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下午我把传教士弄哭了…… 事情是这样的。


下午我跟企鹅娜在玩耍的时候,门铃响了,我从画面看到我们教会的姐妹传教士手里拿着面包站在我家门口。


当我看到她们,气,立刻上来了。她们前天给我打电话问我可不可以拜访我,我都拒绝了。但她们竟然出现在我家门口,而且提前没有通知。


按企鹅娜的话,她们本来递给面包就回去的,但是按照韩国的礼仪,哪能让她们就走呢?于是勉强请她们进来坐会儿。


但我实在怒不可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用英语(她们一个是美国人,另一个是菲律宾人)直截了当地跟她们说,她们这样不请自来,很不礼貌,我不喜欢这种方式。其中的姐妹辩解道,“我们只想送完面包就回去的……”我打断了她的话接着说,“按照韩国的文化,客人到门口了,一定要请进来坐一会儿。所以你们这样来,不合适。” 然后那位从美国过来的传教士就开始哭了,说对不起。


我就傻了,妈妈开始说我狠心。


好不容易让她停止哭泣,一起边吃边聊了近两个小时,她们因为教会的活动回去了。


唉……其实前天晚上跟她们通话后,我祈祷说,给我请传教士到我家做客的“勇气”(?)。我知道传教士在异国他乡特别不容易,但我前段时间开始就是不想请别人到我家做客,除了极个别人以外。一是,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家里,不喜欢社交。二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洁癖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很怕别人到我家来,怕他们没有洗手乱碰家里的东西,怕他们冲水时不盖马桶盖……


这是一种心理疾病,需要治疗。我想,我的祈祷得到了回应,上帝知道我不会主动邀请她们,就直接派她们过来,让我面对。等团团出生了,肯定很多人都要过来看团团,我应该趁团团还没出生之前锻炼,要不然我会崩溃的。从目前的病症来看,别人到我家不洗手,碰团团的话,我肯定会大喊大叫,不管那个人是公公还是婆婆还是一些亲戚,恐怕我会很不客气。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