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娜的姐姐,女博士,韩国人。
这将是美好的回忆。
A Blogholic.
A Chocolate lover.

爸爸下周会回国一趟,也许会像之前跟妈妈来大邱住一晚。他们过来看我,我当然很高兴。只是妈妈每次只要跟爸爸一起来打球,都想跟公公婆婆一起吃顿饭。


这点让我有些心烦。


一是尴尬,二是妈妈总会说些让我猝不及防的话。有一次妈妈跟公公提到公公婆婆吵架的事情,说那件事吓到我了。当时我在旁边特别汗颜。因为我一结婚公公就跟我说,这边的事情不要外传。我后来问妈妈,为什么提起那件事。她说,这样他们吵架才会注意一些。


平时妈妈在外人面前话很少,但在公公婆婆面前,话还是蛮多的。有时她会说些夸我的话,这也让我特别无语。何况今年年初开始,也就是公公他自己在公寓跟我们生活三四个月之后,我跟公公的关系远不如以前,总有一些隔阂,所以我很心虚。公公婆婆在我爸爸妈妈面前都没有什么可夸我的了,他们见面的话,却要说写客套的话,想想就会脸红耳热。

下周二是第十二周,爸爸妈妈可能周三过来,妈妈让我要不提前约公公婆婆一起吃晚饭。我说,周二产检之后再说较好。我跟公公婆婆三个多月没见面了,我本来想,下周二他产检后,跟他们一起吃饭聊聊天,套套近乎。我这么久没见他们,下周就直接跟我的爸爸妈妈一起见面,总觉得很尴尬。


总而言之,一想到这里就头疼。真不明白妈妈为什么总想跟公公婆婆见面……


这本书的作者是在韩国颇有名气的影评人李东真。


以前在南开上学的时候,听姐姐们说过,他有个播客,专门谈书,很有名。当时她们都喜欢听这个节目。

我试着听过几回,却始终没有养成习惯。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之一也许就是不喜欢听—不听音乐,不听播客,不听别人讲话。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我喜欢看文字,喜欢看书,喜欢看别人的故事。


他在这本书谈到有关读书的一些想法和我感受。他不仅喜欢看电影,还爱读书。他收藏着一万七千多本书,其中一万多本都是他自己花钱买的。通过无数次的失败,他成了会挑书的一个人。我买这本书是因为他在书后面推荐了他精挑细选的五百本书。以后买书的时候,可以作为参考。

我没像他那么热爱看书,他在书中也提到的那样,我看书是为了“装模作样”,希望看起来有文化。他说,在现在这个社会,这种装模作样也是必要的。

人人往往认为脱离日常生活的琐碎才是有意思的。所以我们特意挤出时间,做些远离日常生活的事情,去没去过的地方,做没做过的事情。在这些行为中,我们可以得到快乐,但快乐是暂时性的。跟幸福不一样,作者认为幸福是具有反复性的,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日常生活中才能感受到的。比如说一个人每天都有读书的习惯,而因这个习惯感到快乐的话,他则每天都能幸福。

书中他引用了17世纪哲学家帕斯卡的话,“人类不快乐的唯一原因是他不知道如何安静地呆在他的房间里。”

Can’t agree more.
































“尽管你怀孕了,但在家能不能不穿那种衣服!肩膀宽宽的,像男人一样。” 


“你能不能换条裤子,看你没有立体感的屁股,我都替你汗颜。”


这都是我妈妈说的,她总担心东东会嫌弃我。


我信心十足地安慰她说,“这点你真不必担心。东东今天早上也赞叹我像个明星一样,每天都说我漂亮呢。” 


妈妈一听,笑个不停,好不容易打住笑说,“你应该把东东的话录下来,希望他永远不要变。”


看她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我嘟了嘟嘴,没有往下说。


其实,我也明白女人不管结没结婚,都要好好管理自己。不过,婚前婚后,我一直都是这样子,大大咧咧,依然不懂得打扮自己,不爱照镜子。每次出门,我只要五分钟,东东却至少需要半个小时。


多亏爱买衣服的婆婆,漂亮的衣服多了,却不知道如何搭配,婆婆给我买的好些衣服,我一次都没有穿过。


我有时也想学学打扮,化妆什么的。但懒惰的本性,实在难以改变。在这方面,恐怕以后也很难有什么变化。希望我能好好保持体型,只要不胖就好。等明年团团健康出生了,我就开始运动。🤪

