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上个周四收到了第一份生日礼物,几乎每年,芝善都是第一个送我生日礼物的人。在她看来,生日礼物绝不可以迟到。

当我打开贺卡,一看内容简短,以为我不会哭,结果还是哭了。🤣🤣🤣

对她,在我内心深处,有一份歉意。就像她写的,我会呵护我所亲近的人,尽我所能对他们一味地顺从、付出。而我所亲近的人,却只有家人。

有段时间,企鹅娜跟她闹别扭,互不联系。我也没有跟她联系,连试都没试过。后来她有些委屈地诉说,我只把她视为企鹅娜的朋友,从未把她当我的朋友。

我当时没有辩解,是未能辩解,因为这是事实。如果不是企鹅娜,我跟现在的一些朋友肯定维持不了这么长久的友谊。

她写,“听说朋友是我们自己选择的亲人。”

想想现在我能称为朋友的那几个人,确实是如此。

她在信里还说,在世界上似乎没有不变的,都在变化,但她祈求我和她的关系永远持续下去。

我很少用“永远”这个词,因为它靠不住,尤其是对我这样薄情寡义的人讲,别说是永远,半年都很难说。但当我读她信的那一刻,在心里默默点了点头。

➡️ 乐乎的视频有问题,如果想看,可以点击这里。😜

芝善周六开车到大邱见我们,竟然花了九个小时。😱😱 平时需要四个小时,这次正好赶上四天(?)长假,堵车超乎想象,要是我,肯定会半途而废,多亏是毅力坚强的芝善。

我们认识芝善有八年了,是在南开读书时认识的。她曾经常常出现在我的博客当中,是一个性十足,魅力四射的姑娘。

前年十月份(?)她去澳洲的那天在仁川机场匆忙见面之后,这是第一次聚。一直聊聊聊,吃吃吃,吃到肚子疼,笑到肚子痛,勾起很多有趣的回忆。

感谢芝善千里迢迢来看我们,见到你很开心。❤️

前几天@张默默 发来2011年我和企鹅娜写给她的生日卡。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像诸多信件和卡片一样,当时内容是企鹅娜写的,我只是帮她抄一下,分工明确。🤪

企鹅娜的祝福应验,默默生下了像企鹅娜这么可爱的儿子。越长越帅,前段时间他还发语音说,等他长大了要跟企鹅娜阿姨结婚。😘 真是羡慕死了。


p.s. 感谢你们的关心和“拥抱”。

[20160914 Wed]

       甜甜早上一起来就匆匆忙忙给我准备早餐,看她贤惠的模样,有点儿后悔昨天说她不给她老公做早餐。
       我还是希望她不要贤惠,不要长大,一直都保持傻乎乎,乐乎乎的样子,在老公的百般溺爱和包容中快活地生活着。

[20160913 Tue]

        爱在上海💜

p.s. Ryan在包里😜

[20160207 Sun]        

       朴大哥一家人昨天来全州看我们。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却第一次在韩国见。
       朴大哥因工作原因,每次只有在春节的时候才能回国,每次停留的时间都很短。他前天刚回来,这个月13号就得回去,也就八天的时间,每天日程排得满满的,很难抽出时间。
       感谢他和他的家人这次特意抽出时间来看我们,这个周末过得犹如我们跟他们在天津共同度过的无数个周末一样,很惬意。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