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昨晚我和东东应一位教友S的邀请,到她们家吃饭。

去之前,她就说,他们家很简陋,地方小,蚊子多,要有心里准备。我们到了之后发现,如其所言,她似乎忘了加一点,很乱。
前三者,我都能接受,“乱”则不易接受。而东东觉得这样的环境很有人情味儿,客人也会觉得舒服。要是我不那么在意卫生,他也想邀请别人到我们家烤肉吃……他话还没说完,我说没门。家里全是烤肉味儿,我受不了。

我们昨天才得知她19岁接的婚,20岁生的娃,大儿子在服兵役,35岁生了一个女儿,明年上小学。她先生受过洗,但现在不来教会了,偶尔参加教会的活动,昨天她先生也在家。跟她先生,我们昨天是第二次见面,记得第一次见他时,暗自吃了一惊,因为他左边还是右边,打了三个耳洞,金灿灿的,有点儿像流氓。不过,从经验中得出,这样的人,往往比那些看似正常的人更单纯。果不其然,人,挺好的。

昨晚回家的路上,东东说,他在那里看到了“幸福”。虽然他们家,只有我们家(公公婆婆的家)三分之一大,我确实也感受到了一种知足常乐之美。而且他们结婚二十多年,依然可以那么恩爱,很不容易(尽管东东很坚信我们二十年之后也会这样🤪)。

至少从小我所接触的教友似乎都懂得在“贫困”的环境中如何知足常乐,但世俗的我恐怕很难做到这一点。这也正是我最近在思考的问题,如何在教会和世俗之间找到平衡点。



昨天婆婆给了我一只口红,她让我练习化妆,从抹口红开始。我说了声谢谢,把它放在包里。婆婆却让我当场就试试看,她帮我看好不好看。

我说,我不习惯化妆。她反问道,“难道你一辈子都不化妆?别人都化,你为什么不化?!” 在韩国确实很难看到不化妆的人。

我笑着说,“我要与众不同。您看,我不化妆,不嫁得挺好吗?” 我看婆婆有些急了,故意逗她开心。打开口红抹了一下。

婆婆确实笑开花了,她温柔地劝我,“你先试试抹口红,这不更漂亮了嘛!”

上个月小姨看到我也说了类似的话,她说,女人在家,也得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擦点粉,化些妆。

我信心十足地回答,“东东喜欢我现在的样子。” 小姨摇着头说,“你太不了解男人了,你听我的,在家也好,出门也罢,至少抹点口红试试。”

那天我回来问东东,我是不是需要抹点口红。我很肯定他会说不。结果,他犹豫了会儿说,“在外面,要是像在家的时候这么漂亮,可以不抹,但你在外面皮肤看起来比较干燥……” 😅

当时很受打击的我想过买BB霜试试,后来不知怎么,还是放弃了化妆的念头,总觉得很麻烦。我看妈妈一辈子不化妆,也挺好的,主要是她皮肤很好。我在想有可能是因为没化妆,皮肤才那么好。懒人总能为自己找借口。

公公婆婆昨晚十一点到大邱,回家的路上,婆婆说,“我明天有可能起不来…” 我嘱咐她好好休息,不要愁公司的事儿。今天早上我又跟东东一起到公司。结果,婆婆早上六点半就到公司开始干活了……

这次公公婆婆从西雅图坐游轮到阿拉斯加州,婆婆走之前还“练习”吃三文鱼,据说阿拉斯加州的三文鱼特别美味。他们到了之后发现,三文鱼还不是季节,她只吃到一块煎三文鱼,还是用冻三文鱼做的,很难吃。

婆婆不太满意这次出行,泄气地说,她再也不去做游轮了。不到五分钟她却改口说,或许东欧那边可以去一趟,下次要跟家人一起去。

婆婆给了我一箱巧克力(企鹅娜后来告诉我,不是一箱,是一盒,好不好小姐?!),说是那边没什么可买的,她在飞机上买了些东西。说着,她忽然略带兴奋地从她包里拿出一支笔递给我。

“你公公在西雅图买了些东西,我看里面有一只红色的笔,就藏起来带给你。”


