并不是以他们作为反例,而我自己觉得一家人一起去旅游,各干各的,不太合适。


别说是旅游,哪怕是一起吃饭喝茶,我觉得在那一刻最重要的是在一起的人。更何况是跟家人在一起。所以只要跟别人在一起,除了家人的联系,我都不看手机。尽量把我所有的关心放在当下。也许这就是我不太喜欢社交的主要原因,需要太多的精力。


图片:昨天收到企鹅娜临走之前给我下单的快递,从美国飞来的。有一个比我自己还了解我所需要的东西的妹妹,是福。明天等妊娠糖筛结果出来要尝尝那个Dark Chocolate&Red Berrries Granola。🥰

这次去首尔喜格尼尔酒店,我都没怎么拍照。从我上传的这些照片中可以看出,我都没有用心拍照。个人感觉,这家酒店没有我上次在东东姥姥的生日去的釜山希尔顿酒店好。


这家酒店最大的优点也许在于它的高度,79-101层。但我发现太高了,反而看不到什么。在88层看到的夜景,还不如我家24层看到的夜景迷人。可能我家就很高了,所以我对这些夜景已麻木了。


这里的早餐是在米其林三星餐厅STAY(81层)提供的,种类不多,味道还行,但依然没有釜山希尔顿酒店的早餐丰盛好吃。


总而言之,我应该再也不会去这家酒店了,尽管它让我有些失望,但就像企鹅娜说的,要是没有去过,怎么知道它的不好?百闻不如一见,虽然这个“一见”花费较大,但还是值得的。

此时此刻,我们在首尔喜格尼尔(signiel)酒店,住在88层。现在累得只想倒头就睡,但还是想留几句话,以便往后的回忆。


感谢公公婆婆对我向来慷慨。结婚以来,凡是我想去的、我想买的、我想吃的,只要我来开口,他们都会满足我的要求。一个晚上两个房间160万韩币(近一万人民币),这个价格一开始让他们瞠目结舌,但因为我想去,他们还是带我来了,而且还说托我的福,来这么高大尚的地方……就像妈妈几乎每天提醒我的那样,遇到这样的公公婆婆是我的福气,需要懂得感恩。

在梦里忽然很想吃比萨,边睡边想,‘今天下午可以跟企鹅娜一起去吃比萨。’ 心里正琢磨要吃哪一家,突然醒了。意识到企鹅娜已回到大阪了,不在家里……昨天的悲伤再次涌上心头,含着泪水,似睡非睡,早上起来犹如在梦中。

暂别也好,离别也好,往往被留下的人,会更加难过。


此时此刻,企鹅娜估计已在大阪了,而妈妈在回全州的路上。妈妈在身边的时候,我总嫌她啰嗦,给的食物太多,恨不得她快点回去。但她一上出租车的那一瞬间,就很后悔。


人哪,为什么在身边的时候,不好好珍惜呢?


也许就像妈妈说的,我们一辈子都会在忏悔中顿悟并成长。我只是有时候很害怕我这么一错再错,有一天就没有挽回的机会。痛恨明明意识到这一点,却一直改不掉的本性。

下午我把传教士弄哭了…… 事情是这样的。


下午我跟企鹅娜在玩耍的时候,门铃响了,我从画面看到我们教会的姐妹传教士手里拿着面包站在我家门口。


当我看到她们,气,立刻上来了。她们前天给我打电话问我可不可以拜访我,我都拒绝了。但她们竟然出现在我家门口,而且提前没有通知。


按企鹅娜的话,她们本来递给面包就回去的,但是按照韩国的礼仪,哪能让她们就走呢?于是勉强请她们进来坐会儿。


但我实在怒不可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用英语(她们一个是美国人,另一个是菲律宾人)直截了当地跟她们说,她们这样不请自来,很不礼貌,我不喜欢这种方式。其中的姐妹辩解道,“我们只想送完面包就回去的……”我打断了她的话接着说,“按照韩国的文化,客人到门口了,一定要请进来坐一会儿。所以你们这样来,不合适。” 然后那位从美国过来的传教士就开始哭了,说对不起。


