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妈妈这次过来给我带了好多件孕妇装,我嘴上说,这也未免太快了吧,但还是穿上了妈妈带给我的衣服。

这周一直没有胃口,周三呕吐之后,更加不想吃东西了。妈妈周五晚上过来,一直给我做很多可以我吃得下的食物。神奇的是,再不想吃,只要妈妈喂我,我不仅能吃得下,还觉得倍儿好吃。

本来明天应该去医院做检查,但公公婆婆去旅游了,周一下午回来。婆婆不在公司,东东没办法陪我去医院,只能改到周二。

妈妈多次问我,公公婆婆得知怀孕消息后是什么反应,我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让我注意休息。知道他们是很谨慎,毕竟他们经历过东东嫂子的几次流产,估计他们的心已经凉了。往好处想,他们不想给我施加任何压力。但我结婚以来,第一次有身孕,他们的这种谨慎到冷漠的反应让我很失望。

这次怀孕,最高兴的最揪心的最心疼的最担忧的最期待的最照顾的,是我妈妈。还有企鹅小姨😜

希望你永远记着这一点。❤️

昨天第二次血检,以8390的数字顺利通过。护士说下周一来做B超。又将是个漫长的一周。

以为怀孕的话,我会每天开心得飞到天上去。实际上,我的脾气似乎比以前差了。

昨晚东东加班,晚上近九点才吃上晚饭,我坐在他对面,一直在耍脾气。一开始说到我妈妈一天给我打二十个电话,问我身体情况,让我快烦死了。说完,感觉没有说够,想再批一些人。我看着坐在对面的东东,想从他身上找点儿毛病说说,但这很难,尤其是在最近,一副好爸爸模样,无可挑剔。这时东东正好提起他的嫂子,我说,我或多或少能理解他嫂子的心情,说着说着,说到公公的一些亲戚,说他们一直在暗中给我施加压力。还说,我应该嫁到国外的,真受不了韩国这种家庭模式,说了很多不该说的废话。

我的废话,看到东东装哭脸,才终止。

然后就是一副忏悔模式,摸着肚子,跟덩이一直说不好意思,让东东给我读胎教故事。听完便睡。

今天早上我跟东东辩解,怀孕的话,情绪波动很大,不是我的脾气暴躁,是内分泌变化才导致我情绪失控。东东“一如既往”地表示可理解。但我心里明白,我一直都这样,本性难移。🤣🤣

p.s. 插花班的老师送的花篮❤️

下个周一有第二次血检。但周一做完第一次血检回来,我实在等不到下个周一,周三跑到附近的医院,做了第二次血检,上升幅度很正常。这家医院给我打电话,我可以在周六过来b超。

我昨天很迫不及待想去医院检查,但昨晚东东说,“你周一要去医院做检查,明天又去检查,这样好吗?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我当时说,没事,说我已查过了,在网上好些个专家都说没事。

但是今天早上心里异常紧张,我在网上再查再搜,看到有一个人讲得很有道理。他说,进行多次b超,不可能对子宫完全没有影响。还说,一般流产,是因为胎儿不正常,即使我早早地发现,也没有什么挽救的方法。有那时间,不如注意饮食,调整心态。

看完他的评论,心里不那么焦躁了,慢慢安静下来,取消了今天的预约。还是等到周一,去原来的医院。

人生的第一个身孕,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虽然等待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也是好不容易盼来的,所以不想失去的愿望格外强烈,导致度日如年,心神不宁。

但从过去的经验,我也应该学到,有些领域,不是人可以掌控的。再怎么争取,也徒劳无功。该来的,定会来,目前我能做的就是默默遵循神给我安排的计划。

不要因那些目不暇接的网上信息和他人的经验而担忧,想傻子一样享受当下的快乐。


p.s. 感谢大家的祝福❤️

덩이

这几天心情起伏格外大,有时觉得拥有了全世界,有时烦躁得连一个假笑也给不了。也许,怀孕的女人都这样子吧?

是的,我怀孕了!

