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周日要办团团的百日“宴”,在韩国百日宴办得比较简略,就请双方父母以及兄弟姐妹,在家简单吃点东西,在“百日桌”前面拍个照片。


我本来定了我家楼下的自助餐厅,打算直接在那儿摆百日桌,结果我们定的房间,比我们家客厅还小很多,很难拍照。加上我租的百日桌,东西比我想象的还要多,而且很重。我想,与其来回折腾,还不如在家摆百日桌,到餐厅吃饭。


就这点事,我焦虑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到最后感觉什么都没准备好……也许是我想得太复杂吧。哪天我能把这些在我看来是很棘手的事情办得稳妥了,我就成为大人了吧。

我喜欢上周六在全州企鹅娜给我拍的这张照片,在照片里我看起来不像是个快要累垮的人。


其实,我怕妈妈和企鹅娜看到我憔悴的样子,会很心疼,所以那天早上我特意敷了张sk-ll的面膜(是给妈妈买的,平时舍不得用)。


不知是那张面膜真有那么好,还是我见到企鹅娜太开心了,气色确实不像是个那天凌晨两点起来的人(兴奋得睡不着)。


比起照顾团团,来回五个小时的车程一点都不累。恨不得每周都过去。


不过,我真希望她们住得离我近点,也许妈妈和企鹅娜觉得非常恐怖,但我希望她们住在我的隔壁。不知这个愿望何时可以实现。



每天看着团团笑得这么开心,真是百感交集。我是多么希望让她一直这么开心下去,保持发自内心的笑容。但活在这个世界上,痛苦是很难避免的。即使我愿意,我也没办法永远保护她不受任何的伤害,我也无法替她痛苦。我能做的也许就是教她如何调整心态,尽量帮她成为一个积极乐观的女孩子。

团团出生之前,我在一本书中读到,孩子出生之后,夫妻关系往往不如以前。我当时想,‘怎么会呢?应该会更好吧?’ 


团团出生之后发现,如果不去刻意注意这一点,还真是这样。


先是夫妻之间的对话明显减少,我平时每到晚上累得一句话也不愿说,面无表情,说出的话总带刺儿,还不如什么都不说。一般晚上东东一回来吃完饭,我就让他照顾团团,我就洗澡睡觉。以前还跟他一起给团团洗澡,现在都是东东一个人给她洗。


周末也是忙着休息,不管东东说什么,我都提不起劲来聆听。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夫妻关系自然而然不会好到哪去。最后就像很多夫妻,为了孩子而过下去,不去离婚。在我看来,这种状态比离婚还糟糕。


所以我每天试着去沟通,哪怕是一句话,尽可能温和地,直接告诉他我真实的感受。然后尽可能耐心地,聆听他说的话,有些话说出来,我知道我肯定无法淡定,我就给他发信息说。像上上周我说我为了活着去按摩,他似乎颇受打击,主动删掉了手机游戏。


人们常说沉默是金,在有些情况也许是,但人与人之间,尤其是夫妻之间,一定要多沟通。夫妻毕竟是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跟有血缘关系的家人还是不一样,一旦疏远下去,很难恢复过来。


保持良好的夫妻关系对孩子的成长格外重要,家和万事成,绝对是真理。


已两周没有记录了。


团团每天都很开心,但我在过去的两周几乎每天都会哭好几回。在企鹅娜的陪伴下,原本渐渐退去的产后抑郁,企鹅娜一回去,立刻返回来了。严重到看着团团也在哭。然后我会自责,我一直那么盼望有孩子,经历了那么多波折,现在有了这么可爱的团团,怎么总会有不好的想法?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每天都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熬,咬着牙熬过去。上周六和昨天,我都出去做了三个小时的按摩。东东问我休息得好不好,我说我做按摩,不是为了休息,而是为了活着。