感觉好久没有好好记录了,以忙为借口,错过了好多个瞬间。

(一)

这周每天早上我跟东东一起上班,婆婆不在,我帮东东看着点儿。虽然我只上了半天的班,每天累得一回到家,就睡两个小时的午觉,才能恢复过来。再次切身体会到工作的艰辛。

公公婆婆现在在回大邱的路上,估计明天开始我就不用去坐班了。我要好好珍惜在家歇着的日子。要是可以的话,一辈子都不想上班。作为一名博士,这个想法很没出息,但每天坐班,确实很辛苦…… 我想做些轻松的活儿,但对我来说,唯独看书较轻松一些。🤪

(二)

企鹅娜回来的那天,东东就说,这周我有企鹅娜的陪伴,他就不陪我去教会了。他要去几家客户那边儿转转。

早上因为别的事情,我闹情绪,东东送我和企鹅娜到教会的路上,一直试着哄我开心。而我嘟着嘴不理他。到教我和企鹅娜就进去了,我在余光中看到东东的车出教会的大门。

我们找到位置,坐下来唱诗歌,唱到半截,忽然有人坐在企鹅娜旁边,是东东。

我眼泪哗的一下,又开始流了下来。








公公婆婆出行之前,叮嘱我每隔三天摘生菜。
不知不觉已过一周了……希望不碍事。
我怕虫子,叫东东摘。我在旁边指导他怎么摘。
东东有生以来第一次摘生菜,Mark一下。其实我也没有摘过。🤣

早上起来我打开冰箱,竟然看到王老吉。我摸了摸眼睛,确定是不是在做梦。本来我想立刻打开咕咚咕咚喝掉的,但只有两盒,打算下午回来再慢慢品味。

下午从公司回来,去银行的路上,带上王老吉,一边喝一边走。

那个美味,是家乡的味道。仿佛身在中国一样。

感谢企鹅娜千里迢迢带给我唤起回忆的味道。

翻新的餐椅周六就到了。我特意选了红色。

其实,结婚之前我很喜欢蓝色。直到有一天给我算命的人说,我身体寒,想怀孕,就得近红色。从此以后,红色,成了我最喜欢的颜色。虽说我不迷信,但我想,也不能完全不信。

一开始我选红色,给我翻新的阿姨小心地建议说,“您可能后悔…” 我征求婆婆的意见之后,还是选了红色。婆婆知道我最近千方百计近红色,就欣然答应了。

翻新之后,那位阿姨说,没想到会这么好看。

我也觉得挺好看的,再用两年,把其他的餐椅也要像第一张图片的餐椅那样,椅子面儿也要换成红色。🤪

婆婆昨晚看到餐椅,用恳求的语气再次提醒我,给沙发翻新的地方打电话换餐桌和餐椅的皮。其实,她跟我说很多次了,我一直懒得换,上午终于解决了这件事。

上午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下午就过来拿,速战速决,不过可能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把它们拿过来。

婆婆让我们在他们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住到八公山那边儿,家里的狗,没人照顾。但八公山那边虫子很多,加上那里基本上没我们的东西了,住一天还可以,住十多天,恐怕很不方便。

不过,现在这边没了餐桌餐椅,真有可能需要住在八公山那边了……🤣

结婚之后,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情况,尤其频繁发生。

晚上我们本来要去教会听英语课,刚刚东东打来电话通知,晚上得跟公公婆婆一起吃饭。

后天公公婆婆要去旅游,离开两周,他们坐游轮去美国那边。

按照“惯例”(每当公公婆婆出去旅游,婆婆希望我们给他们零用钱,哪怕是10万韩币,这样他们才觉得有面子),为了让公公婆婆有面子,上周我换了400美金,打算一个人给200美金。

结果,上周婆婆托东东给我1000美金,说是我给公公的。有时,真佩服婆婆,她想得这么周到。

估计婆婆也知道我和公公的关系远不如以前,我瞎猜公公肯定对她表达了他对我的不满,而她有可能很想替我挽回。所以每次有什么需要我“出场”的事情,婆婆都会替我事先安排或者暗示。

这点还是挺感谢婆婆的。

我给他们写了简短的信,信写多了,发现自己真可以提笔成文了。🤪
















P.S. 我的预感错了,乐乎又可以发图了!