因为周围有一些流产的经历,家人都是嘘嘘的态度,不让我告诉其他人。周一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一直没有向外声张。现在到处宣扬,确实为时尚早,现在还是一个胚胎。但我越来越不喜欢这种嘘嘘的态度,对肚子里的胚胎不公平。就像爸爸说的,每个人都身体状况不同,说我身体健康,肯定一切都会很好。希望是吧。

我就不告诉那些爱管闲事的那些亲戚就行了,免得他们多嘴多舌。再说,不管以后的结果如何,我不想错过当下的情感,所以还是赶紧公开,留下一些记录,得到祝福。

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身孕。其实,我在心里默默准备了等个十年的打算,因为我曾经的种种过错和邪恶,我是罪有应得。真没想到会来得这般快,依然难以置信,坐立不安。我跟上帝多次祈祷,尽管我是罪有应得,但看我周围诸多好人的情面,赐给我一孩子。我想很多人的祈祷应验了。

尽管接下来要越过的山很多,一个接一个,尽量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那些小山最终也成为过去式!

结婚之后,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你嫁得真好!一开始我有些不服气,半开玩笑说,“是东东娶得好!”东东只要在场,都会真诚地在我身边同意我的话。

昨晚教会的活动,大家都说我嫁得好,东东不仅能融入到其中,还尽他所能,一直收拾到最后。而我一动不动,跟别人聊着天,让东东给我拿这个拿那个的。有个姐妹还让她女儿向我请教怎么能像我一样嫁得好。

回家的路上,我给东东讲这些事,夸他融入得好。而他却说,“社会喜欢的不是像我这样默默做事的人,喜欢像你懂得调动气氛的人。” 每次被夸,他要么夸我,要么把一切归功于我。不是那种耍嘴皮子,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今天在教会有些人依然夸他东东的为人处事,说我怎么那么有福气。这个姐妹早上正好看到东东给我打伞的样子,她问我,他怎么那么绅士?是与生俱来的?还是教育得好?

我本来想是教得好,后来一想,他的品性是与生俱来的。他的那种谦卑、向善的品性,是我一辈子都很难学来的。

随着结婚的日子越长,我越心服口服地承认,是我嫁得好,是我的福气。

昨晚听企鹅娜说考试考砸了,我以安慰的名目说,那都是个小事,没必要为考试烦恼。

后来一想,其实,烦恼不分大小。

我目前最大的烦恼就是创造新的生命,自从有了这样的一个烦恼,我有意无意地把别人的烦恼,都归为小事一桩,比起一个新的生命,其他的事情算什么?

而实际上,不以为然。

不管这个烦恼是个考试,还是备孕,当前自己承受的烦恼才是最大的烦恼。所以我不应把别人的烦恼都视为小事。

不过,我坚信像诸多曾经让我忧心如焚的烦恼一样,现在的烦恼最后终将成为过去式。

上周听妈妈说,我姥姥舍不得花自己的钱买桃吃,让我用快递寄一箱给她。我心里极不情愿地给她在网上买了箱桃子,钱不多,大约两百人民币。妈妈说,姥姥很开心,让我像给妈妈在网上买东西一样,也给姥姥买一些。说到姥姥,心里不禁翻了白眼。

我对我的姥姥没有什么好感,知道她所剩的日子不多,心里依然没有一丝留恋。想到她未来的葬礼,也不鼻酸。我曾为我的狠心责怪我自己,毕竟她是妈妈的妈妈。感情是逼不出来的,需要你来我往的日积月累。

尽管在我小学五年级开始,她开始住在我家的楼下,但我们的往来几乎是零,一是我总不在韩国,二是她当时天天有聚会,即使在韩国也见不着面。现在她老了,上次听妈妈说,她的精力远不如以前,但我心里没有一丝心疼或怜悯。在我结婚之前,姥姥说我是吸血鬼,总让妈妈操心。而在我看来,她才是,还有她生下的那几个…… 不说了吧。我又有什么资格说他们。

对一个人没有任何感情,却要对那个人去做带有感情的事情,是很痛苦的事情。

不做不就行嘛?干嘛那么痛苦?