屡次想过请个保姆,但我这性格和洁癖,担心带来更多的麻烦…… 也许我还没有那么累吧?打算坚持到团团过百天,再请打扫卫生的阿姨过来。


前天哭着祈祷之后,感觉好了很多,加上昨晚的睡眠和今天的休息,准备好挑战新的一周了。





有再多的心里准备,难过的还是会难过。


以后夜深人静的时候,谁来守护你呢?企鹅娜小姨不在身边了,我和你都要学会照顾自己了……

昨晚躺在床上,忽然特别怀念我读博士的最后一年。当时写论文是苦不堪言,但跟企鹅娜俩人天天在宿舍,也很快活。就我们两个人。

不像现在,我身边有两位姓车的人,时不时都需要我的关心和照顾,尤其是正在在我怀里熟睡的小车……

三十多年以来,我一直都是被照顾的角色,现在轮到我来照顾别人,不仅不习惯,甚而想逃跑。企鹅娜可能周六要回全州了,我想跟她一起回家……但我的脚永远被绊住了,哪儿都去不了。

自团团出生以来,我习惯性地在各方面一直依赖着企鹅娜,等她走了,不知我能不能胜任这个角色。希望车到山前必有路吧。

昨天收到Wei姐姐从釜山给企鹅娜寄来的快递。她到釜山陪家人旅游,竟抽出时间到邮局寄快递……她还说这次手提行李太多,未能寄很多,下次再带。姐姐说,她上次到大阪,企鹅娜专程带她出去。


我边吃着从怀孕那会儿就想吃的凤梨酥,边反思自己。换做是我,依然不会想到来旅游还想着给企鹅娜寄点东西。记着别人的好并想着为对方做点什么,这点是我最欠缺的品德之一。


这几天抽空依然在看育儿书,然后想到积德。在过去的三十多年,我能过得这么顺坦,时常感到一生何求的幸福,全是因为我家人积的德。所以我想,我平时积点德,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家人,为了团团。


有时团团瞪着眼看我,我心里都会咯噔一下,她好像是在说,“你这样的人,还有脸当我妈妈?” 想起我过去的为人处事,我愧疚得都无法直视她那清澈的眼睛。希望在以后的生活当中,我能成为在团团面前无愧的妈妈。


再过一个小时就要带团团去医院做心超了,知道一切都会安好,但此时此刻心里难免很紧张。

预产期到了,团团却没有消息。


我觉得我可以再等一周,但妈妈却特别着急。


上午我们去八公山,特意爬了会儿山,下午还去现代百货逛了逛,下午刚买完东西肚子忽然开始不舒服,延续了好一段时间,在那一刻,我甚至想,‘是不是改成剖腹产?’ 


下午匆忙回到家,洗个澡,睡了会儿午觉,就不疼了。妈妈看我不疼了说,“是不是应该去楼下接着走路?”上午爬完山,我已精疲力尽了,使劲摇了摇头。


很多事情,是急不得的,更何况我作为已满十个月的孕妇,每天走那么多路,已经不容易了。🤣🤣

刚刚我又对妈妈没有耐心了......进我们的小区的时候,要摁密码,我教妈妈已经很多遍了,但她还是不怎么会,特别让我崩溃。


我坐下来边消气边反思,活在这个世上,每天都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唉唉。


我看团团到现在还没有出来的意向,是不是因为她知道我现在还配不上当妈妈。我是还没有准备好,对别人没耐心。我可能会经常跟团团急,把她弄哭,然后一次又一次地谴责自己。


团团出生之后,用到的东西越来越俱全,而我却没有做好该有的心理准备。团团现在出来才怪。



妈妈晚上要回全州一趟,打算过两天再过来。这样也好,跟她天天在一起早晚把我“逼疯”的。


妈妈下午又跟我说月子中心的事情。她说,那里的饭菜实在让她不放心,用那笔钱,还不如在家做月子。东东的二舅昨天给我月子中心的钱,500万韩币(约三万人民币)。怎么说呢?我在网上已经调查过了,那里的饭菜以及设施在大邱是最好的了,别说是在大邱,在韩国也算很好了。但在妈妈的眼里,哪儿都不如家里好。


