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20180311 Sun]

本来想吃brunch,但起得有些早,周围的店都没开门,“迫不得已”煮辛拉面做为早餐。结婚以来,应该是第一次早上吃方便面,东东用大拇指给我点赞。

吃完早餐,去了最近新开,据说很火的一家咖啡店—Treefarm。这里的黄油吐司很有名,东东吃得非常开心。周末可以稍稍放纵一下。

这家店,尽管里面的装修,没有新颖的地方,但外面的自然风景确实不错,好多松树,天再暖和一些,或者夏天来这里喝咖啡,应能治愈。

感谢东东和婆婆都在午休的这个瞬间,我可以看看书,写写日记,不用担心做晚餐的下午。

[20180310 Sat]

试着记住那些感恩的瞬间,控制自己尽量不在这里抱怨。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下去,总比一味地任情恣性得好,即使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晚上跟东东的堂哥吃了晚饭。
这段时间因美国亚马逊的事情最常见面的是东东的堂哥,他比东东大两岁,也就是比我小三岁,不过可能经历过太多的事情,比同龄人要成熟十来岁。我跟他说敬语,从未觉得别扭。

听说他小时候患上一种类似白血病,现在好了很多,以前比正常人容易疲劳三倍,身上动不动就发紫,二十来岁时有两三年多次住在医院,频繁目睹身边的患者一个个地离开这个世界,由此他渐渐地看破了红尘。

他有自己的工作,工作之余,他还在美国亚马逊卖过东西,有一件商品,他卖了五千个,后来实在没时间包装了,暂时放下了。这些全是凭自己的学习和调查,看他有一次连Fruit都不知道如何拼写,对他更是佩服。以这样的英语水平,做市场调查时用的全是英语网站!

除此之外,他做过很多有趣的事情,有段时间他在首尔江南富人区做过送菜的工作,看上去普通的高楼,很多明星和名人住在那里,进到家里,需要过四个门,家里有人工的小溪在流。类似跟他的工科专业不相关的事情,他做过很多。听他的故事,很有趣,尽管他更倾向于做一个聆听者。


他说,朋友就是你在近期最常见面的人。这个说法也对。等他彻底加入到我们的公司,以后见面的次数会越来越多,说不定真可以成为朋友。

此时此刻,我和东东在八公山。婆婆明天早上六点就要出门打球,公公肯定不回这里,明天我们可以懒洋洋地睡到十点,安安心心出去吃brunch了,想想就开心。



[20180306 Tue]

(一)

婆婆上周在电视购物给我买了Hurom原汁机和一箱牛油果。我喜欢电器,但从未考虑过买原汁机,看着用起来很麻烦。今天第一次使用,用起来,洗起来没有我想象得那么事多。

据说牛油果,有助于备孕,但我不喜欢吃。企鹅娜在的话,我会吃一些,但企鹅娜不在,这么多🥑,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婆婆经常给我们买东西,家里的大小件电器以及衣服,全都是她给我们买。从她掌握财政的角度,这是应该的,但也有一些无赖的婆婆,还是蛮感激的。

下午上班之前做了两瓶苹果雪梨汁儿带过去,把一瓶送给了婆婆,让她尝尝。她尝了一口说,“平时不会喝这些果汁儿,但这个真好喝。”

其实,婆婆挺可爱的,对我也很不错,只是长久的孤独养成一些奇怪的价值观(这仅仅是我的观察)。既然目前改变不了什么,就试着去接受并忍受,总会有熬出头的那一天。

(二)

尽管婚后生活有大大小小的不如意,但我目前为止没有对东东失望过。这是最重要的。东东一如既往地专注于工作,没有一句怨言或牢骚。人品也非常好,看我的眼神依然是满满的爱。每次看他工作以及生活,像他一样,我对现在以及未来充满信心。

(三)

在美国亚马逊的销售额总算过了一千美金,当然这个销售额少得很可怜。但我们刚起步俩月,这个成绩还行。等东东的表哥四月份(?)加入之后,可能会像他说的一样一个月一万美金也没问题。希望是吧。

(四)

以上是去吃饭之前写的。
吃饭的时候接到公公的电话,说他晚上要回到市里住。到这里还好,但下面的一句话,让我濒于崩溃。他说,“婆婆让我今天开始到市里住一段时间……” 挂完电话,我跟东东说这件事,没有意外的表情,淡定地说,婆婆跟公公在一起,有些受不了了,趁企鹅娜回来之前,分开一段时间……。🤣

连自己的妻子都嫌弃,那是挺可怜的。不过,还是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20180305 Mon]

(一)

没有人陪我去运动。
没有人监督我吃坚果和苹果。
没有人在我睡午觉时放摇篮曲。
没有人在我准备晚餐时替我洗碗。
想念企鹅娜的陪伴。

(二)

昨天下午把企鹅娜送的巧克力转交给东东,今天上午收拾东西时发现,只剩了一块。🧐

(三)

上午在公公婆婆的群里发信息“索要”上个月的零用钱,应在每个月的26号给我们的。不知什么原因,婆婆总忘。我每次让东东帮我跟她去说,但东东也老忘。

这次我直接跟她说,她都没回。真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按时给我们,卡也不让用,也不准取钱,又不及时提供现金,非要我们说了才给。就那么点儿钱,还……不说了。

上次东东的堂姐听到这样的状况,一副愕然的表情。她也刚结婚没多久,她很担忧地问我,“这样,你……没事吗?” 我跟她说,没事。

但谁受得了婆婆管钱呀?!🤨

东东总说以后都是我们的钱,但天晓得这个以后要等到猴年马月呀,那个以后,我不知道还活不活着呢。😑

妈妈从小说有耐心的人,会有福气,但我最近越来越没有耐心了。

[20180304 Sun]

