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上个周五我在公司又差点爆发了。

我们往美国亚马逊仓库发货时,用的是空运,从韩国到美国,运费自然不便宜。定商品价格的时候,要把运费的价格也考虑进去。

一般空运一大箱子约五六百人民币,如果动动脑子,可以装四五十件商品,这样一件商品的运费大概是十块多一点。

那天东东的堂哥在准备发货,把商品装进箱子里,而我对着电脑翻译一些东西。企鹅娜在旁边看着他装东西,过了一会儿,他对企鹅娜说,“哇,差不多装好了,这个箱子正好。”

我看他快要封箱子了,去看了一眼,结果我看到好多个空间,我问他,“装了多少件商品?” 他说,“二十件。” 听到这个数字,我已有些气了。我又问,“空运这个箱子多少钱?” “大约四五百吧。” 他说。

“你别说大约了,先去算算。” 我的语气已很不稳定了。

他算了一下,约五百人民币。

“五百除二十是多少?” 我问。我看到箱子时,心里就已经有数了,却特意让他自己算一算。他没底气地说,“二十五……”

当时,真想让他就此走人或者对他破口大骂,特想问他脑子是用来干嘛的?

如果他是从来没有往亚马逊发过货的新手,我不会这么气,但据他“当年勇”,他往亚马逊发过几百次货了,卖出几千件商品。如他所言,即便他的脑袋忘记了,至少他身体还记得。

一件商品的运费翻倍了,意思就是我们要亏本了。因为竞争激烈,我们也没办法提高价格。而他真打算就这么发货?幸好这次我发现了,虽然没多少钱,但积少成多,像他这样的做法,才是真正的马虎呢。还敢说我马虎?!

虽说我做事经常也笨手笨脚,但我对他真是越来越没有信心了。加上他还没开始在这里工作之前,我们讨论周六要不要上班的问题。他很坚定地说,在很长一段时间,肯定顾不了周末,要加班。结果,他自从上班之后,每个周末都休息,而且像昨天那种佛诞日一样的公休都会休息。真是服了他了。


就像东东说的,请他过来,是为了我们省心省事,现在搞得既不省心,又不省事,

下午我被东东的堂哥“批评”了。一个完美主义者和一个马大哈共事,这是必然的结果。

他大概三周以前开始在公公的公司工作,由他负责网络销售(美国亚马逊),从搜索商品的可能性、拍照、PS、包装、广告、到计算利润,需要他处理的事情很多。

而我主要帮他翻译商品的名称以及特征,东东抽空帮他包装,现在还是起步阶段,并不需要更多的人手。他来之前,我和东东经营了四个月,就是照片不够专业,其他方面做得还行,颇有成就。

我和东东工作起来,很快,灵活,也较马虎。而东东的堂哥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每天早上上班,先定一天的计划,然后有条不紊地照着计划做。在我这马大哈看来,他说话和做事慢条斯理,跟他在一起工作,我时常感到窒息。

下午他要求跟我语音开会,我以为大概半个小时就会结束,他要跟我讲共十件商品,结果他讲其中的两件就花掉二十分钟了。我有些不耐烦地跟他说,“可不可以我自己先弄,你过目之后,需要补充的回头再补?”

他就有些恼火了,他说,一般公司开会短则一小时,长则四小时,像我这样现在就要离开,破坏了他一天的计划。他没办法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而且像我这样回头修改,把事情做两遍三遍,这样浪费更多的时间,应该在第一步就得做到最好,这样就不用修改了。他还知道我觉得他很闷,东东觉得他有点慢,他都感觉到了。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做事要做到尽善尽美,他不想像我那么马虎。他的工作性质,没我看得那么简单。他工作并不是为了赚大钱,而是为了成就感。还说,要是想赚钱,就不会来这里了。等等等等。

他跟我讲了近一个小时,他头头是道,我无言可对,只能认错。不过,我真不习惯这种规规矩矩的工作模式,而且心里很难排出他会不会只是纸上谈兵的疑虑,也不知道是否他说得那样有效率。他之前说,今年之内一天可以卖出百件商品,而现在一天顶多卖出五六件商品。目前短浅的我,从目前的形势怎么也看不到他所说的成果。

🤔


对了,这是我们在美国亚马逊的网站。

www.amazon.com/shops/shoppingtime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