有时,与人比较,不见得是坏事。

比起我昨晚见到的那个姐姐以及我在教会遇到的那些人,我的生活真是太安逸了。我的一些小情绪和生活中的鸡毛蒜皮都不是事儿。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尽管我不喜欢社交,但像昨天这样,偶尔见见别人,听听他们的故事,还是蛮有助于身心健康的。

只是希望,以后尽量克制自己不要说太多自己的故事。

大概两周以前开始,乐乎的视频没办法播放。这周开始,没办法上传图片了,貌似是在限制国外的用户。我有一种预感,在这里可能一直发不了图片。

想来想去,还是新浪长久不衰。

我的新浪微博账号@是金针菇

我会同步更新。

昨天我第一次去插花班,我一进去,花店的老板对另一个学生说,“是她老公给她申请的课”。东东成了花店的传说,成为梦寐以求的老公。

东东为人做事,常常让我很有面子,像上周六参加教会的活动,他建议说买些东西跟大家一起分享,两手沉沉的。活动当中,跟大伙儿聊得比我合得来。以前在中国的时候也是,凡是跟我有关的事情和人,他都大大方方,从不吝啬。而且不管我做什么,他都会支持我。

今天晚上,我要自己去见教会的一个人,没法给他准备晚餐。他的第一句话就是,“需要我送你吗?”

跟他相比,这点我做得很不好。每次他说要见朋友,我都板着脸问,“谁?!我看他没什么前途,有那时间还不如睡觉呢。你要小心一点,我看他将来肯定要跟你借钱。” 等等等等。东东的朋友,没有一个我喜欢的,善良是善良,但仅此而已。我呢,除了跟工作和家人有关的事情之外,凡是东东偶尔见的那些狐朋狗友,我心里都是有些抵触的态度。总瞎担心他们害了东东。其实,最令人担心的是我自己。

啧啧。

我要好好反思一下。



企鹅娜又离开我了……虽说大约一周以后回来,心里还是落寞。企鹅娜和东东说,我可以跟花店的老板交朋友。

我哭鼻子,不是因为没有朋友,而是舍不得企鹅娜。我自私地希望把她一直留在我的身边,不让她走。😢

P.S. 乐乎貌似又出问题了,这次是不能上传图片。

昨天偶然看到我以前写的韩语博客,挺逗的。简单翻译的话,如下:


如果……如果,我结婚的话,一定要跟一个懂得享受孤独的人结婚。一个人可以在西餐厅吃饭的男人;无聊时,不自觉拿起书的男人;不用聊天工具的男人;一个人旅游过的男人;喜欢独处,但需要与人相处的时候,又懂得合群的男人。

倒是能想到这么一个人。


东东并不是这样的男人,他似乎连一条都不合格。但至少到现在为止,如果回到过去,让我做出选择,我还是会选择东东。

我生日那天,企鹅娜在贺卡中,有一段是这么写的:

“Thank you for showing me what it is like to marry someone you look up to and how cute a marriage could be.”

大概的意思是:谢谢你让我看到嫁给你能尊敬的男人是怎样的生活,并婚后的生活可以有多么可爱。

看到企鹅娜的这段文字,我在心里默默松了口气。我一直有点儿担心她看到我结婚生活之后,觉得结婚是件恐怖的事情。🤪


尽管东东的很多小习惯,都不符合我以前的标准,但是结婚之后,我从没有为这些事感到嫌弃、讨厌或者不满。东东的为人处事以及对工作的态度,让我比结婚之前更加仰慕他。这也是我为什么那么容易地对他使用敬语的原因吧。

他就是,将来我的女儿喊着要嫁给像爸爸一样的男人,将来我的儿子喊着要想成为像爸爸一样的男人,那个人。



今天我跟企鹅娜回了趟全州回来,终于吃到我念念不忘的新浦友利饺子的泡菜饺子。

除了饺子,企鹅娜还准许我吃妈妈平时不让我吃的筋面,说它不易消化。

好吃是超级好吃,但是吃完了之后,一下午和晚上都没有胃口,好像真的有些消化不良。

看来还是得听妈妈的话。听妈妈的话准没错。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听,怎么知道妈妈的话没错呢?🤪