请她去过几次高大尚的餐厅,没有一家是让她满意的,每次跟她在外面吃饭,回家的路上,我都会在心里暗自发誓,再也不跟她在外面吃东西了。


有时我真希望妈妈像一般人一样,不要那么与众不同,不要那么圣人君子。对我们要求那么高,对外人事事都谦让。像今天在小区的大众浴池,有个闲着没事干的阿姨跟妈妈没好气地说,不要让她穿拖鞋过来,妈妈二话没说,好,还说了声发自内心的谢谢。妈妈脚掌鸡眼很多,不穿拖鞋,脚会不太舒服。那儿又没写着不可以穿拖鞋,真是的,有些人就是爱管闲事。


这次恐怕不能去月子中心了,不听妈妈的话,她会一直说个没完,而且一想到等我进月子中心,她还是要给送送饭过来,这样会更麻烦。我的30万韩币(交的订金)就要这样没了......心情比较复杂。


上午睡了一小时午觉,下午睡了一小时午觉,到了晚上到点就困。不是说孕妇容易失眠吗?而我每天吃得好,睡得香。我有时半夜刻意醒来,摸摸自己的肚子,只是为了确认我有怀孕。我睡得没怀孕一样,反倒东东最近总睡不好觉,半夜起来看我好不好。


晚餐是烤牛肉,比起牛肉,我更喜欢企鹅娜上次给我带来的王老吉,一直舍不得喝,今天打开了一瓶,那个美味呀!王老吉总让我想起以前西南村小卖部叔叔,上大学那会儿,每天回家之前一定会在他那儿吃个冰淇淋或喝王老吉。不知道他现在去哪里了。


晚上东东带我们去启明大学散步,下了近一周的雨,今天,天,终于晴了,天气格外怡人。人少,车少,慢悠悠地走在校园内,很幸福。

我是一个极受天气影响的人,尤其是怀孕后,天气一阴,心情必定也是阴天。


最近每天累得只想坐着静静地看书或者懒懒地睡觉,但我又不得不运动,所以有时难免有些烦躁。


就像今天上午,我在读书的时候,妈妈一直在旁边问我有关她新手机的事情,同样的问题问一遍又一遍,我的读书思路一直被打断,搞得我忍不住跟她耍脾气。我的头脑明白跟妈妈在一起的时间比看书更重要,但真正实践起来总是有难度。唉唉。将来团团跟我耍脾气,我也没法跟她说什么,罪有应得。



p.s. 晚上在感恩日记上忘了记录企鹅娜给我剪脚指甲的事情。企鹅娜说,差点被熏死了,但还是坚持到最后。感恩。

上午去八公山,企鹅娜煮了一种混搭面(火鸡面+炸酱面的组合,两个都是在韩国很有名的两种方便面)。企鹅娜在日本的时候,有个中国朋友告诉她这种吃法之后,一直想尝试来着,今天总算吃到了。那个中国朋友不愧是美食家。


简单吃完早餐,去了东东在网上发现的咖啡店,就在八公山那边。多亏企鹅娜摄影师,又拿到一张满意的合影。这家咖啡店中午12点开门,我们12点10分到的那儿,一半的座位已经占满了。这家的面包确实很不错,饮料上来之前,就吃完了。


下午去了新世界百货吃了拌冷面,没想到四月中旬就开始吃起冷面来。自从怀孕之后,身体发热,像今天就我觉得很热,出了很多汗。


今天正式进入第38周,还有两周就是预产期了,可喜可贺。✌🏼

自从企鹅娜回来后,我的生活渐渐有了色彩,有了多余的精力去发现生活的美。感恩。


下午去了我和企鹅娜平时散步时发现的咖啡店,晚上去了花店的老师推荐的意式餐厅。


晚上Ho问我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的某一段时间,我想回到哪段。以前我跟企鹅娜聊过类似的问题,当时我说大三大四那会儿过得最快乐。大三大四那会儿过得最无忧无虑,交际范围也很单纯,确实经常让我怀念。


