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企鹅娜又离开我了……虽说大约一周以后回来,心里还是落寞。企鹅娜和东东说,我可以跟花店的老板交朋友。

我哭鼻子,不是因为没有朋友,而是舍不得企鹅娜。我自私地希望把她一直留在我的身边,不让她走。😢

P.S. 乐乎貌似又出问题了,这次是不能上传图片。

下午我们去了据东东说没什么可看的玫瑰公园,看来以后东东的话需要亲自证实一下。🤔

公园比我想象得还要大,有各式各样的玫瑰。有些玫瑰大得像是莲花,转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普通的玫瑰最好看。

昨天我跟东东的堂哥说,企鹅娜回来陪我的这段时间,我开朗了很多。

确切地说,心里得到治愈。她回来前,我的心里有“怒”。在表面上,是对他人的怒,实际上是生自己的气,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抑郁”。好在企鹅娜及时地回来,没发展到去医院的地步,但我知道当时的状态相当严重。多亏企鹅娜,那些乌云已形影无踪,几乎每天都嘻嘻哈哈的,连备孕的焦虑都抛在脑后了。

他说,“等到七月份,没有企鹅娜的陪伴,那该怎么办?”

是啊,该咋办呢?😢😭



难得企鹅娜给我发来她的近照并同意我上传其中的一张。我犹豫了半天,不知道选哪张为好,趁她睡觉,没有征求同意,传了两张。😜

企鹅娜,是我的最爱。在我眼里,很客观地讲(我对企鹅娜总是这么说),她最美,纯洁如玉。😍

如果有下辈子,我要生为男人,跟她结婚,爱护她一辈子。❤️


[20171121 Tue]

本来想发企鹅娜的照片,由于时差,尚未得到“批准”,只好发一张企鹅娜眼里的我。尽管我不满意照片里的自己,但只要企鹅娜喜欢,就足以了。再说,企鹅娜给我拍的或截的图片,其实都比我本人好看。

下午企鹅娜给我讲她班里的一个日本混血美女,据说她在学校回头率是百分之百,我翻了翻她的几张照片,不是我眼中的美女。也许是从小看着妈妈的素颜长大的原因,我不喜欢浓妆艳抹,“华冠丽服”,就像现在在网络上泛滥的那些美女,样样看着精致,却感觉很做作,像成千上万的芭比娃娃没特点。

我对企鹅娜说,你更漂亮!她笑了笑,是“你又来了”的笑容。我很严肃很正经地说,“我是很客观的!”。“是,您一向都很客观。😜” 

希望明天得到企鹅娜的同意。😃

静中取乐

[20161010 Thur]

        企鹅娜说,"跟你生活在一起真无聊。"
        企鹅娜和我,不仅长得一点都不像,性格和爱好也完全不同。
        上午,企鹅娜突然对我说,"咱们去日本旅游吧。现在有特价票,11月份的某个周五去周一回。" 我只是笑了笑。企鹅娜接着说,"我不是开玩笑,这样的价格很难得呀,去不?去不?" 我沉默着。企鹅娜看我没反应,给我念了一篇有关日本旅游的博客。但是见我依然无动于衷,她就罢了。
        晚上散步的时候,企鹅娜说起了这件事情,说她真想有个像她那样勇于冒险的弟弟或妹妹,像今天上午她说去日本,她希望得到立刻的反应,"好呀好呀!去吧去吧!"
        我虽然没表态,心里确实挣扎了一会儿。在我,订机票买机票,只是旅行的第一步,后面的事情远比订机票买机票复杂。每次出去旅游,一般都是我定酒店,定行程,搜美食,看地图,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尤其是一想到一丁点日语都不会,难免谨小慎微。
        据说一般弟弟和妹妹比哥哥和姐姐有冒险精神,有好奇心,喜欢新鲜事物,他们敢做敢当,不会瞻前虑后。而我就是典型的"长子",喜欢按部就班,唯命是从,顾虑太多。而且我本性就是"静",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着,喜欢"静"中取乐。
        而企鹅娜喜欢"动"中取乐。她早上一旦起来,直到晚上躺下来睡觉,很少看到她坐着或躺着,连看书学习都是在站着。她喜欢运动,旅游,喜欢走没走过的路,喜欢尝试新奇的事。这样的她跟我在一起生活不无聊才怪。
        😢😢
       

[20160504 Wed]

金针菇和企鹅娜在梨花女子大学~
Thank you for coming♡

[20160318 Fri]

      不知道具体是何时何因开始每天给对方写日记,不知不觉已经坚持了好几个年头。希望我们一直坚持下去,不管我们身在何处。
       从去年11月4日开始陪伴我们的那个日记本已经装不下我们的故事了,接下来它会陪我们走一段时间直到装不下为止。

[20160210 Wed]

       昨晚企鹅娜特意允许我吃份筋面,不知这样翻译合适不合适,万能的百度是这么说的。平时妈妈和企鹅娜都不准我吃这样的面,这种面既没有什么营养价值,又导致消化不良,更何况在妈妈的眼里,这样的食物都不卫生不健康。
       平时企鹅娜一般都站在妈妈这边,不准我吃这个吃那个的,有时比妈妈还严格。这样的她昨晚特意批准我吃筋面是有其原因的。
       因为我们明天就要搬到首尔去了,昨晚可能是我们俩今年在全州的最后一次夜宵约会。
       去年12月13日从天津回来,真是一眨眼过了两个月的时间。明天搬到首尔收拾收拾,过两天我们俩又要开始进入战斗模式,各忙各的,没办法在一起边吃宵夜边有说有笑的了。
       感谢企鹅娜在近两个月以来,陪我看电影,带我吃夜宵,督促我每天走一万多步,随时随地为我拿出手机捕捉美丽的瞬间,当我感到害怕的时候在我身边默默鬼笑,当我比Sadness还要悲观的时候像Joy一样让我看到阳光的一面。
       按照老习惯,我要提前说再见-爱你。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