昨天上午目送企鹅娜坐上去金浦机场的大巴,我回到大邱了。

晚上回到家,没有企鹅娜的身影,很失落。
看到公公这两天留下的垃圾和凌乱,更是沮丧。仿佛做了一场美梦,醒来面对现实的琐碎一般。


今天本来应该去八公山陪婆婆说说话,吃顿饭,但我和东东吃完午饭都累了,没去。要是以前,我肯定会说服东东去八公山,让他到那边儿休息。但今天我没有执意要去。累是一方面,没那个心情。


睡了午觉醒来,在公公婆婆的群里,发了条信息,说下午本来想去那边,但东东太累了,没去成。公公回了几句,婆婆没有。我想,婆婆肯定有点儿不高兴。


但我不想总是逼着自己迎合他人的期待了。我没跟着企鹅娜去上海,表现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苍白无力

[20180302 Fri]

(一)

早上起来不用准备早餐的日子,挺爽的。

睡到自然醒(七点差一刻),躺在床上凝视了一会儿正熟睡的企鹅娜,再闭了会儿眼睛。早起习惯了,实在睡不着,七点多起来,洗了个澡,背了单词,做了七十个蹲起,还看了会儿书。

吃了妈妈做的早餐,有我爱吃的菜,拌茄子、炒鱼饼,一切都刚刚好。吃完早餐,看企鹅娜收拾东西,我又躺下来睡了会儿回笼觉。

这日子过得真惬意,如果没有发生下午的那件事。


(二)

下午我们又去了趟乐天百货,买了一些昨天遗漏的东西,吃了一些零食,走到旁边的易买得。

买完东西,从易买得出来,准备打车回去。我跟妈妈说,“咱过马路打车吧。” 妈妈打车从不考虑方向,妈妈说,“绕不了多少,就在这里打吧。” 但我和企鹅娜异口同声坚持要过马路打车。妈妈无奈之下,一起往人行道方向走路。

没走几步,我眼睁睁地看到妈妈在前面绊倒,她两只手都在口袋里,还没来得及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脸直接擦到地上……当时的场景,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很恐怖。

好在妈妈没有扭伤或者伤到骨头,她自己站了起来,但额头、脸颊和鼻头都擦破了皮,尤其是额头伤得严重,都出血了。我和企鹅娜一脸恐慌,一心想着直奔医院,但妈妈说不用,就去了附近的药店,消了毒,贴了药。

我们打车把妈妈送到餐厅,回到家,企鹅娜抱着我痛哭。好久没有看到企鹅娜哭得这么难过了,我一直说,没事没事,就像妈妈说的那样,要是我们受伤了,她肯定会疯掉了。我当时没有哭,可能是吓傻了,还是觉得至少有一个人需要保持冷静,没哭出来。后来企鹅娜冷静下来了,我跟东东在电话上讲这件事情时,眼泪方才哇啦哇啦下来。

其实,妈妈以前就屡次说过打车就得就地打车,不要过马路再打车什么的,她还讲过几个去打车人的路上出事的例子……真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过马路打车。


妈妈跌倒的那一瞬间,忽然想起遗忘许久的真理,除了健康,什么都是浮云。什么荣华富贵,在那一刻显得苍白无力。当然再过两天,我肯定又为追求种种荣华富贵而烦恼。

感谢妈妈没受大伤,感谢此时此刻我们母女仨在温暖的小家准备睡觉的这一瞬间。

[20180301 Thur]

(一)

上个月各种事,单词16/28日,锻炼20/28日(大概),Not Bad,贵在坚持,哪怕是断断续续。

这个月的挑战是【每天一百个蹲起】。以前在首尔的时候,有两个月每天做三百个蹲起,都没问题。现在做十个都喘气。

(二)

大概三天前企鹅娜买了回全州的车票,我昨天临时想到好主意,跟她一起回全州,顺便看妈妈,于是偷偷买了她旁边的座位。

我好不容易隐瞒到最后一秒。她上车把自己的包裹放在座位,回过头打算跟我挥手道别的时候,看到我就在她旁边,吓了一跳,“干嘛?” “咱一起回去吧!”🤪

车,出发了,企鹅娜依然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三)

这次回去,我连跟妈妈也没说,妈妈看到我,也吓了一跳,她笑着说,“您出门太频繁了吧,被东东家人赶出去了怎么办?”

类似的问题,我当然也想过。‘公公婆婆会不会不高兴?’ 这次没有那么纠结,就犹豫了那么一小会儿,先跟东东“请假“,听到“只要你开心,我也开心”这句话,鼻头酸了一下,立刻定了下来。

我要尽量不去察言观色,做我想做的事情。

(四)

晚上我们仨逛了逛乐天百货,虽然是短短的两个小时,非常快活,希望以后有很多这样的时间,还有希望我能给她们买东西,不像现在刷妈妈的卡。🤣

[20180228 Wed]

(一)

一想到明天企鹅娜要离开一段时间了,就很难过。

企鹅娜眼疾手快,加上有胜过我的卫生观念,跟她生活在一起,生活上我会轻松很多。别人帮我洗碗,我要么婉拒,要么偷偷再洗一遍,只要企鹅娜帮我洗,比我自己洗得还要放心。

只是,她为我做了那么多年的家务,不太忍心让她又替我做家务。

(二)

