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企鹅娜前几天给我打印了我的出入境记录,头一次看这些,倍儿神奇,盯了好久。

34年的时间,共有78条记录,估计下一个34年,不会超过这个数字,能有一半就不错了。

前几天@张默默 发来2011年我和企鹅娜写给她的生日卡。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像诸多信件和卡片一样,当时内容是企鹅娜写的,我只是帮她抄一下,分工明确。🤪

企鹅娜的祝福应验,默默生下了像企鹅娜这么可爱的儿子。越长越帅,前段时间他还发语音说,等他长大了要跟企鹅娜阿姨结婚。😘 真是羡慕死了。


p.s. 感谢你们的关心和“拥抱”。

[20180114 Sun]

此时此刻,我激动得手都有些发抖。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有些事情,看来真是天意。

就是前天,我跟东东聊天的时候,说到一个人,说我在失去联系的朋友当中,最想找到这个人的联系方式。而且跟东东讲了跟他的种种回忆……结果昨天在乐乎收到了他发来的信息。我看他给我的邮箱地址里有“zbh”字母,就立刻想到他,但怕我太失望,不敢确认,直到五分钟前收到他的回复为止。

我刚刚特意找了一篇我2009年10月发的一篇博文,跟他有关的一篇故事。


[晚上办完事情,我们突然想在外面溜达溜达,决定叫一个朋友出来陪我们。想了很久,这一学期又少了很多可以随时见面的人了,格外想念甜甜。这时企鹅娜开口,“要不叫XXX出来吧!” 于是随手拿出电话,拨了他的号码,“我在等一分钟 或许下一分钟…… ” 还是这个彩铃,不知道他在等什么。

我:“在干嘛呢?”
他:“培训了一天,刚吃完饭回来呢。你在干嘛?”
我:“我们在外面溜达呢,你出来不?”
他:“好,不过得等一小会儿。”
我:“嗯,快点儿!”

感觉等了一个小时,看着他晃悠悠地向我们走过来。脑子里再次浮现我俩第一次说话的情景。

两年前的那天,我和企鹅娜在学校溜达,发现东艺有个讲座,于是进去坐了会儿。在那没坐多久,他走进来坐在离我很近的地方,觉得特别眼熟,在校园里看见过他几次,突然有一种冲动认识他。向来主动的我,跟他说出了很俗很套的一句话,“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他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没有。” 态度不冷不热。我说:“你是不是上过XXXX课啊?” 他说:“没有……” 我说:“是嘛,也许我认错人了吧。你是哪个系的?” 他说:“我是金融系的。” 我说:“啊?你是金融系的?我在金融系有很多认识的人呢。” ”什么?你还是潍坊的?” ………… 简单聊了几句,最后走之前跟他说:“下次咱们一起去打乒乓球吧,再见!”

当时并没有交换手机号,但是我知道我肯定能再次见到他。果不其然过了两天,我们一起打球去了,这样见一次、两次、三次,逐渐成了好朋友。

才两个月不见,感觉他的变化还真不小。他说这个月一直在培训,昨天培训终于结束,所以昨晚跟同事们聚会通宵,一直没有睡觉。我说:“那你还出来干嘛啊?” 他说:“这不谁叫我了嘛!很感动吧?” 虽然我当时用讽刺的口吻回答,“感动死了!!!”,其实心里美滋滋的。随叫随到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不需要太多的泛泛之交,而是需要这样随叫随到的好哥们儿。]

我从中国回来之前,联系过他几次,我记得我连在校内都留过言,一直没联系上。

感谢他几经波折找到我,感谢天意。

美国妈妈(我和企鹅娜以前在他们家里住了近两年,称他们为爸爸妈妈)的妈妈,今年九十多岁,有老年痴呆症。毫无夸张地说,一个问题问一百遍,企鹅娜说,这都不算什么。连妈妈都有时对她没有耐心。但美国爸爸对她(丈母娘)特别有耐心。据说爸爸每次照顾奶奶,眼里都是满满的爱。那种发自内心而自然流露的爱。