但我现在逐渐明白,为什么妈妈说,即便有机会,也不想回到过去。今天我就有同样的感觉。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企鹅娜也回来了,团团也快出来了,总算有了一个比较安稳的生活,渐渐达到随心所欲的状态。不愿意回到过去了,也不想被过去的人打扰。


我们就各自活在当下吧。此时此刻,是最好的。

不太喜欢不守时间以及没有时间观念的人。


企鹅娜晚上有乒乓球课,因为晚上有约,所以想早点儿上课。下午我给教练打电话问可不可以,他说,晚上六点和六点半都有人,让企鹅娜七点过来。


我和企鹅娜大概六点四十去练球,我们一进去,只有教练一个人,说学生还没来,打电话也不接,他边打着电话边跟企鹅娜说,“你晚点儿上课也没事吧?” 我就有点火了,我说,“您先给企鹅娜上课吧,那个学生没按时过来,是他的错,该等的人是他。这样对老师也方便。” 企鹅娜给了我一个眼色。老师呵呵笑了一下,就先给企鹅娜上起课了。


当然生活当中也有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时候,但是我喜欢每件事都在定点进行,每次赴约都喜欢至少提前十分钟到场,七点就是七点,不喜欢“到时候联系”或者使用“左右”这个词汇。也不喜欢到了饭点约饭的人。像我这样是太死板了些,但这个似乎是天性,很难改变。


今天天气一天到晚阴沉沉的,搞得我也跟着闷闷不乐了一天。多亏有朋友从远方来,晚上吃了好吃的,开心了很多。感恩。

花店的老师上午跟我联系,问我中午要不要带给我一些吃的。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跟花店的老师共吃过两次饭,今天中午是第三次,今天晚上的炸鸡晚餐可以算是第四次吧。


企鹅娜中午跟她共餐之后说,“原来你喜欢她是因为像我呀!” 是,花店的老师跟企鹅娜很像。外貌娇小漂亮,性格“不屈不饶”,她都四十五岁了,还是像少女一样。


因为我自己是一个极易跟世俗的便利妥协的人,所以每次遇见这类人,我会很珍惜,尤其是当对方是个美女。我上辈子肯定是个男人。


最近平时到 晚上八点就犯困的我,跟她聊天到 晚上十点多,竟也未觉得烦。我说不好我能不能跟她成为朋友,但我好久没有遇到每次见面都能让我想到有“下一次”的人了。感恩。

晚上企鹅娜做的韩式炒牛肉特别好吃,感觉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感恩。


大概一个月前开始,每天晚上写完感恩日记,我以邮件的方式发给企鹅娜。这是我自己想出的方法。这么多年以来,每天再忙再累,我唯一能坚持的就是给企鹅娜写日记。她在美国,后来在日本的时候,我每天都给她发俩个邮件,一个在早上,一个在晚上。她回来后,我照样每天都在发,早上像以前一样写我的流水账,晚上给她发感恩日记。以前自己试着写感恩日记,怎么也坚持不了,以这样的方式,不知不觉,已坚持快一个月了。


不过,感恩日记的效果似乎不明显,心情起伏很大。像今天在外面,看谁都不顺眼,不停地跟企鹅娜发牢骚。我安慰自己说,是因荷尔蒙的影响。希望是吧。

And because I try to practice what I preach——living in the moment——I am consciously attuned most of the time how much pleasure I am receving. (-Oprah Winfrey)


过去的就让它成为过去,我要活在“此时此刻”。某种事情一旦成为习惯,我们很难保持感恩的心态,所以需要刻意地be aware of此时此刻。


自从企鹅娜回来后,基本上每天都走一个半小时。企鹅娜这个人一直都是温柔体贴,但最近比以前更体贴了。每次看我都是妈妈的眼神——怜爱。


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以来,我转过头就能感受到这样的眼神,不仅仅是来自家人,还有很多亲朋好友。就凭这点,我就有足够的理由感恩一辈子,跟他人分享我收到的爱。


