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半夜,东东的手机响了,我和东东都被吵醒。东东接了电话,我在旁天一听就是公公。他问东东可不可以到市里的公寓过夜,他喝酒了。

我立刻清醒了,是凌晨一点半。

企鹅娜在的前段时间里,我和东东搬到婆婆的房间(最大的房间)生活,我以为公公在短时间内不会回来,所以还没有搬回到我们的房间。

我急匆匆起来,拿下我们的床单、被子、枕头,洗手间里所有的洗浴以及护肤用品,开始搬回我们的房间,大概来来回回走了十多回,基本上搬好了。

在脑子里特别清楚公公有权随时回到这里,但心里怒得我,有种窒息的感觉。

东东感觉到了我的怒气,可怜巴巴地,小心翼翼地,跟我说对不起。他怯怯地问我,”这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办…?”

看他紧张的样子,我心里也不好受,说了对不起。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公公又打来了电话,他说,他要跟朋友们去桑拿了,不来这里住了,还说抱歉。

在那一刻,我想过给公公发个信息,让他回家睡觉,毕竟这是他的家,也怪可怜的,但还是没有发出去。昨晚就这么过去了,但以后这样的冲突恐怕很难避免。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平心静气地面对公公跟我们一起住的噩梦。

就像我对企鹅娜所预言的一样,她一走,我跟公公的“战争”又开始了。🤣




评论(3)
热度(2)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