东东说,他心里还没有准备好仔细看这样的照片,他觉得较害怕。我说,“有什么可怕的?这可是新的生命呀,再说他/她现在越来越有模有样了,你看!” 我照着轮廓给他画了画,他才看了一眼。


也许他听到他嫂子多次流产,害怕无能为力的失去,所以不敢过于用心。其实,我也害怕失去,每天都会有惴惴不安的时刻。但我试着享受此时此刻的奇迹。


昨天换到家旁边的医院,感谢家附近有这么不错的妇产科医院。昨天是第九周,医生让我过完三周再来。但我打算中间再去看看。


昨晚我还订了月子中心,交了订金,因为公司的代理跟东东说,月子中心要早点订,要不然没位置。希望我在明年五月顺利住进月子中心。

一。


感谢阿姨周六也过来给我们打扫,尽管有时不太满意她打扫的方式,但每次她做完打扫,家里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据说这个阿姨在东东家里工作有二十年了,东东表弟家也是这位阿姨帮忙做卫生。


我本来想过段时间,就不请阿姨来打扫,但从这几周的观察来看,还是有必要请她来打扫,就像现在一周一次。


只是最近发现,她比两三个月以前老了很多,这样的情况不好问,我也没说什么。希望她健健康康的。


二。


上午在朋友圈看到,一个朋友的结婚照,很巧的是,昨天我在翻我以前博客的时候,读到的好几篇都有他的名字和影响。回忆起他的种种好,心里甚是感恩。


他的新娘看着很小,也很漂亮,跟他绝配。引用他在朋友圈写的话,希望他的现实一直都比梦想更美好。


三。


刚刚忽然发现,最近我的物欲大大减少,几乎是零。是不是因为有团团了,还是因为经文读多了,以前每天有那么多想买的东西,现在却一个都想不起来。或说,那些我曾经想买的东西,现在看来显得如此没有必要。衣服也好,包包也好,鞋子也好,首饰也好,都是身外之物。其实现在我已有的那些,都够我用一辈子了。


尽管没有爱马仕的包包,卡地亚的手镯,劳莱士的手表,但此时此刻,很知足。只是希望我的这种知足不是暂时性的,需要一直培养下去。🤪



感谢妈妈每天不厌其烦地打电话关心我的每顿饭。感谢她让我意识到不能把孩子的生活等同于自己的生活。不管在妈妈的眼里,孩子依旧多么不懂事不可靠,一旦到了一定的年龄,自己的人生,是要自己走下去的。应该早早地帮孩子培养独立思考、独立判断的能力,并因自己的判断而得到的结果,都要由自己去承担。


希望等团团健康出生了,我教他或她的,不是如何好好听妈妈的话,而是如何在上帝的福音中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判断。



第八周零二天。


昨天听到团团的心跳声,比上周还快,而且长高了,1.83厘米。这么小,竟然还有心脏,真神奇。


企鹅娜上个周六下午到大邱,今天就已出发到大邱机场了,要回大阪。


仅仅住了四天。舍不得她离开,但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还是回去得好。她在的这几天,除了医院,我们哪都没去。连家附近的易买得都是她一个人去的。


妈妈一天到晚忙着照顾我,企鹅娜像保姆一样,一如既往地洗碗、打扫、洗衣服、倒垃圾,给妈妈省了不少事。


等她十二月份回来,我应该可以像普通的孕妇一样,随便走动了吧。


感谢企鹅娜这几天的陪伴,她永远都像是一个大姐姐一样,眼神里总是散发着在她年龄罕见的慈祥和温柔。


倒计时开始,D 87天!


See you in December!

以前很喜欢这首歌,虽然唱得不好,但每次唱出来,心里都会有触动,想起那些错过或即将错过的人。


早上他提起这首歌,我特意找来听了听,依然好听。只是忽然明白,原来错过有些人,是为了遇见现在的这个人。


婚后的生活,因为我歪曲的性格,有时虽有些不如意。但至少到现在,我还没有想过,要是当时跟别人在一起,会怎么样。没后悔过跟东东在一起。往往都是,尽管这样这样不太开心,但因为东东,这个结婚是好的。


当然以后的日子,谁也无法保证。尽管我多次见证十年始终如一感情,但作为双子座,还是觉得人的感情是会变的。他不变,有可能我变。只是希望这个感情变得越来越好。



在韩国,书很贵,仔细想想,好像只是比中国贵而已。一本普通的书大约七八十人民币,也有很多一百以上的。


习惯了在中国享受价廉物美的书籍,回到韩国之后,舍不得买书看。


而这个月以做胎教的名目买了近二十来本书,刷的是公公婆婆的卡。照这个趋势下去,估计等团团出生的时候,客厅里全是书。


尽管我总喊穷,说他们零用钱给的不够。但他们对我是挺慷慨的。只要我开口说,需要什么,必定都能得到。就是我有时不愿意开这个口,我还是希望有足够的零用钱,自己买想要的东西。早上银行的姐姐说,现在哪有结婚之后,还是婆婆管钱的?