你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跟有些人,就是成不了好朋友,尽管这“有些人”往往都是好人。性格孤僻的我,经常会有这种感觉。


我前段时间通过读书会,认识了一个人。她比我小一岁,有个三岁的男孩,平时教英语。我欣赏她的才华、能动性和坚持不懈的毅力。


我跟她见过四次面,最后一次是不得不见面,因为她想送我她小孩儿以前用过的东西(她说,就用过一两次,跟新的一样)。尽管我很排斥,给团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但面对人家好心好意,我未能说“不”。


她是一个好人,性格大大咧咧,喜欢组织各类活动。不过,我不太了解她,确切地说,没试着了解她。因为我跟她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我们成不了好朋友。这种感觉,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就是我跟她在一起,连最表面的那一层面具都没法摘掉的感觉。感觉她很容易受伤,缺爱。


那天跟她最后一次见面,我嘴上说,“再会。” 但我心里知道那将是最后一次见面,我会以各种理由拒绝跟她见面。而她得知企鹅娜回来后,在读书群里已公开提过两次,想过来看我们的愿望。但我简单应付过去了,没让她过来。


尽管我最近看的很多书,都在告诉我应善待他人。但我不再想勉强自己了。在过去的那些年已经受够了令人厌烦的社交,有时想起那段日子,让我依然感到厌恶。在以后的日子里,希望我尽量不要违背自己的内心,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这也是我很感谢东东的原因之一。


这周可以说是个适应期,企鹅娜周日回来后,几乎每天都有事情。今天下午总算把她的“户口”调过来,她的住址今天开始跟我一样。


周四,医院定期检查。团团已经有六斤了,比平均大一些,医生让我下周开始要多多运动,争取在预产期之前生出来。


这两天多亏企鹅娜,每天都在走路,走呀走呀,走呀走呀,走路很慢,但顶着大肚子,就已经足以了。


别人开始问我,怕不怕生孩子。说实话,到现在还没什么感觉。等到肚子开始痛了,才会有些怕吧。


最近每天都在看书,看育儿书,大概看了十来本育儿书,有了大概的轮廓。不过这些都是理论上的,等团团出生了,才是实战。话又说回来,这些理论书,总比什么都不看好。


写得有些语无伦次,现在离中文语言环境越来越远了,两三天更新一次的计划,未能坚持一周就泡汤了。看看我这次能坚持多久。


结婚之后发现,我的很多行为,跟妈妈的如出一辙。


东东晚上加班,八点半回到家,洗完澡九点了。他本来说他自己在外面吃完晚饭回来,省得我又给他准备晚饭。但我坚持让他回家吃饭,他答应了。


其实,我完全可以让他自个儿解决晚饭回来。这样我可以至少多出两个多小时的自由时间看看书,写写东西。但我,哪怕是给他煮份方便面,我会像我妈妈一样,尽量让他回家吃饭。


今天晚上,我顶着大肚子,忙活了俩小时。虽然腰酸背痛,但看着东东吃饭,深感欣慰,有种再累也值得的感觉。以前妈妈看着我们吃饭,也应该是这样的感觉吧。


今晚有点想妈妈了。



乐乎更新的频率越来越低,开始给团团写日记之后,更没有时间在这里写了。这样下去,我的汉语恐怕到最后无药可救了。


今天开始我要每隔两天更新一次,如果实在不行,三天更新一次也行。 


最近身体越来越重,脚肿得没有可以穿的鞋,前天婆婆送我一双红色的鞋,当时穿着合脚,而今天却穿不上了。


尽管身体疲惫,到现在依然在坚持每天给东东做早餐和晚餐,早上餐前一人一杯鲜榨胡萝卜汁。单单是这一点,我要给自己点个赞。


除了家务,每天做些工作,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管理韩国网络销售,昨天发现美国亚马逊出了些问题,需要每天都要看看。 