Photo by 企鹅娜

企鹅娜这个孩子特别好养活。
晚上我只是给她煎了一份豆腐而已,她就很感激,还用两个拇指给我点赞。

就像妈妈说的,越是懂得感恩,令我感恩的事情接踵而至。

一转眼,五月份接近尾声了。


我本来每个月可以随便支配的生活费只有80万韩币(约4700人民币)。月初收到额外的零用钱,这个月有330万的生活费(约2万人民币)。结果现在只剩17万韩币(约1000人民币)……

看来企鹅娜的话是对的,她说,“你即便每个月拿到你天天念叨的1000万韩币(约6万人民币)作为生活费,对你来说,还是不够。”

我当时做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怎么可能?

实际上,有可能。

我大概翻了翻这个月生活费的去处,至少一半以上都是为家人消费的。

我只要手头有钱,对家人从不吝啬,而且我不喜欢“以后怎样怎样孝敬”这样的话。所以平时我对我和东东的家人,在我力所能及,不,经常做出一些超出我能力的消费。因为谁也无法保证,下一秒他们还会不会在我们的身边。

这几天我本来还怪自己花钱大手大脚,看来,我该摸摸自己的头。🤪



这次收到的生日礼物中,最喜欢的一件礼物是Yogibo的懒人沙发,是企鹅娜的惊喜。

上周我们去Starfield,第一次了解到这个品牌,坐着、躺着、倚着都特舒服。上次东东对这家的产品尤为恋恋不舍,看了又看,试了又试,最后闹出这样的笑话:

生日那天,我跟公公婆婆去了釜山,东东先到的家。东东看到门外站着巨大的快递,而箱子上面写着Yogibo,欣喜若狂,理所当然地以为是为他买的。我和企鹅娜回家一看,他不仅拆开了箱子,竟还睡在这张沙发上。如果那天婆婆没跟我们一起回来,东东有可能不在这个世界了。是婆婆救了他的命。🤪

Anyway,企鹅娜看我每次午休,要么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要么睡在地板上(公公在家的时候,我都会睡在地板上),挺可怜的。特意为我准备了沙发床,平时可以当床、沙发、椅子,靠椅等等。

此时此刻,懒懒地靠在这张沙发上,昏昏欲睡,幸福。

生日一大早的“晴天霹雳”。

早上八点来钟,也就是半个小时之前,婆婆来电话,祝我生日快乐。然后,说把明天的计划改到今天来,公公婆婆现在过来接我和企鹅娜去釜山。没有妈妈,没有东东,就我们四个人。😱

本来说好明天东东开车,我、企鹅娜、妈妈和婆婆,共五个人一起去釜山吃螃蟹,逛outlets。我觉得这计划相当完美。结果……

婆婆听我的语气有点勉强,说,“你要是实在不想去,可以不去,但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公公难得提出来带我们出去。”

你们说,她这么说,我能说不吗?