不过,将来如果婆婆让我管钱,我可能觉得头很大。现在手头的钱虽然有限,但可以随便花,不用存钱或者理财,挺省心的,也很感恩。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考虑。现在暂且享受这种不必理财的生活。


妈妈这次过来给我带了好多件孕妇装,我嘴上说,这也未免太快了吧,但还是穿上了妈妈带给我的衣服。

这周一直没有胃口,周三呕吐之后,更加不想吃东西了。妈妈周五晚上过来,一直给我做很多可以我吃得下的食物。神奇的是,再不想吃,只要妈妈喂我,我不仅能吃得下,还觉得倍儿好吃。

本来明天应该去医院做检查,但公公婆婆去旅游了,周一下午回来。婆婆不在公司,东东没办法陪我去医院,只能改到周二。

妈妈多次问我,公公婆婆得知怀孕消息后是什么反应,我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让我注意休息。知道他们是很谨慎,毕竟他们经历过东东嫂子的几次流产,估计他们的心已经凉了。往好处想,他们不想给我施加任何压力。但我结婚以来,第一次有身孕,他们的这种谨慎到冷漠的反应让我很失望。

这次怀孕,最高兴的最揪心的最心疼的最担忧的最期待的最照顾的,是我妈妈。还有企鹅小姨😜

希望你永远记着这一点。❤️

下个周一有第二次血检。但周一做完第一次血检回来,我实在等不到下个周一,周三跑到附近的医院,做了第二次血检,上升幅度很正常。这家医院给我打电话,我可以在周六过来b超。

我昨天很迫不及待想去医院检查,但昨晚东东说,“你周一要去医院做检查,明天又去检查,这样好吗?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我当时说,没事,说我已查过了,在网上好些个专家都说没事。

但是今天早上心里异常紧张,我在网上再查再搜,看到有一个人讲得很有道理。他说,进行多次b超,不可能对子宫完全没有影响。还说,一般流产,是因为胎儿不正常,即使我早早地发现,也没有什么挽救的方法。有那时间,不如注意饮食,调整心态。

看完他的评论,心里不那么焦躁了,慢慢安静下来,取消了今天的预约。还是等到周一,去原来的医院。

人生的第一个身孕,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虽然等待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也是好不容易盼来的,所以不想失去的愿望格外强烈,导致度日如年,心神不宁。

但从过去的经验,我也应该学到,有些领域,不是人可以掌控的。再怎么争取,也徒劳无功。该来的,定会来,目前我能做的就是默默遵循神给我安排的计划。

不要因那些目不暇接的网上信息和他人的经验而担忧,想傻子一样享受当下的快乐。


p.s. 感谢大家的祝福❤️

덩이

这几天心情起伏格外大,有时觉得拥有了全世界,有时烦躁得连一个假笑也给不了。也许,怀孕的女人都这样子吧?

是的,我怀孕了!

因为周围有一些流产的经历,家人都是嘘嘘的态度,不让我告诉其他人。周一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一直没有向外声张。现在到处宣扬,确实为时尚早,现在还是一个胚胎。但我越来越不喜欢这种嘘嘘的态度,对肚子里的胚胎不公平。就像爸爸说的,每个人都身体状况不同,说我身体健康,肯定一切都会很好。希望是吧。

我就不告诉那些爱管闲事的那些亲戚就行了,免得他们多嘴多舌。再说,不管以后的结果如何,我不想错过当下的情感,所以还是赶紧公开,留下一些记录,得到祝福。

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身孕。其实,我在心里默默准备了等个十年的打算,因为我曾经的种种过错和邪恶,我是罪有应得。真没想到会来得这般快,依然难以置信,坐立不安。我跟上帝多次祈祷,尽管我是罪有应得,但看我周围诸多好人的情面,赐给我一孩子。我想很多人的祈祷应验了。

尽管接下来要越过的山很多,一个接一个,尽量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那些小山最终也成为过去式!