排除这些最好做些的事情之外,就是看书、写读后感以及团团日记。我想过用汉语来记录,但从我目前的情况来看,以后基本上我会一直在韩国生活,所以还是用韩语记录比较好。韩语虽说是我母语,但我发现我的韩语目前似乎只要小学生的水平。需要不断的阅读和写作。



p.s. 图片说明: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日下午,有一个时时刻刻都会为我蹲下的男人。🤪😜










这是上上上个周五(?)东东的高中同学来我家做客时拍的,在过去的三周,我多次翻看这两张照片,因为东东的笑姿实在搞笑。


昨晚不到八点就睡,今天凌晨一点多就醒了。起来之后,我给企鹅娜写了日记,做了泡菜汤,吃了泡菜配米饭,还做了些工作,现在凌晨四点半。


上午我和东东要去八公山,尽管婆婆不让过来,但今天她生日,还是过去为好。打算在星巴克买个切块蛋糕,送她昨天下午在插花班做的花儿和已经准备好的礼物。


就像几乎天天都傻乐的东东一样,我要把事情想得简单点。不要总是那么敏感,有事没事胡思乱想。希望我把更多的精力和心思放在我自己的身上,少管别人的小心情。

今天从一大早心情不好,一边叠衣服,还一边哭了。


上午跟企鹅娜视频,发完牢骚,好了一点,但依然不高兴。外面的噪音格外刺耳,尤其是不知从哪里来的音乐,我往周围的大型商场打电话,问是不是在搞活动,但始终没找到音乐的出处。


下午教会的两个姐妹要来我家,我去楼下的超市买了些饮料,回来的路上,顺便看了看信箱。我家的信箱往往都是公公婆婆的信件,我平时不大喜欢看信箱。但怕这两天遇到公公又啰嗦问我有没有去看信箱,所以今天也是迫不得已看了看信箱。三天没看,公公婆婆的信件还是那么多。我无心地翻了翻,而忽然看到熟悉的字迹,而且看到“大阪”俩字!


是企鹅娜寄给我的。


自从企鹅娜去日本,我以她没手机的借口,还从未给她寄过什么…看到她的信件,开心的同时,感到歉疚。


读着企鹅娜的信,又哭了好久。哭完,我想,等团团出生了,我要赶紧开始备孕,给团团生一个像企鹅娜一样的妹妹。


姐妹之间,真有心有灵犀。

要是有读心术,那该多好?


我昨天在群里发信息问婆婆,周日要不要去浦项或釜山去吃她喜欢的螃蟹。


她中午打来电话说,今年生日,她不过了,反正礼物也已经收到了(托企鹅娜买来的连衣裙),周日她什么都不想做,要在家宅着。说春节当天见!


我心想,‘又来了……’ 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啥。


每个周末,我们说要过去看她,她八九不离十,不让我们过来,说她要在家一个人呆着。但她一旦见到我们,喜笑颜开,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说反话。


再说,周日是她生日,总得一起吃个饭吧。非要搞得这么莫名奇怪,真是令人头疼。


每天各种工作读书杂事,已经够多了,还得察言观色,真烦人。



中午我在东东的表弟和二舅的陪同下,跟东东的姥爷姥姥一起吃了午饭。这是我出的主意,地方是我定的,在婆婆的赞助之下,我买的单。


其实,我完全可以等到周日跟婆婆和东东一起去拜访姥姥姥爷,但我以前也说过,我很喜欢东东的姥姥,她是我从小“梦寐以求”的奶奶。所以趁团团没出生之前,我想多陪陪她做些有意思的事情。恐怕等团团出生了,我就没有那么多余的时间和精力了。


从两年的观察来看,每次大家跟姥爷姥姥吃饭,都吃韩餐——离姥爷家开车五分钟的烤肉店。而姥爷姥姥似乎从来没到过西餐厅,我跟婆婆提过,她说,姥爷姥姥不喜欢吃那些食物。我笑着说,“他们尝都没有尝过,怎么知道不喜欢呢?”