出于义务也好,出于保险也好,出于惯性也好,一直以来,我咬着牙做我并不愿意做的事情。

以为一旦过去这个阶段,我就可以逍遥自在,不做我不想做的事情,不说我不想说的话。但事实上,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做到彻底的为所欲为。除非我改变看待事情的态度本身,我就无法避免做一个满腹牢骚的女人。

最近看的书都是韩语书,没了语言环境,我的中文注定着要渐渐退步。

昨晚看书,读到成为何时大人的问题。我随口问正在收拾餐具的妈妈,她是什么时候成为大人的?

她说,她从小到大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就成为大人了。在她小时候,姥爷和姥姥天天吵架,晚上也没法睡,特别伤心。

“你哭了吗?” 我问。“嗯,每天哭。”

妈妈似乎觉察到我心疼她的眼神而说:

“不过,我的人生一直是今天比昨天好,明天比今天好,可操心的事情越来越少了……”

妈妈是家里的大女儿,一个哥哥,四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姥姥从不顾家,天天出去聚会,姥爷天天喝酒,姥姥一回家他们就开始吵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我八岁那一年,姥爷去世为止。家里各种杂务,都是最乖巧的我妈妈来承担。当时别说是学习,上学都很难。从小她的时间就这样为他人消耗……现在总算有了一点自己的时间,我却依然是她的绊脚石,很不省心。


中午我在新世界百货吃了青花鱼套餐,本来想吃冷面的,但为了身体,点了这份套餐。妈妈和企鹅娜不在身边,要学会自个儿照顾自己。按时吃饭,准时吃营养补充剂。

这个世上没有无理由的恩赐。

早上因为看手机的事情,说了东东。东东喜欢早上起来用手机看新闻,下班回来,吃完晚饭,会刷instagram或搜一些有关工作的东西。

今天早上东东一边喝牛奶一边拿着手机看新闻,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很不顺眼,我鼓着嘴做我该做的事情。东东临出门前,意识到气氛不太对劲儿,问我心情为什么不好了。我没回答。他说,“是不是因为我看手机了?” 接下来我就喋喋不休地趁他上班之前以最快的速度说了数落他的话。说他这样天天看手机,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等等。东东说对不起,在上班的路上,又发信息说对不起。

其实,当我说完,我心里已经后悔了。东东这个人没有什么坏习惯,既不抽烟,又不酗酒,也不玩儿游戏,一天到晚忙着工作,也很少见朋友(一个月一两次)。他已自称工作机器人了,开口不离工作,昨晚我还说他,天天说工作的事情,让我头疼。

啧啧,东东那么好,我竟然有脸说他。东东一上班,我不是一天都在刷手机吗…?!

一会儿回家的路上在新世界买块儿甜点回去,略表我的歉意。

短暂的旅行,犹如一场梦。
看到堆积如山的脏衣服和看不懂的ひらがな零食,才知道过去的几天不是梦。
感谢企鹅娜严选的零食,一个比一个好吃~

东东:“今天跟企鹅娜通话了吗?”
我:“嗯。”
东东:“跟妈妈呢?”
我:“嗯,不过通话的时间都不长,她们都好忙呀!”
东东:“你最近跟我爸爸通过电话吗?”
我:“没有,怎么啦?他说我不常联系,是不是?”

东东说没有,但我能感觉到公公或婆婆对他肯定说了些什么。结婚之前,也因为不常联系,公公有些不高兴。从我分析来看,公公可能缺爱,他特别喜欢被联系,互相往来,没话找话,拉近关系,即便是客套,他也愿意听。或说,他就是想要一个像女儿一样的儿媳妇。


心想,‘我们不是周二因为奶奶的祭祀刚跟公公见过面吗?还联系什么嘛。’ 但又觉得我跟我家人天天联系,也不觉得多,跟公公婆婆偶尔联系一次,却不耐烦又不情愿。啧啧。


听说昨天那个休假奖金,也是公公让婆婆多给我们一百万韩币,按道理我该打个电话说谢谢。我不是总自称社交高手,很擅长说那些假情假意的话,最近怎么这么我行我素,不愿去做以前硬着头皮咬牙切齿做的那些客套以及社交。我以为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一些,结果,一旦放手,就很难重新开始了。