企鹅娜想吃辣,特意去了几家,我觉得很辣的地方,她竟然都不觉得辣。

昨晚我做泡菜汤,为她加了很多辣,东东和我都辣得不行了,企鹅娜却一直说好吃,脸上没有辣的意思。😱

(三)

周日下午去了八公山的家,晚上跟公公婆婆一起吃了饭。看着公公给我们烤肉的样子,公公对我的种种好,像电影般一幕幕地在我脑海里掠过。

距离果然可以产生美😜

(四)

这几天因为发型,一直在纠结。天天扎着马尾,想换一个发型。尤其是大前天受到打击之后(被人说是大妈),换发型的决心已定。

我想剪发,但现在的烫发花了不少钱,等春暖花开了再剪。

(五)

特别喜欢最后一张。
企鹅娜不愧是我最信赖的摄影师。❤️

[20180224 Sat]

(一)

昨晚我们跟东东的堂兄弟姐妹有聚餐,只来了一部分,十多个人。除了个别的两个人,我第一次跟他们这么近距离接触,听到他们的一些故事。虽然没有让我感到吃惊或敬佩或羡慕的故事,但也没有我想象得那么令人讨厌。他们都很善良,不是像我这种伪善,而是发自内心的善。

感谢企鹅娜陪我去,就像企鹅娜陪我出门的时候说的一样,要是企鹅娜不跟我去,我肯定借此机会不参加。多亏她陪我去。昨晚公公也参加了这个聚会,如果他看到我没来,肯定又是减分,当然这也是我的胡思乱想了。😝

(二)

东东最小的堂妹,是上次提到的那位天使伯母的女儿,就像她的妈妈,她也是个天使。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在我印象里,都是她在干杂活的背影。只要她在,凡是需要做杂活的地方,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出现。

过年的时候也是,她完全可以不用动手,可以像其他的堂妹坐在沙发上玩儿手机,但她一直走来走去,忙来忙去。那天在大伯家,吃完早饭,我把空碗拿到厨房,她正在洗碗,没有戴手套。我说,“哎呀,你都没戴手套…!” 她说,“这里没有手套,没事没事,很快就洗完了。” 心想,还有二十多人的碗筷以及各种大碟小碟……后来是婆婆“解救”了她。

像昨天我们在东东堂姐的店里吃饭,吃完饭,她又是在收拾,直到离开的瞬间。

昨晚东东给她打车费,她又是说感谢,又是发照片的,坐立不安的样子。她连一分钱、一杯咖啡、一顿饭也不会理所当然地接受。

像她这种行为得到所有人的赞许和欣赏,包括我,也很欣赏她。但她要是我亲妹妹,我肯定“骂死”她。

在我看来,不用做的事情,尽量不要去做,尤其是这些杂活儿。一旦成了习惯,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要是你有一天不做,他们就会觉得你变了,不好了。就像这次准备过节的食物,她没有来,因为她已来过两次,大家自然而然地以为她会来。她一没来,大家都问她的妈妈,她怎么没有来。小伯母虽然是天使,也很心疼她的孩子,就像很多妈妈,即便自己多受点苦,也不愿让自己的孩子受苦。她有些无奈的回答,“看她昨晚回来很晚,没叫醒她,她本来就不用来的……”

(三)

昨晚临睡之前,东东讲了一些昨天在公司发生的一些事情,说他昨天忙到三个人都同时叫他名字,当他抬头的时候,三个人都在等他回答。

东东平时极少说忙或累,他每天平均走18000步,昨晚看他手机,竟然走了26000步。

东东这几天一直要增肥,吃饭、锻炼,他需要更多的力气,胜任更多的工作。他从不会因工作繁忙而泄气,只恨自己没有更多的力气做更多的工作。

每次看他工作这么辛苦却很快乐,心疼的同时,真是发自内心地钦佩。为了东东,我也需要振作起来。

此时此刻,早上6点15分,还有一刻钟就得叫醒还在打小呼噜的东东。一想到他下班后,又得到另一个地方加班到十点,真是不忍心叫醒他。

[20180223 Fri]

So,昨天提到的视频,是一位因交通事故一辈子只能坐轮椅的女性的演讲。她说,她为了让父母高兴而结婚,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后来出了交通事故,她因颈椎严重损伤,不仅无法走路,还失去了生孩子的能力,在巨大的痛苦之中,慢慢恢复过来。渐渐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收养了一个孩子,2015年被BBC评选为全球100百名最佳女性。

她讲到我们心里的畏惧,她把她心里所惧怕担心的事情一一地写下来,一个一个地克服,包括离婚这件事。

听着她的故事和感想,我自然而然引申到自身,虽然我没有她那么糟糕的境遇,但我认同她所说的”fears”(不知是否可以译为畏惧)。我一直活在各种各样的畏惧之中,而我有一种预感,我可能会一直这么活下去。我有时也想从这些畏惧中走出来,天天怕这怕那,担心这担心那。

像昨天没有去公司,我一直担心婆婆会不会不高兴,会不会以为我在偷懒,公公有没有跟婆婆说我坏话……下周我需要他们的资助,她不给卡用是什么意思,是真没有个人的卡,还是故意在刁难我?等等等等。东东是不是过滤掉一些她说的话。

东东问我,你脑子里想这些,累不累。

是挺累的。我想大吼一声,喊停,把这些“会不会”“是不是”统统拽到垃圾桶里,不管他人怎么想,过我想过的生活。

我似乎曾经对东东说,这些畏惧是因为在乎对方。不想给家人丢脸,不想让他们失望,想让所有人都说我好话,其实,仔细想想是为自己,还是太在意别人眼中的自己。

过年在东东大伯家,大家都说我很善良,而我内心比谁都清楚我是个多么伪善的人。我跟他们有说有笑,是因血缘关系,如果在生活中遇到他们,我连看都不会看他们一眼…… (说得自己有多厉害似的,不就是比人家多看了几本书而已嘛)

昨晚躺在床上,忽然发现自己成了一只井底之蛙。以前周围偶尔还能遇到让我五体投地的人,勉励自己进步。但现在圈子越来越窄小,掉进一个井里,里面都是像我一样的平庸之辈,令我后怕的是,不知不觉我把企鹅娜也拉进来了......