我向来不太喜欢生日,生日有太多身不由己,当然身边总有一些人关心我,祝贺我是件值得感恩的事情。我以为这次生日总算可以简单轻松地过了,结果还是未能遂愿。

是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可以慢慢懂得“身在福中知福”。

感谢企鹅娜陪我去,如果不是我的生日,她肯定像上次一样,订了回全州的票。🤣

在芝善送我的礼物当中,最喜欢的一件是这本日本大阪攻略书。

七月初,企鹅娜要去日本大阪进修语言,可能是半年或一年。据说韩国人学习日语较简单,日语的语法跟韩语很相似。

企鹅娜一个人到那边儿,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甚是令人堪忧。

所以我也要跟着她去了,陪她住半年回来………………开玩笑。我只去两天,看她安顿下来,考察一下周围的安全和环境,还有美食!🤪

其实,我到那边肯定也帮不了什么,但总比一个人好吧,哪怕是短短的两天。

这是我最近每天必翻的一本书,这样翻着看着,说不定到时候,我可以当导游呢。

上个周五我在公司又差点爆发了。

我们往美国亚马逊仓库发货时,用的是空运,从韩国到美国,运费自然不便宜。定商品价格的时候,要把运费的价格也考虑进去。

一般空运一大箱子约五六百人民币,如果动动脑子,可以装四五十件商品,这样一件商品的运费大概是十块多一点。

那天东东的堂哥在准备发货,把商品装进箱子里,而我对着电脑翻译一些东西。企鹅娜在旁边看着他装东西,过了一会儿,他对企鹅娜说,“哇,差不多装好了,这个箱子正好。”

我看他快要封箱子了,去看了一眼,结果我看到好多个空间,我问他,“装了多少件商品?” 他说,“二十件。” 听到这个数字,我已有些气了。我又问,“空运这个箱子多少钱?” “大约四五百吧。” 他说。

“你别说大约了,先去算算。” 我的语气已很不稳定了。

他算了一下,约五百人民币。

“五百除二十是多少?” 我问。我看到箱子时,心里就已经有数了,却特意让他自己算一算。他没底气地说,“二十五……”

当时,真想让他就此走人或者对他破口大骂,特想问他脑子是用来干嘛的?

如果他是从来没有往亚马逊发过货的新手,我不会这么气,但据他“当年勇”,他往亚马逊发过几百次货了,卖出几千件商品。如他所言,即便他的脑袋忘记了,至少他身体还记得。

一件商品的运费翻倍了,意思就是我们要亏本了。因为竞争激烈,我们也没办法提高价格。而他真打算就这么发货?幸好这次我发现了,虽然没多少钱,但积少成多,像他这样的做法,才是真正的马虎呢。还敢说我马虎?!

虽说我做事经常也笨手笨脚,但我对他真是越来越没有信心了。加上他还没开始在这里工作之前,我们讨论周六要不要上班的问题。他很坚定地说,在很长一段时间,肯定顾不了周末,要加班。结果,他自从上班之后,每个周末都休息,而且像昨天那种佛诞日一样的公休都会休息。真是服了他了。


就像东东说的,请他过来,是为了我们省心省事,现在搞得既不省心,又不省事,

昨天东东来回开了近八个小时的车带我们去了位于韩国高阳市的宜家和Starfield。

周日这样出去转转,累是累,但也挺好玩儿的。

不过,我很少跟东东提议带我出去玩儿。这次也是东东有事要去那边,我们才跟着去。

我这“无业游民”每天都是个周末,只要东东上班,我想干嘛就干嘛,想睡多少就睡多少。而东东,一周只休息一天,唯独周日可以睡个懒觉,享受宅在家的时光。

尽管东东说,他喜欢出去转转,看新鲜的事物,就是休息。但对于一周工作六天的来讲,周日还是应以休息为主。健康,是需要在健康的时候好好管理。

公司的“代理”(职务名称)在公公的公司工作了七年,现在才31岁。一直看着强壮的他几周前身体突然出了问题,去了几家医院检查,都让他去大医院看一看。听说今天下午检查结果出来了,不理想,后天要去更大的医院检查。

我跟他虽不熟,但真是由衷地替他担心,包括东东也是。他的女儿刚过周岁…… 真心希望不是什么大病。

上个周四收到了第一份生日礼物,几乎每年,芝善都是第一个送我生日礼物的人。在她看来,生日礼物绝不可以迟到。

当我打开贺卡,一看内容简短,以为我不会哭,结果还是哭了。🤣🤣🤣

对她,在我内心深处,有一份歉意。就像她写的,我会呵护我所亲近的人,尽我所能对他们一味地顺从、付出。而我所亲近的人,却只有家人。

有段时间,企鹅娜跟她闹别扭,互不联系。我也没有跟她联系,连试都没试过。后来她有些委屈地诉说,我只把她视为企鹅娜的朋友,从未把她当我的朋友。

我当时没有辩解,是未能辩解,因为这是事实。如果不是企鹅娜,我跟现在的一些朋友肯定维持不了这么长久的友谊。

她写,“听说朋友是我们自己选择的亲人。”