有一次爸爸体贴地照顾着奶奶,奶奶问妈妈,“他对我这么好,你是不是吃醋?” 妈妈笑着说,No, I love him even more。

是啊!只会更加爱他。听到这里,我的眼睛湿了,忽然明白了一点儿什么。

以前(哇,都十二年以前了)我住在他们家的时候,几乎每个早上都是爸爸和我一起准备早餐。在我印象当中,爸爸一天到晚从里忙到外,从未见过他慵懒地斜躺或坐在沙发上歇着。爸爸是有一些严格,但他一直都是以身作则的好父亲。还记得我和企鹅娜离开的前天晚上,爸爸为我们祈祷时,他哭了,哭得很厉害。他是这样的一个人,耶稣一样。

[20170624 Sat]

刚刚整理东东衣柜的时候翻出来的一张卡片,是我写的。😜😜

12年以前的笔记本

       每回在我邮箱看到他的名字,我的心跳会加速,十年以来一直都如此。
       他说,他在抽屉发现12年以前的笔记本电脑,勾起了满满的回忆,很想跟我分享。他还有说,"你曾经说不会忘记,但我想你可能忘得差不多了。"
       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我偶尔在facebook偷窥他的幸福。有时替他发自内心开心,有时我会想象"如果",如果当年......。只是想想而已。
       其实,我不知道在这辈子我们会不会再相见,也许不会,也许会吧。不管怎样,彼此不但能给对方留下美好的回忆,而且当想起对方的时候,依然可以微笑面对,偶尔发个问候,这就已很不容易了。
       或许,我确实忘掉了许多,在脑海里都是一些零散的碎片。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我的心似乎不曾忘记当年的心跳,还有我说好的大大的拥抱。
       
       
       

[20160601 Wed]

      最近总想索要一个气球。
      气球,确实华而不实。但我喜欢。看着就会微笑。这张照片是2012年六月拍的,时过四年,但这张照片依然会让我微笑。这就是气球力量。😜😜
       虽然我们大部分人早已没办法正式过儿童节了,但只要你有足够的童心,我们可以悄悄过~儿童节快乐!

[20160401 Fri]

      曾经超喜欢愚人节,年少轻狂的那些年。总是喜欢编出一些让人半信半疑的谎言,痛快地演场戏。
       早上在回想曾经编过的那些谎言,好多都跟爱情有关。我甚至有过一个这样的想法,将来我要在愚人节结婚。这样别人不知道我究竟有没有结婚了。如果被朋友追问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们,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说了,就是你们不信。" 
       不过,在未来某一天,要是我结婚了,我可能什么都不说,真悄悄地结了。谁知道呢?
       少说废话,我说正经的,好想吃大肉!

怀念的不是逝去的时光,而是在那段时光中温暖我心的人。

       这是做辣炒五花肉的做法。
       2011年刚搬到新家时,我在家当过一周的厨师。我做早饭和午饭,企鹅娜做晚饭。但是我们很快发现,家里不能有俩大厨。于是我退出了。
       刚刚忽然翻出一共五页的菜谱,时光仿佛倒流到那一年…不过是三年多以前的事情,但感觉好遥远。

       九年以前的一张卡片, 让我怔了好久。
       好想再写点儿什么, 可我......越来越词穷了。谁都知道这只是个借口, 如果真是那么渴望表达, 我肯定能写点什么。以前写不出来的时候, 一直试着表达出来, 哪怕是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 最终我都会完成不长不短的一篇小文, 如今草稿箱里全是一句两句的开头而已了。
       从今开始我要改变这种状态, 这绝不是一个blogholic的态度。尽管周围许多人发着牢骚说, 生活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没什么可写的。但是这些年以来我始终相信生活处处都是待发掘的故事。
       这张卡片, 过了这么多年, 当时的感觉, 还是让我怦然心动。想起他, 依然很想念。心里偷偷地道出了"要是"这两个字。
       我期待将来某一天与他相见, 给他一个深深的拥抱。同时我不想见到他, 害怕失望......