P.S. 对了,我没啥事,趁姨妈在,躺着无聊无病呻吟罢了。😝


视频链接


https://m.youku.com/video/id_XMzExMzU1MzgzMg==.html?ishttps=1

[20180221 Wed]

周六(17日)晚上企鹅娜跟我们一起回到大邱,这几天一直在陪我度过我无聊的日常。

以前都是企鹅娜给我做饭吃,现在终于轮到我给她做,心里有说不出的愉悦感。

一起吃饭、一起运动、一起喝东西、一起过日子。平平淡淡,但在一起简单而快乐,且心安。

感谢公公特意回到八公山那边住,让我们住得更舒适一些。近三个月以来,第一次早上没看到公公的鞋,心里的郁结总算稍微解开,如果想让它完全地解开,我想可能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

企鹅娜在这边肯定也有些不方便之处,感谢她没有半句怨言,不但“拯救”我,还陪我度过平淡无味的日子。

有你真好。❤️


[20180217 Sat]

这次回全州的路上,特意网上搜了一下全州好玩儿的地方。就像东东说的,每次到全州,要么在妈妈的餐厅,要么去超市…… 这次企鹅娜在,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全州滋满壁画村,很小的一个地方,有几家相当别致的咖啡厅,我们去的这家最有特色。天气稍微暖和一点,估计爆满。

下午去了乐天百货,全州乐天百货开业以来,我第一次见有这么多人。东东说,大家都是拿着压岁钱来买东西。

我这次意外拿到不少压岁钱,东东的大舅给了10万韩,东东的小舅给了50万,东东的姥爷给了20万,东东大伯家那边儿拿到16万,共96万韩币(约5700人民币)。这是意想不到的收入。🤪😁

在东东的支持之下,我给妈妈买了戴森的吹风机,妈妈一看价格50万韩币,说不要。我说,可以企鹅娜先用着,她不在家的时候她可以用。妈妈一听企鹅娜用,就同意了。❤️

跟妈妈一起吃了回转寿司,还吃了糖饼。对我来说,这才是节日。😜





[20180216 Fri]

周五早上起来我们给公公拜年之后,跟着他们去了东东大伯家。早上8点半到那里,大家一起拜年、给祖先拜年、吃饭,差不多11点了(伯伯们在伯母们的百次催促之下),一起到东东爷爷奶奶的墓地拜年。大概12点多才跟公公那边的家人说再见,直奔东东的姥爷姥姥家。

到那里已经下午1点了,又是拜年,然后吃饭,我们大约2点半离开,前往全州,晚上5点半到全州。

每年的春节和中秋节都是如此。

比起公公那边的亲戚,我更喜欢婆婆这边的亲戚,接触的也更多一些。他们阳光、乐观、平和,手头宽裕,而且姥爷姥姥都在世,聚起来更有节日的气氛。地方也大,不像大伯家那边儿没有二十来个一起吃饭的空间。在大伯家度秒如日,在姥爷家渡日如秒。

不过,就像东东的姥姥说的一样,对女人来说,没有比回娘家更开心的事了。🤪

[20180215 Thur]

早上去东东的大伯家准备明天要吃的食物,我什么都不会,就看着她们忙前忙后,拍拍照。

公公九个(?)兄弟姐妹,公公是最富裕的一个,其他兄弟姐妹生活条件都不太好。大伯家都没有打开暖气,地上冰得没法坐,婆婆却在那里坐了三个多小时。

回到家,东东问我累不累,我说不累。婆婆说,什么不累,什么都不做更累,尴尬地看着,我明白你的心情。

其实,还好,累倒是不累,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都女人准备这些食物。男人干嘛去了。他们怎么理所当然地不来帮忙呢?结婚之后,我更加讨厌韩国这些所谓的传统礼仪。一想到明天他们坐在那里啥都不做的样子,更加烦人。

三位伯母脸上没有一丝怨言,一直让我休息,说等她们老了,做不动了,到时让我来做。想想就恐怖。😱

不过,最小的伯母肯定是活着的天使。结婚那天我就看到她在台下哭,从头哭到尾。今天她来“工作”,早上还准备了小面过来。说是因为她记着昨天是婆婆的生日,正好大家聚在一起吃点面条……婆婆感动得都哭了。有关小伯母的故事可以写一篇长文了。她的无私精神,让我敬佩。

婆婆和伯母们说各自丈夫的坏话,说男人永远长不大之类的话题,听着蛮有意思的。她们问婆婆,昨天她生日,公公为她做了什么。婆婆说,什么都没有,早习惯了。她们很诧异,在她们的眼里,公公很细心,体贴入微。所以说啊,外人不可能知道里面的事情,我都过了一年,让我诧异吃惊的事情依然多着呢。

不过,婆婆的一句话,确实让人心疼,她说,其实我的要求很低,只需要一句话……男人就是不懂。其实,不是男人不懂,只是她偏偏遇上了不懂的男人。

[20180214 Tue]

今年婆婆的生日正好赶在情人节这天。
忙活了一天,总算顺利过完了。

第一次做韩式炖牛排,做得相当成功,尤其是婆婆一直赞不绝口,剩下的汤汁儿都不让我扔掉,说她明天要拌饭吃。

公公“一如既往地”什么都没有准备。他有时间给他哥哥过年的肉,没有时间给婆婆买一束花。

婆婆挺失望的样子… 失望了半辈子,依然期待,唉,女人呀。


婆婆,生日快乐!