想想现在我能称为朋友的那几个人,确实是如此。

她在信里还说,在世界上似乎没有不变的,都在变化,但她祈求我和她的关系永远持续下去。

我很少用“永远”这个词,因为它靠不住,尤其是对我这样薄情寡义的人讲,别说是永远,半年都很难说。但当我读她信的那一刻,在心里默默点了点头。

➡️ 乐乎的视频有问题,如果想看,可以点击这里。😜

下午我们去了据东东说没什么可看的玫瑰公园,看来以后东东的话需要亲自证实一下。🤔

公园比我想象得还要大,有各式各样的玫瑰。有些玫瑰大得像是莲花,转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普通的玫瑰最好看。

昨天我跟东东的堂哥说,企鹅娜回来陪我的这段时间,我开朗了很多。

确切地说,心里得到治愈。她回来前,我的心里有“怒”。在表面上,是对他人的怒,实际上是生自己的气,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抑郁”。好在企鹅娜及时地回来,没发展到去医院的地步,但我知道当时的状态相当严重。多亏企鹅娜,那些乌云已形影无踪,几乎每天都嘻嘻哈哈的,连备孕的焦虑都抛在脑后了。

他说,“等到七月份,没有企鹅娜的陪伴,那该怎么办?”

是啊,该咋办呢?😢😭



八个橙子,可以榨出1000毫升的橙汁儿。
这瓶罐子杯,一瓶可以装400毫升果汁儿。企鹅娜和我,一人喝了多少毫升的橙汁儿?写着写着,像是小学的数学题。

下午去公司的时候,打算带一瓶给婆婆,一瓶留给东东等晚上回来喝。企鹅娜真贤惠!

外面鲜榨橙汁卖得真贵,上次在新世界百货买了一瓶500毫升的鲜榨橙汁,9500韩币(约60RMB)。周二在Costco买了一箱橙子(有二十多个),才15000韩币(约88RMB)。下次不到万不得已再也不在外面喝橙汁了。

晚上7点28分,大邱的天空。

记得刚搬到这里,天天都对着窗户拍照。每次拍照,婆婆会笑着说,“我刚住进来时也天天看着窗外赞叹,不过,住了一个月就没什么感觉了。”

我在这里已住一年多了,但还是忍不住对着窗户拍照,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的天空,怎么拍都是一幅画,根本不用修图。

听东东说,婆婆让我随便挑一个名品包,作为生日礼物,让我们去逛逛,选好了,她给钱。

一听到这消息,我嘴上说,“啊?不会吧?我都没做什么好事。” 心里却很高兴,立刻想到几款包包,企鹅娜看着我说,“你看你,乐得嘴角都挂到耳边上了。”

但我的兴奋劲儿很快过去了,我跟东东认真地说,“我不买了。”

有时浏览instagram,经常艳羡别人有那么多名牌包包,而且我会定期浏览一些品牌的官网,看看新款包包和鞋。我跟东东多次抱怨,我不喜欢A货,哪怕只买一个,我也想要正品。(因为婆婆以前经常给我买来A货。后来东东“一气之下”告诉婆婆这个事实,就不给我买了。😅)

但是到了真让我买正品包包,我却觉得没有必要。我有两个正品包包,被我背得倒像是A货了。再说如果不说,其实我根本分辨不出来真假。

我想了想,用那笔钱买书,以韩国的书价至少能买两三百本了。

不过,挺感谢婆婆的。我前段时间跟公公住在一起时,表现那么差,她不仅不记恨,还想着给我买连她自己都不舍得买的正品。婆婆的意思是,趁她还在工作的时候,挑一个,等她退休了,就很难给我买了。我笑着跟东东说,我看婆婆至少还会工作十年,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下午我被东东的堂哥“批评”了。一个完美主义者和一个马大哈共事,这是必然的结果。

他大概三周以前开始在公公的公司工作,由他负责网络销售(美国亚马逊),从搜索商品的可能性、拍照、PS、包装、广告、到计算利润,需要他处理的事情很多。

而我主要帮他翻译商品的名称以及特征,东东抽空帮他包装,现在还是起步阶段,并不需要更多的人手。他来之前,我和东东经营了四个月,就是照片不够专业,其他方面做得还行,颇有成就。