曾经那么信誓旦旦地说可以做到我所知道的那些大道理,现在却发现一个都没有做到。既心塞又无奈。

很久以前我教导东东说,人,不管多累多生气多不愿意,都要去做该做的事情,从长远来看,这是走向幸福的选择。所以还来得及,明天在机场给公公婆婆发个信息好了。😝😝

晚上约好跟东东一起看电影,我提前仨小时到现代百货逛了逛。在一百个犹豫之下,只买了三本书。

好久没有买柴米油盐酱醋茶之外的东西,选择障碍明显比以前严重了。深刻意识到定期逛街购物的必要性。

不可能一辈子都让婆婆或妈妈给我买衣服,我应该培养自己的审美,不该害怕“失败”。总是怕这怕那,现在连挑本书,都这么费劲儿。可能是手头紧的原因吧。上个月开始零用钱涨了100万韩币(约6000RMB),可我手头儿怎么还是这么紧。

昨天写到这里,回来太晚了,没有发出去。

刚刚收到东东的信息,我们这次暑期休假,奖金为300百万韩币(约一万八人民币),本来是两百万。

这次休假,我和东东要去大阪,我做了在八月份节衣缩食的心里准备,(打算从我们八月份生活费中扣掉机票和酒店费用),换了20万日元。可以跟企鹅娜尽情地大吃大喝了。

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明智的,八月份不用挨饿了,天助我也。确切地说,是婆婆助我也。🤪🤪

又是一转眼一周没有更新了。

今天是东东奶奶的祭日,按照惯例,早上六点半聚在墓地前,祭拜,一起吃了早餐。

每次见到东东的小伯母,真是发自内心地佩服,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她确定不是天使吗?

大热天准备那么多食物,竟然还为每家买了一箱水果…… 早上当大伙儿在阴凉处,互相抱怨天热的时候,她在太阳底下,一直帮大家拿这拿那,却一句怨言也没有。

知道我不能论断这个世界不公平,但每回看像她这样的人,一辈子都那么辛苦,依然贫穷。而那些游手好闲、性情恶劣的人却在享福,比如说我……真觉得不公平。

不过,就像东东说的,冷暖自知,至少在表面上,她很幸福,懂得知足常乐。希望是吧。

p.s. 图文不符。图片是我昨天吃的午餐,是我最近的最爱。

我做好倾尽所有私房钱的心里准备,为了爸爸妈妈预定了酒店,他们刚刚却打电话说让我取消酒店。

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就像他们所说的,因为天热,哪儿都不想去,说在我们家呆着最舒服。还是心疼我的钱?觉得很浪费。也许,两者都有。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是真的,被他们说的,我都烦了。


他们说,可以留着下次去。

人生无常,谁能保证下次还有没有机会?

不过,我跟他们通话的时候,在想,我真的是为了他们预定的吗?也许我名义上是说为他们预定的,实际上是为了自己。尽管我最近手头儿很紧,却愿意花那么多钱让他们陪我去,在某种程度上,是在显摆他们的女儿可以带他们这么高大上的地方来休闲。

唉!头大了。

家里有这样的一部“电话”,可以跟小区的每家每户联系。

我家楼上住着一个或者两个小男孩儿,就像很多淘气的男孩子,喜欢在家跑来跑去。我对这些不太敏感,每次都是东东说完,才会注意。而东东对此很敏感,忍了很多次了,有一次他感叹,说他在家也没办法好好休息,因为楼上……

一周以前,我替东东跟楼上的联系,请他们在家走动的时候,注意一些。阿姨连忙说对不起,还叫她的孩子,过来说对不起x说他们会注意。

结果,过了一周,他们还老样子。

周六晚上,我洗完澡出来,发现东东正给楼上的拨电话。东东刚说一句,“您好,请您可以让孩子们走路小心一些......”阿姨打断东东的话,生气地说,“我们今天一直不在家,刚回来,还有你这样直接跟我们打电话时违反小区的规定,知道吗?”等等,说了一些,说得很凶。东东傻了,他说了对不起,挂了电话。

我看东东可怜巴巴地回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心里替他打抱不平,我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说没关系。这时,楼上的阿姨给我们打了电话。我立刻想,来得正好,敢对我家东东那么凶?!