P.S. 婆婆说好看的鳄鱼包,三十多万人民币,没办法买…


在妈妈的帮助之下,给婆婆卷了一百张一万韩币,要是人民币就好了。🤪



[20180212 Tue]

(一)

拿走我房间电视的阿姨对我说,“你真不看电视?” “对,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哇!你真了不起,都结婚了还保持着良好的习惯。我看很多女人结婚之后自然而然丢弃以前的习惯,天天看连续剧,得过且过。”

听到她的表扬,有些心虚,没有接话,只是微微笑了一下。

结婚之后,我其实也比以前更懒了。以前天天看书学习的好习惯,早已丢掉,现在总是以这样那样的借口,把书阁在书柜上,当装饰来看。

上个月开始才慢慢地重拾以前的习惯,防止自己一直懒惰下去。希望到年底的时候,当我回顾一年,我可以对自己欣然微笑。

(二)

企鹅娜回来后,总被妈妈“批评”,说她没有好好护手。在妈妈的眼里,企鹅娜的手像是做了很多年杂务中年妇女一样粗糙。我跟妈妈说,有正常的十个手指就是福。但她无动于衷。

企鹅娜跟美国妈妈这件事情,她发来了这样的一首诗。大概的意思是,重要的不是外在的,而是内在的。下午我给妈妈打电话大致翻译给她听,她毫无动摇地回答,“内在的修养是必须的,但外在的也一样重要。”估计大部分韩国妈妈都会这么说。不知将来我会不会像我妈妈这么要求我的孩子,希望不会。

当然我们需要好好爱惜身体,身体的每个部位都特别重要。好好运动,保养皮肤,注意饮食,这些都是要的。但是不要过了头儿。😝

[20180211 Mon]

(一)

昨晚回来听东东说,昨天中午在东东的姥爷姥姥那里有婆婆的生日午餐派对,大舅小舅的家人都在那里吃了午餐。婆婆的生日是周三,他们提前庆祝。

感谢婆婆没告诉我,要不然肯定不好意思不参加。多亏婆婆的体谅,周末跟企鹅娜开开心心地约会。

(二)

昨晚我的心情不好,我下车,看东东乐呵呵的,心里别扭,想搞砸他的好心情。说了一些伤人的话,最后东东也有些闷闷不乐了。但东东很镇定,试着跟我沟通。

他笑着说,“不知道为什么我以前觉得你是个乐观、阳光的人,看来对一个人的印象是自己定义的。” 他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没有发现我是一个满腹牢骚、不懂感恩的女人…🤣

东东觉得,我需要交朋友,跟人见面。说我跟别人聊天的时候,闪闪发光,很有魅力。还说以前我怎么怎么阳光、自信、帅气,让他发自内心地敬佩。

东东以前没有发现,现在慢慢知道我是个多么不愿跟人见面的人了。就像我说过的一样,要不是企鹅娜,我肯定没能够交上我的那些朋友。

东东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尽管我不喜欢见人,但只要一见面,我会唧唧喳喳,聊得甚是开心。

不过,我最近情绪频频失控的原因,不是跟人很少见面的缘故。我是独处的时候,才能吸取能量的人,只是现在我所处的环境,没有办法真正地独处。总有一种被一个陌生人监视的感觉,我的私人空间随时都会被人侵犯。

(又是)不过,有了昨晚的对话和回忆,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挑起毛病起来,真是没完没了,我需要停止找茬儿。

(三)

今天又往美国亚马逊寄了三箱东西,比我们预期得还要顺利。感恩。

(四)

感谢企鹅娜送我那么多的巧克力,这是其中之一,每一块儿都看着那么诱人,不知道先吃哪块好。

[20180110-11 Sat/Sun]

(一)

此时此刻,在回大邱的路上。

跟企鹅娜一起吃妈妈做的饭,一起看电影,一起走回家,一起散步、一起聊天,握着企鹅娜小手睡觉,曾经一起做过一万遍的事情,现在显得格外珍惜。

昨晚陪企鹅娜把《与神同在》重温了一遍,在电影的最后,依然哭得稀里哗啦。

(二)

听说我不在家的时候,婆婆和婆婆的亲戚进我房间,搬走了对我没有用处的电视。电视没了,我很开心,但我讨厌我不在家的时候,跟我卫生观念截然不同的人进我房间,希望她们除了电视,没有乱碰我的东西。

想想就烦。

因为我对公公的态度,这周多次被妈妈教训。当然妈妈是为我好,但她讲的道理,我一个也听不进去……我也不想怕得罪而总是提心吊胆地生活。前天妈妈还问我有没有跟东东说公公的坏话,我说没有。要是说“有”,肯定要开一场批判大会,所以很多事情,我都不会跟妈妈讲。

在我看来,目前只有距离才能解决问题。这样天天面对,心里的恨,恐怕很难消除。😩

[20180207-8 Wed/Thur]