我和东东工作起来,很快,灵活,也较马虎。而东东的堂哥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每天早上上班,先定一天的计划,然后有条不紊地照着计划做。在我这马大哈看来,他说话和做事慢条斯理,跟他在一起工作,我时常感到窒息。

下午他要求跟我语音开会,我以为大概半个小时就会结束,他要跟我讲共十件商品,结果他讲其中的两件就花掉二十分钟了。我有些不耐烦地跟他说,“可不可以我自己先弄,你过目之后,需要补充的回头再补?”

他就有些恼火了,他说,一般公司开会短则一小时,长则四小时,像我这样现在就要离开,破坏了他一天的计划。他没办法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而且像我这样回头修改,把事情做两遍三遍,这样浪费更多的时间,应该在第一步就得做到最好,这样就不用修改了。他还知道我觉得他很闷,东东觉得他有点慢,他都感觉到了。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做事要做到尽善尽美,他不想像我那么马虎。他的工作性质,没我看得那么简单。他工作并不是为了赚大钱,而是为了成就感。还说,要是想赚钱,就不会来这里了。等等等等。

他跟我讲了近一个小时,他头头是道,我无言可对,只能认错。不过,我真不习惯这种规规矩矩的工作模式,而且心里很难排出他会不会只是纸上谈兵的疑虑,也不知道是否他说得那样有效率。他之前说,今年之内一天可以卖出百件商品,而现在一天顶多卖出五六件商品。目前短浅的我,从目前的形势怎么也看不到他所说的成果。

🤔


对了,这是我们在美国亚马逊的网站。

www.amazon.com/shops/shoppingtime

昨天下午东东的表弟开车陪我们去了Costco,是企鹅娜最喜欢的大型超市。我有这里的会员卡,以前每周都去一次。每次去这里至少会消费20万韩币(约1200RMB),会买一些可以不买的东西,后来为了省钱,就不去了。算算,已经近一年没去了。

前天心血来潮,约了东东的表弟,以前听他说过,他从来没去过这家超市。

东东有俩表弟,都是大舅的孩子,下午陪我们去的是哥哥。他们兄弟俩都很胖,哥哥更胖一些。弟弟有一种招人喜欢的魔力,朋友很多,天天都在外面玩耍,现在复学之后,玩得更疯狂了。而哥哥在大舅的店里工作,胖到膝盖关节有了问题,平时下午两三点就下班。下班之后,他喜欢在家宅着玩游戏,朋友不多,缺乏自信。东东的舅妈、姥爷、姥姥都挺担心他的。我想过陪他锻炼或叫他出来活动,但我自己就不喜欢户外活动,没有付诸实践。

昨天我们仨一起逛超市,他也挑了一些东西,给舅妈的三瓶红酒,给弟弟的零食,奶茶之类的东西。我是想着帮他买单的,我买水果的时候,也多买一份,打算给他。

结账的时候,我以为他会把他选购的东西放在一边分开结账,结果他把所有的东西混在一起。我以为他会在我结账的时候,试着给我钱,结果他不但没给钱,连谢谢都没说,里面好像没他一件东西似的。没有给我说“不客气”或者说“我来我来”的机会。

幸好我本来就打算帮他付账,如果没有这个打算,肯定觉得更加荒唐。而且我知道他善良,我也很喜欢大舅和舅妈,所以也觉得无所谓。

我回来分析了一下他的这种行为,公公婆婆在亲戚当中最有钱,每次一起出去活动,基本上都是他们出钱。他是从小看着这样的场景长大的,就理所当然地以为我会买单,也不必客气。

不是不能理解,就像企鹅娜说的,是我小心眼。但从长远的角度看,我以后叫他出来,肯定会犹豫一些,先得看看钱包,钱够不够。还有以后要注意自己是否对别人,也是以这样理所当然的态度接受的。😅😅

不是每天都能看到蓝天白云,天气好的时候,一定要出去走一走。

周日在八公山,Photo by 企鹅娜




1 2 3 4 5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