我一接电话,她就开始说她的不满,先是反复了她之前东东说的那些话,滔滔不绝,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的话,“对直接打电话这件事情,我们感到抱歉,我们在这里住十年,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下次不会直接跟您联系。”她又说了很多,大概的意思是,孩子跑来跑去是很正常的事情,难道你们就不能理解吗?早上那半个小时都不能忍?(早上跑来跑去,是因为迟到了)难道你们以为你们对楼下的一点噪音都不会给?

我看她说话的态度和德行,要是以前我会大吵一场,但我没有提高嗓门,只是把她说的每句话反驳下来了,照她的话,难道我们要忍365天?半个小时乘以365天,得多长时间呀?加上早上我们或多或少有起床气,对楼上的声音会更敏感。我还告诉她可以穿布鞋试试,这样可以减少噪音。等等。

她看我不像东东那么好欺负,态度缓了下来,最后互相说对不起,就结束了。

挂完电话,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则新闻,讲到越来越多的高档餐厅和咖啡厅禁止12岁以下的孩子出入,因为那些带着孩子过来的父母任孩子们在公共场啊跑来跑去,随便玩耍,而那些父母觉得孩子都会淘气,作为大人应该理解他们。

我跟东东说,将来我们有孩子,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二话别说,买些水果,到楼下说抱歉吧。

真不知道我是体力有问题,还是精神有问题,还是两个都有问题。今天除了参加教会,没做什么,却累得想骂人。

从上面的文字可以看出,下午心情非常糟糕,直到晚上。

本来打算不更新乐乎就睡了(不到八点),但刚跟企鹅娜视频发泄之后,满血复活,心里再次充满感恩。

不过,这种发泄不该成为一种习惯,作为姐姐,应传递正能量。写到这里,东东过来问我,企鹅娜都说了什么,而我忽然发现,我忙着发牢骚,却忘了问她今天过得怎么样……🤣

我这姐姐当的……啧啧。

我爱你,@企鹅娜 ❤️

妈妈似乎感觉到了我心中的恶魔,我刚发完乐乎,她忽然打来了电话,跟我聊了近一小时。讲了一些她走过来的路以及最近的一些感悟。

她说,近来听到一些别人的不幸或他们孩子的遭遇,都不像是别人的事情,因为那些事情也有可能发生在我们的身上。

妈妈对我一而再三地强调了谦虚的重要性,一些我们所面临的困难以及遭遇,往往都是因为我们不够谦虚而发生的。即便处在困境,如果我们心中始终保持一颗谦虚感恩的态度,肯定有人会帮我们。

我明知道自己的各种不足,却一直未能保持谦虚的态度。明明知道感恩是走向谦虚的基础,也没有保持一颗感恩之心。

幸好我这人有福气,身边就有懂得感恩的人,随时以身作则提醒我感恩,并要谦虚。

p.s. 我平时很少为自己做饭,为了鼓励自己重新做人,特意为给自己蒸了份饺子。第一次蒸东西,像企鹅娜说的,挺容易的。🤪

每到周末,先是心累,然后身心疲惫。

上上个周日,我们跟东东的姥姥姥爷去浦项,吃了水拌生鱼片回来。上个周日,我们跟公公婆婆去了位于高阳市的宜家(开车来回八个小时)。今天东东下班之后,去八公山,东东看灵珠,我去看婆婆。

这些事情,都是我提的主意,却每次回来都是我一个人喊累。

写到这里,我给东东发短信取消了今天原来的行程。我想做些我发自内心想做的事情,不是不得已做的那些事。

下午东东下班后,要去吃冷面。

心情突然好了很多,我真需要停止考虑别人的感受以及想法。谁说周末一定要去探望公公婆婆,其实一个月见一次就足以了。不要总给自己压力,成为好儿媳妇,我这儿媳妇又不是干一两年就可以不干了,得干一辈子呢,悠着点儿。