这两天过得像是一场梦,不敢相信企鹅娜已经在韩国,难以置信我这么快回到日常生活当中。

(一)

仁川君悦酒店,住得还行,比起釜山的希尔顿,差了一些,但总比普通的商务酒店好百倍。跟妈妈一起在俱乐部吃了晚餐、做桑拿、游了泳。

我跟妈妈说,其实没有必要买房,用那笔钱住在酒店就行了。妈妈只是笑了笑,后来她跟企鹅娜说,“你姐姐总喜欢说没脑子的话,说完话,下一秒就改口…”

虽然妈妈屡次跟我说,干嘛订这么贵的酒店,但只要跟她在一起,再贵也值得,只是“恨”自己还没有足够的能力陪她去更多好地方。


(二)

企鹅娜,一如既往地娇小,感觉好久没看到这么瘦小的人了。脸也小小的,身躯也小小的,只是看着就会令人心生怜惜。

她身上背着至少二十斤的背包,没有一丝苦相,默默地自己背回家,妈妈都没发现那个包包有那么重。她坚持把有她那么重的拉杆箱自己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拿到三楼。

她很早以前就不需要懂事了,但从美国回来,比以前更懂事更体贴更独立……我希望她向我依赖一些,尽管我不那么可靠。🤪

(三)

本来想让企鹅娜明天过来的,但因为公公在公寓,妈妈觉得不太合适,等过完节,再让她到大邱陪我玩儿。像妈妈说的那样,再过一周我们就会回全州见面,但我实在等不及了,想跟企鹅娜约会,所以决定明天我又要回全州,住一晚回大邱。

东东周日代表公公婆婆要参加同事孩子的周岁宴,没办法跟我去。在韩国,周岁宴,办得相当隆重。我个人觉得办周岁宴没必要搞得那么复杂,跟家人简单吃顿饭就可以了。我参加过几次周岁宴,不知道是为了孩子还是为自己。我在周岁宴没见过开心点孩子,要么哇哇大哭,要么满脸恐慌的表情,甚是可怜。将来我有孩子,希望我能自己做主。



[20180207 Wed]

企鹅娜刚从旧金山发来视频给我看她今天遇到的一位天使。

企鹅娜从盐湖城到旧金山转机,她有两个行李箱,托运了一个,准备带一个上飞机。而正要登机的时候,Delta航空的人说,企鹅娜的背包、斜挎的小包、还有一个手提袋,都需要另交费。

企鹅娜傻了,飞了这么多年,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而且她的背包已经满了,没办法把这些小包和手提袋放在包里。她正焦急地无助地东张西望,图片中的他向企鹅娜微微一笑,问她,”我可以帮你吗?”

他要帮企鹅娜带行李,航空公司的人却不让,说陌生人不可以帮他人带东西。然后他说,那我来替她交费吧,我照顾她。航空公司的人很不耐烦地对他说,类似“你这人怎么这么烦人呢?把事情搞复杂。” 他却很淡定地说,对不起,我就是一个troublemaker。

航空公司的人先催他登机,企鹅娜一个人眼睛眨巴眨巴地站着,登机手续快要结束了,那个人很不情愿地给企鹅娜无偿办了手续。企鹅娜顺利抵达旧金山。感恩。

听说他有五个孩子,到旧金山出差,我想,他肯定是个好父亲。我要铭记他的善心,看到别人需要帮忙时,向他一样伸出援助之手。

还有18小时就要见到企鹅娜了❤️

[20180206 Tue]

Jimmy都不知道明天就见不到企鹅娜了,一如既往嘻嘻哈哈,要企鹅娜陪他玩耍。看他天真无邪的模样,我有点儿替他难过。

企鹅娜要回来,我当然很高兴,兴奋得已经屁颠屁颠了。

但这种离别的情绪,莫名让我有些鼻酸。

记得多年以前的愚人节,我逗朴大哥的女儿时亨,当年她还不到十岁。我告诉她我要回韩国了。她立刻哇哇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特别伤心。时过多年,那个场景记忆犹新。

下午跟企鹅娜视频,挂电话时,她说“在韩国见”,我又莫名鼻酸,简直不敢相信,还有32个小时就能见到企鹅娜了!

有生以来,这是我们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别人都说,你们天天视频,写日记,写邮件,跟见面一样呀。

这怎么能一样?!




[20180205 Mon]

犹豫了半个月,七号在仁川要住的酒店总算定下来了,对于一个订酒店时总犹豫的人来说,没法取消的感觉真棒。

仁川Grand Hyatt(君悦)酒店,我和东东度蜜月前住过一晚,离仁川机场三五分钟的距离。八号可能天还没亮,就得去机场的人来说,这是很好的选择。

这次原本可以去更新的酒店,Paradise酒店、Nest酒店,都很有名,也离机场不远,但都是韩国本土的品牌。但是上次在釜山住了次Hilton(希尔顿)酒店之后,对这些大牌的酒店有了好感。

虽然是去接机,难得妈妈出来休息一天,希望她可以休息得舒适一些。

再过三天,就要见到企鹅娜了。兴奋得这几天总是睡不好觉。🤪

P.S. 刚刚听到公公的车进停车库,心情不太美了。心里有一肚子的牢骚,试着不在这里发泄了。😑


[20180204 Sun]

(一)


中午我和东东去八公山接上婆婆,在附近吃了饭。Sting Gray 环境不错,只是没有眼前一亮的味道。



回来翻看今天的瞬间,看到这张,当时没注意到,但图片中东东和婆婆笑得好开心,尤其是婆婆,笑得都前仰后合了。可惜,已不记得为什么笑得如此开心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为什么,并不重要。