那天东东写给企鹅娜的一张卡片。
真难相信这是一个25岁的男生写的,
去掉前面的2,还差不多。
푸히힝~
谢谢东桑。

城南旧事

       看论文看累了,就会翻些闲书。最近看了《城南旧事》,这本书在书柜已经等了好久,我终于把它拿起来读了。

       读到第二篇《惠安馆》,觉着很好,网上搜了一下,原来这本书很有名。

       用小孩子的眼光,看大人的世界。

       大人常说,“你们还小,不懂。” 其实,小孩什么都懂,尤其是女孩儿。也许,不知道具体什么事,但是,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对与不对。

       记得我小时候,常常偷听爸爸妈妈的对话,尤其是在深夜。我就躺在自己的床上默默地听着,有时偷笑,有时气愤,有时悲伤。有时,他们聊着聊着都睡着了,我还醒着,躺在床上,眼睛眨巴眨巴的,睡不着。

       爸爸妈妈向来不会告诉我们家里的那些事。我们只要把自己照顾好,好好学习,好好生活就可以了,一切的一切都爸爸妈妈来承担。我只能以这样偷听的方式来证实我的猜测。这样,我从小就掌握了根据零散的信息,做出总结并“蒙对”的本领。

       于是,每当感觉家里有什么事,企鹅娜就问我,有时我也不太清楚,她就会让我猜。在她看来,家里的那些事瞒不过我。

       看到这本书的最后一段,深有感触。

       “是谁把爸爸的石榴摘下来的?我要告诉爸爸去!”

       妹妹们惊奇的睁大了眼,她们摇摇头说:“是它们自己掉下来的。”

       我捡起小青石榴。缺了一根手指头的厨子老高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说:

       “大小姐,别说什么告诉你爸爸了,你妈妈刚从医院来了电话,叫你赶快去,你爸爸已经……”

       他为什么不说下去了?我忽然着急起来,大声喊着说:

       “你说什么?老高。”

       “大小姐,到了医院,好好儿劝劝你妈,这里就数你大了!就数你大了!”

       瘦鸡妹妹还在抢燕燕的小玩意儿,弟弟则把沙土灌进玻璃瓶里。是的,这里就数我大了,我是小小的大人。我对老高说:

       “老高,我知道是什么事了,我就去医院。” 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镇定,这样的安静。我把小学毕业文凭放到书桌的抽屉里,再出来,老高已经替我雇好了到医院的车子。走过了院子,看那垂落的夹竹桃。我默念着:

         爸爸的花儿落了,

         我也不再是小孩子。

       我都快三十了,现在还可以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时不时哭哭啼啼的,企鹅娜倒更像一个姐姐。但是,将来某一天,我不能再是小孩子了吧。

且行且乐

       听小崔说,东东班里有个俄罗斯女生汉语特别好。我听东东说起过她,她男朋友还是老公是中国人。我在微信听过她说汉语,嗯,汉语说得还不错。不过,就像当年我们刚学汉语没多久的时候那样,一副天下无敌的样子。

       我们曾经也在留学生当中,成为追不可及的对象。而且,凡是自以为汉语稍微不错的留学生,都被我们击垮过。当时我也很年轻,才十七岁的样子,总想"打败”别人,以此显摆自己的小能耐,从中获得快感。有时被"打败”的对象甚至是个老师,不允许老师有半点错误,非要搞得让她满脸通红。

       每当回想起当时的恶行,只能以“年少轻狂”来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自信和”斗志“昂扬的心态,早已无影无踪。也许是知道比不过人家,就自暴自弃了。或许是真觉得无所谓了。

       可能有些消极,但是我很享受我现在的状态。用不着为了自身的利益或者欲望,非得赢得过谁。不用竞争,也没有所谓的弱肉强食。不过,多年安于这样的现实,我是比以前懒惰了,我的许多潜力没有发挥出来。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能持续多久。或说,我想让它持续多久。

        且行且乐。

 

刚才妈妈整理东西的时候,翻出了我初一时带的「这个」。上面应该是学号和姓名。「这个」用汉语怎么说?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