我家前面有一家特别火爆的餐厅,卖牛大肠,一份17000韩币(约一百人民币)。一到晚上没有位置。不过,这里有奇怪的规定,不管人数,每桌必须点最少三份起。上次我和东东两个人去,我跟老板“说情”点了两份大肠和一份大肠炒饭(15000韩币)。两个人吃刚好,吃得非常开心。但是昨天,我嫌麻烦,加上有点儿饿,就按规定,点了三份大肠,加了东东特别爱吃的炒饭。

结果,吃得最少半年之内再也不想吃大肠了。

如果还有下次,我要问问老板,为什么一定要最少点三份起。如果吃了两份,我们两个月之内可能还去吃,但像昨天吃那么撑,撑到又腻味又恶心,就再也不想去吃了。

半夜,东东的手机响了,我和东东都被吵醒。东东接了电话,我在旁天一听就是公公。他问东东可不可以到市里的公寓过夜,他喝酒了。

我立刻清醒了,是凌晨一点半。

企鹅娜在的前段时间里,我和东东搬到婆婆的房间(最大的房间)生活,我以为公公在短时间内不会回来,所以还没有搬回到我们的房间。

我急匆匆起来,拿下我们的床单、被子、枕头,洗手间里所有的洗浴以及护肤用品,开始搬回我们的房间,大概来来回回走了十多回,基本上搬好了。

在脑子里特别清楚公公有权随时回到这里,但心里怒得我,有种窒息的感觉。

东东感觉到了我的怒气,可怜巴巴地,小心翼翼地,跟我说对不起。他怯怯地问我,”这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办…?”

看他紧张的样子,我心里也不好受,说了对不起。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公公又打来了电话,他说,他要跟朋友们去桑拿了,不来这里住了,还说抱歉。

在那一刻,我想过给公公发个信息,让他回家睡觉,毕竟这是他的家,也怪可怜的,但还是没有发出去。昨晚就这么过去了,但以后这样的冲突恐怕很难避免。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平心静气地面对公公跟我们一起住的噩梦。

就像我对企鹅娜所预言的一样,她一走,我跟公公的“战争”又开始了。🤣




昨天回大邱下暴雨,今天虽是个大晴天,整体的心情却如图。家里处处都是企鹅娜的影子,却不见其人,心里很落寞。

加上,今天开始自己动手去做企鹅娜在过去几个月一直在帮我打理的那些事,真是快累死了。🤣

昨天东东到首尔出差,晚上十一点多才回来,我已经睡着了。

企鹅娜当时还醒着,在房间里看书,忽然收到东东的信息,问她在干什么。企鹅娜想,‘回来怎么不赶紧睡?难道喝酒了吗?’ 她出去看了看,有一个奇怪的男人,穿着东东的衣服……走来走去。

跟比自己小五岁的男人结婚的优点是,永葆童心。🤪

凌晨一点多被企鹅娜的叫声叫醒,睁开眼睛一看,企鹅娜拿着手机站在床边儿,手机上直播着韩国和德国的球赛。

“韩国队赢德国队了…!” 企鹅娜的声音微颤着,激动得都快哭了。我听着解说员心潮澎湃的言辞,听韩国队的球员们在哭,鼻头酸酸的,眼睛湿润了。估计在那一刻,凡是韩国人,都会哭了吧。

我早上起来看了看精彩回顾,守门员确实很厉害,他挡住了好多个球。还有韩国队的那种拼命劲儿,真是令人敬佩。

记得昨天比赛之前,媒体上说,只有1%的奇迹,结果,这个奇迹就发生了。

尽管在微博上,似乎脏字一片,刷了一分钟,就关了。管他们说啥呢,就像那些楼下怂恿的看客,有些不是人说的话,自然不需要理睬了。

作为一名韩国人,真为韩国队自豪。

东东的爷爷奶奶没有给东东留下任何回忆就去世了。今天是爷爷的忌日,我和东东早上六点半从家里出来,到墓地,已经七点半了,我们是最晚到的。每逢爷爷奶奶的忌日,公公这边的几个家庭都会聚在墓地前面,祭拜,结束之后,一起吃伯母们在家准备过来的早餐。