适当的距离会拉近关系。感谢婆婆懂得跟我们保持适当的距离。❤️ 




(二)


在婆婆的赞助下,晚上我俩去做了按摩。我在网上搜到一家泰式按摩,俩小时才55000韩币,在韩国这个价格,除非是搞活动,几乎不可能。我本来担心是奇怪的地方,不打算去,而东东说,他听同事说过这个地方,据说不错。而且是连锁店,在大邱有两家。要是我一个人,肯定不去,但东东在,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了。


这家按摩在很繁华的地方,但楼不是新的,像是会出没鬼,直到进去之前,一直都是心惊胆战,好在里面的装修还算新。柜台的人,还有按摩师都是泰国人,不太会说韩语。


东东和我都很喜欢按摩,以前在中国的时候,每周至少去一次。很快能分辨技师的水平,她按两下,我就想,来对了。自从来到大邱之后,做过的按摩中,最爽的一次。


感谢东东和我有同样的嗜好,感恩。

[20180202 Fri]

(一)

有生以来,第一次自己组装了抽屉,确切地说,是第一次组装东西。我以为会很难,试都没试,想让东东帮我,但东东最近太忙了……婆婆和东东说,我可以找公公帮忙。但我不想找他帮忙,所以自己动手。

我照着说明书,一步一步下来,没想到竟组装完了,大概花了一个半小时。原来我也可以。

昨天我跟企鹅娜还讨论,家务究竟需不需要学的问题。那些美国朋友听到我结婚后,她们的问题竟然是,“你结婚之前从未做过家务,是不是觉得很难?有没有提前学习?做饭怎么办?洗衣服怎么洗?”

我想,这个还需要学习吗…?

P.S. 这个抽屉大小正合适,颜色也好看,可能再买一个别的颜色。

(二)

我以为公公会往常一样中午之前出去,结果我在房间正组装抽屉的时候,听到公公在厨房打开锅盖的声音,好像是要吃饭,看锅里有没有可以吃的。因为没有提前准备,没有现成的食物,如果现在给他做吧,我又觉得特别麻烦,几近崩溃。我怕我没办法平常心面对他,干脆没从我的房间出来。他打开电视,自己煮方便面吃了。🤣

企鹅娜说,要是她,肯定会给公公做午餐,她不会像我嫌麻烦,因为她喜欢做。我相信她一定会的。她给我和爸爸做了七年的三餐,一次也没嫌烦。每次回想那段时间,都会对企鹅娜发自内心地敬佩和赞叹。

结婚之后,才发现不是人人都能当贤妻良母。😂

[20180201 Thur]

(一)

上个月我二号开始走跑步机,除了周日,每天坚持走了一个小时。有生以来似乎第一次在没有交费的情况下坚持这么多天。可喜可贺。

这个月的挑战是【每天背单词】,我从上个月中旬开始试着每天背单词,进展得还行。如果一边走一边背,可以一箭双雕。

根据多年的经验,年度计划,总是屡试不爽,半途而废。今年我要实行月度计划看看,根据精力,增减计划。

(二)

晚上我们跟教会的传教士见面,一起去了一个美国教友的家。感受到了圣灵。感恩平安无事的一天。

本来有好多的感受,可惜此时此刻,困得睁不开眼睛了。晚安。😪😂




[20180131 Wed]

(一)

每天早上看东东吃早餐,真是让我哭笑不得。结婚之前,东东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偶尔吃点儿饼干什么的。结婚之后,天天吃早餐,已一年多了,但他还是很“痛苦”的样子,一口一口地好不容易咽下去。我知道他早上没有胃口,吃不下去,但就是逼着吃。知道他更喜欢面包或者麦片之类的食物,但就是不给。我要彻底改掉他近三十年的习惯。🤣

(二)

做护理的时候,院长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要是你有一个女儿,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她找了个对象。人还不错,但对象家里没有钱,买了不了房子,你会不会同意他们结婚?”

我立刻回答说,“不会。”

“啊?真没想到你会这么说,你看起来像是会说‘人好就行’的人……其实,这是我女儿的事情,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我补充说,这不是简单的有没有房子的问题,房子之外,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除非那个男的特有能力,是潜力股,我才不会把我的女儿舍得给他呢。

她对我做出一副另眼相看的表情。

回家一想,有些好奇一个“像是会说‘人好就行’的人”是什么样。🤪



[20180130 Tue]

下午三点东东忽然回家,手里还捧着花,吓了一跳。

我问他什么事,他说,他要去见从济州岛来的客户,需要洗个澡换衣服,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了花。❤️

看来昨天见那个朋友还是蛮有效果的,今天对我的态度格外温柔。😜

昨晚回家的路上东东说,他跟婆婆讲,给我涨零用钱。我说,千万不要。

我看婆婆一辈子都那么节俭,因为她几乎不关心饮食、护肤方面的事情,对物价的没有概念,涨也不会给我涨多少钱,涨一两千没有多大意义。

我说,再过几年,等他继承公司,给我一个月一千万韩币(约六万人民币)。他兴高采烈地回答,“没问题,那剩下的都是我的啦。” 他现在答应得好好的,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我要找时间把他的话录下来。

或许到时候一千万韩币也过不了滋润的生活。韩国今年最低工资涨了,但物价也涨了很多。下午去Homeplus,一根普普通通的西湖2500韩币(15RMB),有机的更贵。简单买了酸奶、香蕉、牛奶、面条,就已四万韩币。