我就傻了,妈妈开始说我狠心。


好不容易让她停止哭泣,一起边吃边聊了近两个小时,她们因为教会的活动回去了。


唉……其实前天晚上跟她们通话后,我祈祷说,给我请传教士到我家做客的“勇气”(?)。我知道传教士在异国他乡特别不容易,但我前段时间开始就是不想请别人到我家做客,除了极个别人以外。一是,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家里,不喜欢社交。二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洁癖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很怕别人到我家来,怕他们没有洗手乱碰家里的东西,怕他们冲水时不盖马桶盖……


这是一种心理疾病,需要治疗。我想,我的祈祷得到了回应,上帝知道我不会主动邀请她们,就直接派她们过来,让我面对。等团团出生了,肯定很多人都要过来看团团,我应该趁团团还没出生之前锻炼,要不然我会崩溃的。从目前的病症来看,别人到我家不洗手,碰团团的话,我肯定会大喊大叫,不管那个人是公公还是婆婆还是一些亲戚,恐怕我会很不客气。



怀孕之后,听说要用孕妇护肤品防止妊娠纹。但一直没有买,我平时用的护肤品成分就已经很好了,觉得没必要买。


企鹅娜这次回来看到我家里没有防妊娠纹的护肤品,偷偷在网上下单后,嘱咐我等东西到了,一定要好好摸。


我以为企鹅娜买了一个,今天一看,竟然买了三个,还有一个精油。


看来等团团出生了,再生三个孩子,估计差不多能用完。


有个细心又大方的妹妹是福。

多亏妈妈和企鹅娜的陪伴和照顾,我每天都可以这么悠哉悠哉地过日子。感恩。


很想按下暂停键的一天。

中午我们去了最近在大邱很火的西餐厅,我好久没有吃这种西餐了,觉得特别好吃。但妈妈觉得是浪费。其实,我和东东还暗自想,便宜来着。一共七道菜品,一人38000韩币(约230人民币)。晚餐较贵,68000韩币。不过,考虑到他们的氛围、服务、菜品、味道,这个价格是可以接受的。


公公婆婆、爸爸妈妈这辈子一辈子节省惯了,他们看我们花钱,总说很浪费。但在我看来,钱,是用来消费的。尤其是跟家人,就更不用省了,在消费能力允许的范围之内,开开心心就好。

2019年都快过五天了,现在才有时间和心情做年度总结。其实,我在写给企鹅娜的日记里已经做过简略的年度总结。


2018年的关键词是怀孕。正如我在之前的日记中提到的一样,今年做了两次试管,托我的家人和东东一家人积的德,第二次就成功了,怀上了团团。


开始准备试管之后发现,原来有那么多人做试管,而且不是试一两次就能怀孕。我看很多人做十次以上,结婚十年,依然未能怀上宝宝,花再多的钱也没用。


因为我一结婚就想要孩子,所以感觉等了很久,但实际上刚刚好。我们结婚两年,团团已经五个月了。是不是很完美?


就凭这点,我应该天天都感谢上帝,感谢家人。我比谁都清楚,上帝只看我这个人,绝不会给这么大的恩赐。前天企鹅娜在网上看到我新年运势,既然提到我会有宝宝,还说宝宝是贵人,她会让全家人都很幸福,好事不断。