去年两个忌日,都不在周末,婆婆以上班为借口没有去,这次正好赶在周日,她却以有先约(打高尔夫)为借口没来。


去年公公就叮嘱我,以后我要记着爷爷奶奶的忌日,提前两三天提醒他,以便他准备些水果,分给亲戚。他这次买了六箱芒果,二十大把香蕉,还有一堆零食,分给他们带回家。


从我近一年半的观察,我站在婆婆这边儿,婆婆不去参加这些事情,必有合理的理由。我看公公,就不太想参加。🤪


我平时不到六点就自然醒,但今天早上六点起来就很烦,就是怎么也不想去。尤其是这周公公一而再三地提醒我们“必须到场”之后,更不愿意去了。一百个不愿意,但我又能怎样。早上去的路上,接到公公的电话,问我们是否在路上,我几乎是咬着牙去的。


好在到了之后,看到大家都和蔼地向我打招呼,尤其是看到小伯母的微笑,我觉得我来是对的。去年我们这一辈儿的都没来,今天可能是正好赶上周末,也到了一些,有同辈的比较好玩。


是应该好好儿祭拜祖先,但一年四次,太多了一些。这种形式上的礼仪一年一次就足以了。不过,后来又觉得,要是他们在世,可能拜访得更多一些。就像我喜欢东东的姥爷姥姥一样。


下次找个时间,我要跟东东两个人去看看爷爷奶奶,让他们原谅我有些“厌烦”公公。🤣

 

我昨天写乐乎,没有想到这么好的办法。看到评论之后,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不过,连我自己都觉得妈妈的好看,有些不好意思给人评判。图一还是图二?🤪

图三是大前天拍的。我们吃完在大邱颇有名气的“大东面屋”的冷面,偶然走到一个胡同,企鹅娜很喜欢。她几乎每走两步就要给我拍照。我平时不太喜欢被拍照,对自己的外貌没有信心。要拍一百张,才能找到一张可以上传的。而没有人像企鹅娜这么有耐心给我拍百张照片。

再过十来天,就没有人给我拍照了……幸好企鹅娜给我带来了小米的三脚架,等她走了,我要好好练习一下。不要让企鹅娜不在身边的日子成为一个照片空白。

虽然我在用多种办法试着保住脸上的青春,但这是极为有限的,谁也无法逆转时光。所以越来越觉得趁还年轻的时候,多捕捉一些可爱的瞬间,不要害羞。

昨晚我和东东应一位教友S的邀请,到她们家吃饭。

去之前,她就说,他们家很简陋,地方小,蚊子多,要有心里准备。我们到了之后发现,如其所言,她似乎忘了加一点,很乱。
前三者,我都能接受,“乱”则不易接受。而东东觉得这样的环境很有人情味儿,客人也会觉得舒服。要是我不那么在意卫生,他也想邀请别人到我们家烤肉吃……他话还没说完,我说没门。家里全是烤肉味儿,我受不了。

我们昨天才得知她19岁接的婚,20岁生的娃,大儿子在服兵役,35岁生了一个女儿,明年上小学。她先生受过洗,但现在不来教会了,偶尔参加教会的活动,昨天她先生也在家。跟她先生,我们昨天是第二次见面,记得第一次见他时,暗自吃了一惊,因为他左边还是右边,打了三个耳洞,金灿灿的,有点儿像流氓。不过,从经验中得出,这样的人,往往比那些看似正常的人更单纯。果不其然,人,挺好的。

昨晚回家的路上,东东说,他在那里看到了“幸福”。虽然他们家,只有我们家(公公婆婆的家)三分之一大,我确实也感受到了一种知足常乐之美。而且他们结婚二十多年,依然可以那么恩爱,很不容易(尽管东东很坚信我们二十年之后也会这样🤪)。