别看数字吓人,现在的钱,还真没有以前那么值钱了。

不过,我看昨天的朋友,虽然零用钱比我多,还有我那么想要的孩子,但她看起来不那么幸福。她结婚也刚过一年,但她谈起她老公的时候,好像是已经生活了二十年的跟老公感情不好的中年妇女一样,没有一丝温情。

生活,钱,固然很重要,但感情,也是必不可少的。

[20180129 Mon]

(一)

昨天跟企鹅娜没有视频,虽然中间给她发过三封邮件,但还是有很多话可以聊。有像企鹅娜这样的妹妹,真好。要不是她,我可能早就去看心理医生了。

(二)

昨晚公公九点出门,凌晨四点回来。我以为他会在家睡一天,准备从健身房回来,去星巴克,结果我一回来,他已准备好出门了。

感恩独自宅在家里的时间。

(三)

晚上东东跟一个高中同学有约,是已婚的女生朋友。我知道她这个人,但从来没有一起见面聊过天。今天我本来不打算跟东东一起去,但她特意给东东打电话,希望我也一起出来。

跟她聊了近三个小时,心情明亮了很多,婚后的生活都差不多。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故事,听完她跟她婆婆的故事,我在某些方面的确是挺幸运的。感恩。


不过,正如我在结婚之前想到的一样,婚后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金钱方面。 


她结婚之后一个月零用钱三百万韩币(一万七左右人民币),没有孩子的时候还好,但有孩子之后花钱的地方很多,但她丈夫就是不肯给她涨钱,还说她不省着用。而且她的丈夫把钱交给他的妈妈管理,等等。很多问题,都是因为金钱。


我说我的零用钱只有一百万韩币,这也是两个月以前涨的。她说,“那确实少了一点儿,不过你公公婆婆不是有钱嘛,我的公公婆婆一分钱也没有。” 我说,存折里有再多的钱,要是用不了,那都是废纸。😝结婚之前,还是现实一点较好。生活,从头到尾,离不开钱。尤其是婚后的生活,需要花钱的地方特别多。



P.S. 她的儿子,圆嘟嘟的,特别可爱,很乖。


[20180127-20180128 Sat/Sun]

(一)

真是天外有天。好多感慨,但现在困得只想睡,明天再补或者留在回忆当中。

感谢东东的二舅带我们这么好的酒店。其实,他完全可以省一套房间的钱,感谢他记得把我们带上。

釜山希尔顿酒店据说去年七月份开业,酒店比我想象得好百倍。尤其是这里的早餐,是我目前吃过的酒店早餐中最好。酒店的早餐一般人民币两三百,第一次觉得物有所值。

我要更加认真攒钱,等企鹅娜回来,要跟妈妈和企鹅娜过来。

(二)

周六晚上在公公婆婆的房间,开了东东姥姥的生日派对,舅妈替我在大家面前朗诵了我写的信,二舅、姥爷、婆婆,还有我,都流了眼泪。

我喜欢东东的姥姥,每次看她,就会想起我的妈妈。是她一辈子的善行,让她的子女一个个都有出息,健康快乐。不知道得多少修养,才能有她们百分之一的包容心。

(三)

下午回到家,我对东东又发牢骚了。感谢东东对我的包容。东东的耐心真是让我敬佩。有时,心里还真有些害怕,万一哪天他受不了我,那该怎么办?

晚上,我实在不想做饭,我让东东自己煮方便面吃,公公的晚餐,我也没有准备。

我们因亚马逊的事情,正跟东东的表哥视频聊天的时候,公公从他房间出来,自己泡面吃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是,为了我的心身健康,我决定尽量不去做我不想做的事情了。女人不一定要照顾男人的每顿饭。而且不一定每顿饭都要吃得那么健康。😩

尽管我的这些行为以及想法让我自己也不好受,心里很是内疚不安。但我要坚持下去,直到习惯成自然为止。要不然一辈子都要服务,而我不想这么去做。

[20180126 Fri]

(一)

早餐时间,公公问我们有没有准备姥姥的蛋糕。我记得婆婆去年对我说,每年都是二舅的女儿准备蛋糕。以防万一,我让东东上班问下婆婆。而公公就这件事情一直在说,说这些事情应该提前说清楚,推来推去,最后谁都没有准备,那就完了。他觉得最好在这边订一个蛋糕,带到釜山去,怕到时候找不着蛋糕店。“就说是金真准备的……” 说来说去,他的意思就是让我准备蛋糕。听到这里,我就有些不耐烦了,我没好气地说,“我们已经准备好礼物了…”

他每天有的是时间,他那么担心,那他自己准备呀!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推给我做。他也许听出我有些不高兴了,没往下说。

东东吃完早餐,出门之前,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知道我生气了,拍了拍我的背。

东东真是一个高手,知道怎么让我自己认错并为此感到内疚。

但,我觉得照这样下去,我得去看心理医生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忍受到春暖花开…… 公公下午五点给我打电话时,他在八公山那边儿,我以为他今晚会在那里过夜,结果他今晚又回市里了。😩



(二)

今天依然是零下十五度,多亏婆婆给我的大衣,取礼盒的路上没有被冻死。回来发现,这次的礼盒跟上次的有些不同,钱,卷的更大些,显得钱挺多的。

从花店出来,我去了花店老板推荐的蛋糕店,买了块儿纽约芝士蛋糕,周五嘛,给东东一个惊喜。不出所料,东东看到芝士蛋糕,手舞足蹈。😜

1 2 3 4 5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