团团还未出生,确实就已让很多人笑逐颜开,纷纷收到很多贵重的礼物。妈妈昨晚过来,带来小姨送的两只金镯和红包,都是给团团的。


我想,2019年,对我和我的家人,将是格外幸福的一年。希望如此。希望大家也很幸福。

上午我吃草莓的时候想,‘等企鹅娜下周回日本了,谁给我洗水果吃呀?’ 一想到企鹅娜下周就要回日本了,顿时觉得难过。


等她下次回来,估计团团都快出生了吧。


还有几天的时间,且行且珍惜。


企鹅娜的生日,也是提前过的。所以今天像一般的日子一样,平淡无奇。



这次生日,在东东的“赞助”之下,总算给她买了我一直都想送她的Tiffany项链。其实,企鹅娜对这些奢华的物品不感兴趣,她倾向于实质性的东西。以往都是送她一些她需要的东西,这次我实在想不出她需要的,于是送了我喜欢的。我希望她立刻戴上,她说,她从日本回来带,怕被偷……😓



前天有人问企鹅娜,我是什么样的姐姐。企鹅娜毫不犹豫地回答,“像妹妹一样的姐姐。” 这点毋庸置疑,而企鹅娜一直以来都是像姐姐一样的妹妹。


虽然我的所作所为,一直都像妹妹一样笨拙,但我对她的感情,是像姐姐一样的。有一次东东半开玩笑说,“如果有下辈子,我要做你妹妹。” 东东向来羡慕我对企鹅娜的爱。


平时自私自利,斤斤计较的我,唯独对企鹅娜大大方方。平时东东两三周剪一次头发,我说他浪费钱。但是像今天企鹅娜想做头发,却因为价格而犹豫,我不仅感到心疼,且觉得一千块人民币也不贵。


主要是企鹅娜这人从小太懂事了,从未见过她为自己买些生活必须品之外的东西。而我希望她是一个任性的妹妹,随时向姐夫和姐姐索要礼物和零用钱。我的愿望在这辈子估计很难实现。


长话短说,希望企鹅娜在新的一年关心自己胜过别人,刻意买些可有可无的东西,做些没心没肺的事情。

今天是公公的生日,因为东东今天晚上要上补习班,昨天提前过完了生日。


刚刚看到昨天随手拍的几张照片,发现每张照片都能看到婆婆的笑容。


尽管妈妈批评我说,我是别人对我好一百次,才会说句谢谢的人。但其实我知道能遇上像他们一样的公公婆婆,是我的福气。


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能学会保持感恩之心。

企鹅娜周五晚上一回来,我就生病了。一开始以为是简单的感冒,周六全天在家休息,也不见好。周日浑身发酸、发烧,特别严重。周一有些好转,以防万一到医院检查了一下,结果是患上了流感。



据说孕妇流感,需要住院,昨天在企鹅娜的陪伴之下办理住院手续,我就被隔离了。医生和护士都不允许家人陪伴在身边,企鹅娜冒着被护士破口大骂的风险来了几次,给我带来些东西并帮我收拾整理。我问企鹅娜,“你被骂,还要过来,你不怕吗?” 她很酷地回答,“被骂就挨骂呗,还能把我怎么样?”



我本来以为今年的平安夜和圣诞节在企鹅娜的陪伴之下,可以过得非常快乐。结果,因为我的疏忽,竟然需要在医院过圣诞……格外对不起企鹅娜。



周六和周日,平时不让我亲她的企鹅娜为了带走我的感冒,一直抱着我,还亲我。说她可以吃药,而我不能,所以让我尽管传给她……这样的妹妹。😭 



东东平时晚上一睡,睡到早上,中间不会醒来。这样的他周日晚上每隔一小时起来给我换湿毛巾,敷在我额头上,多亏他机器人般的勤奋,团团健康地玩耍着。据说孕妇发烧,对胎儿很不好。



总而言之,我们万万没想到是流感,昨天东东在我建议之下,急匆匆地打了疫苗,企鹅娜明天要打针,希望他俩都不要被我传染,健健康康的。等我赶快恢复,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





企鹅娜昨晚带来的行李中,三分之二都是给东东带来的零食。估计在我看管之下,够他吃半年吧。


东东有这么好的妻妹,真幸福。


企鹅娜小小的身躯,带来那么多东西,辛苦了

1 2 3 4 5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