于是有了今天的午餐,一人45000韩币(约270人民币),四五道前菜、主菜和甜品。这家的蔬菜,都是他们自己种的,吃起来感觉很健康。姥爷姥姥吃得都还可以,尤其是姥姥,每道菜都吃光了。我很喜欢她的这点,每次陪她出去吃饭,她从来不挑剔,吃得特别开心。也不会忘记说,托我的福,来这样的地方。这点我真应该向她学习。 总之,今天的午餐吃得相当满意。


在姥姥的邀请之下,明天我得跟东东的大舅一家人,一大早去姥姥家吃饭玩耍。


我跟他们在一起有意思是有意思,但感觉好累呀……好想哪都不去,啥都不想,好好儿看看书,自己呆着。但是,我得开始想想两周以后的婆婆生日,该怎么办……还有春节的礼物什么的,事情特多。莫怪我不关心家人以外的人,我连照顾自己的力气都没有,哪有精力考虑别人。企鹅娜一周前,托我给芝善寄的快递也还在家里……此时此刻,心身疲惫,心情比较糟糕,希望 明天早上起来会好一些。妈妈和企鹅娜不在身边,果然每天都会精疲力尽。

在梦里忽然很想吃比萨,边睡边想,‘今天下午可以跟企鹅娜一起去吃比萨。’ 心里正琢磨要吃哪一家,突然醒了。意识到企鹅娜已回到大阪了,不在家里……昨天的悲伤再次涌上心头,含着泪水,似睡非睡,早上起来犹如在梦中。

暂别也好,离别也好,往往被留下的人,会更加难过。


此时此刻,企鹅娜估计已在大阪了,而妈妈在回全州的路上。妈妈在身边的时候,我总嫌她啰嗦,给的食物太多,恨不得她快点回去。但她一上出租车的那一瞬间,就很后悔。


人哪,为什么在身边的时候,不好好珍惜呢?


也许就像妈妈说的,我们一辈子都会在忏悔中顿悟并成长。我只是有时候很害怕我这么一错再错,有一天就没有挽回的机会。痛恨明明意识到这一点,却一直改不掉的本性。

下午我把传教士弄哭了…… 事情是这样的。


下午我跟企鹅娜在玩耍的时候,门铃响了,我从画面看到我们教会的姐妹传教士手里拿着面包站在我家门口。


当我看到她们,气,立刻上来了。她们前天给我打电话问我可不可以拜访我,我都拒绝了。但她们竟然出现在我家门口,而且提前没有通知。


按企鹅娜的话,她们本来递给面包就回去的,但是按照韩国的礼仪,哪能让她们就走呢?于是勉强请她们进来坐会儿。


但我实在怒不可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用英语(她们一个是美国人,另一个是菲律宾人)直截了当地跟她们说,她们这样不请自来,很不礼貌,我不喜欢这种方式。其中的姐妹辩解道,“我们只想送完面包就回去的……”我打断了她的话接着说,“按照韩国的文化,客人到门口了,一定要请进来坐一会儿。所以你们这样来,不合适。” 然后那位从美国过来的传教士就开始哭了,说对不起。


我就傻了,妈妈开始说我狠心。


好不容易让她停止哭泣,一起边吃边聊了近两个小时,她们因为教会的活动回去了。


唉……其实前天晚上跟她们通话后,我祈祷说,给我请传教士到我家做客的“勇气”(?)。我知道传教士在异国他乡特别不容易,但我前段时间开始就是不想请别人到我家做客,除了极个别人以外。一是,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家里,不喜欢社交。二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洁癖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很怕别人到我家来,怕他们没有洗手乱碰家里的东西,怕他们冲水时不盖马桶盖……


这是一种心理疾病,需要治疗。我想,我的祈祷得到了回应,上帝知道我不会主动邀请她们,就直接派她们过来,让我面对。等团团出生了,肯定很多人都要过来看团团,我应该趁团团还没出生之前锻炼,要不然我会崩溃的。从目前的病症来看,别人到我家不洗手,碰团团的话,我肯定会大喊大叫,不管那个人是公公还是婆婆还是一些亲戚,恐怕我会很不客气。



1 2 3 4 5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