至少从小我所接触的教友似乎都懂得在“贫困”的环境中如何知足常乐,但世俗的我恐怕很难做到这一点。这也正是我最近在思考的问题,如何在教会和世俗之间找到平衡点。



昨天婆婆给了我一只口红,她让我练习化妆,从抹口红开始。我说了声谢谢,把它放在包里。婆婆却让我当场就试试看,她帮我看好不好看。

我说,我不习惯化妆。她反问道,“难道你一辈子都不化妆?别人都化,你为什么不化?!” 在韩国确实很难看到不化妆的人。

我笑着说,“我要与众不同。您看,我不化妆,不嫁得挺好吗?” 我看婆婆有些急了,故意逗她开心。打开口红抹了一下。

婆婆确实笑开花了,她温柔地劝我,“你先试试抹口红,这不更漂亮了嘛!”

上个月小姨看到我也说了类似的话,她说,女人在家,也得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擦点粉,化些妆。

我信心十足地回答,“东东喜欢我现在的样子。” 小姨摇着头说,“你太不了解男人了,你听我的,在家也好,出门也罢,至少抹点口红试试。”

那天我回来问东东,我是不是需要抹点口红。我很肯定他会说不。结果,他犹豫了会儿说,“在外面,要是像在家的时候这么漂亮,可以不抹,但你在外面皮肤看起来比较干燥……” 😅

当时很受打击的我想过买BB霜试试,后来不知怎么,还是放弃了化妆的念头,总觉得很麻烦。我看妈妈一辈子不化妆,也挺好的,主要是她皮肤很好。我在想有可能是因为没化妆,皮肤才那么好。懒人总能为自己找借口。

公公婆婆昨晚十一点到大邱,回家的路上,婆婆说,“我明天有可能起不来…” 我嘱咐她好好休息,不要愁公司的事儿。今天早上我又跟东东一起到公司。结果,婆婆早上六点半就到公司开始干活了……

这次公公婆婆从西雅图坐游轮到阿拉斯加州,婆婆走之前还“练习”吃三文鱼,据说阿拉斯加州的三文鱼特别美味。他们到了之后发现,三文鱼还不是季节,她只吃到一块煎三文鱼,还是用冻三文鱼做的,很难吃。

婆婆不太满意这次出行,泄气地说,她再也不去做游轮了。不到五分钟她却改口说,或许东欧那边可以去一趟,下次要跟家人一起去。

婆婆给了我一箱巧克力(企鹅娜后来告诉我,不是一箱,是一盒,好不好小姐?!),说是那边没什么可买的,她在飞机上买了些东西。说着,她忽然略带兴奋地从她包里拿出一支笔递给我。

“你公公在西雅图买了些东西,我看里面有一只红色的笔,就藏起来带给你。”


感觉好久没有好好记录了,以忙为借口,错过了好多个瞬间。

(一)

这周每天早上我跟东东一起上班,婆婆不在,我帮东东看着点儿。虽然我只上了半天的班,每天累得一回到家,就睡两个小时的午觉,才能恢复过来。再次切身体会到工作的艰辛。

公公婆婆现在在回大邱的路上,估计明天开始我就不用去坐班了。我要好好珍惜在家歇着的日子。要是可以的话,一辈子都不想上班。作为一名博士,这个想法很没出息,但每天坐班,确实很辛苦…… 我想做些轻松的活儿,但对我来说,唯独看书较轻松一些。🤪

(二)

企鹅娜回来的那天,东东就说,这周我有企鹅娜的陪伴,他就不陪我去教会了。他要去几家客户那边儿转转。

早上因为别的事情,我闹情绪,东东送我和企鹅娜到教会的路上,一直试着哄我开心。而我嘟着嘴不理他。到教我和企鹅娜就进去了,我在余光中看到东东的车出教会的大门。

我们找到位置,坐下来唱诗歌,唱到半截,忽然有人坐在企鹅娜旁边,是东东。

我眼泪哗的一下,又开始流了下来。








1 2 3 4 5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