结婚之后,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你嫁得真好!一开始我有些不服气,半开玩笑说,“是东东娶得好!”东东只要在场,都会真诚地在我身边同意我的话。

昨晚教会的活动,大家都说我嫁得好,东东不仅能融入到其中,还尽他所能,一直收拾到最后。而我一动不动,跟别人聊着天,让东东给我拿这个拿那个的。有个姐妹还让她女儿向我请教怎么能像我一样嫁得好。

回家的路上,我给东东讲这些事,夸他融入得好。而他却说,“社会喜欢的不是像我这样默默做事的人,喜欢像你懂得调动气氛的人。” 每次被夸,他要么夸我,要么把一切归功于我。不是那种耍嘴皮子,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今天在教会有些人依然夸他东东的为人处事,说我怎么那么有福气。这个姐妹早上正好看到东东给我打伞的样子,她问我,他怎么那么绅士?是与生俱来的?还是教育得好?

我本来想是教得好,后来一想,他的品性是与生俱来的。他的那种谦卑、向善的品性,是我一辈子都很难学来的。

随着结婚的日子越长,我越心服口服地承认,是我嫁得好,是我的福气。

昨晚听企鹅娜说考试考砸了,我以安慰的名目说,那都是个小事,没必要为考试烦恼。

后来一想,其实,烦恼不分大小。

我目前最大的烦恼就是创造新的生命,自从有了这样的一个烦恼,我有意无意地把别人的烦恼,都归为小事一桩,比起一个新的生命,其他的事情算什么?

而实际上,不以为然。

不管这个烦恼是个考试,还是备孕,当前自己承受的烦恼才是最大的烦恼。所以我不应把别人的烦恼都视为小事。

不过,我坚信像诸多曾经让我忧心如焚的烦恼一样,现在的烦恼最后终将成为过去式。

上周听妈妈说,我姥姥舍不得花自己的钱买桃吃,让我用快递寄一箱给她。我心里极不情愿地给她在网上买了箱桃子,钱不多,大约两百人民币。妈妈说,姥姥很开心,让我像给妈妈在网上买东西一样,也给姥姥买一些。说到姥姥,心里不禁翻了白眼。

我对我的姥姥没有什么好感,知道她所剩的日子不多,心里依然没有一丝留恋。想到她未来的葬礼,也不鼻酸。我曾为我的狠心责怪我自己,毕竟她是妈妈的妈妈。感情是逼不出来的,需要你来我往的日积月累。

尽管在我小学五年级开始,她开始住在我家的楼下,但我们的往来几乎是零,一是我总不在韩国,二是她当时天天有聚会,即使在韩国也见不着面。现在她老了,上次听妈妈说,她的精力远不如以前,但我心里没有一丝心疼或怜悯。在我结婚之前,姥姥说我是吸血鬼,总让妈妈操心。而在我看来,她才是,还有她生下的那几个…… 不说了吧。我又有什么资格说他们。

对一个人没有任何感情,却要对那个人去做带有感情的事情,是很痛苦的事情。

不做不就行嘛?干嘛那么痛苦?

出于义务也好,出于保险也好,出于惯性也好,一直以来,我咬着牙做我并不愿意做的事情。

以为一旦过去这个阶段,我就可以逍遥自在,不做我不想做的事情,不说我不想说的话。但事实上,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做到彻底的为所欲为。除非我改变看待事情的态度本身,我就无法避免做一个满腹牢骚的女人。

练琴快俩月了。

一开始老师给我挑的是被改编的稍微简单的乐谱,上周老师忽然问我,是不是练习难点的乐谱,弹完更有成就感?

我有些迫不及待地点头说,是。我本来就打算练完这几本书,就换成难点的,最好是没被改编的。

第二天,老师给我复印了几张乐谱,很耳熟的一首曲子,而弹琴来相当费劲,一节一节地练,估计要练习一个月才能弹好。不过,确实比练习简单的乐谱,有成就感。

天气这么好,跟妈妈宅了一天,刚送完妈妈到车站回来。东东应酬去了,家里显得格外空旷。

妈妈瘦了很多,她一个人在家没有需要操心或照顾的人,保持了良好的饮食习惯和运动。没有刻意减肥,自然而然瘦了。而我,跟她在一起,显得特臃肿。我开始有些嫌弃镜子里的自己了。

我都胖成这样了,东东却每天都说,“你太瘦了,感觉骨头一碰就要断了。”

不能被他的甜言蜜语再忽悠下去了,要看清自己。

早上因为看手机的事情,说了东东。东东喜欢早上起来用手机看新闻,下班回来,吃完晚饭,会刷instagram或搜一些有关工作的东西。

今天早上东东一边喝牛奶一边拿着手机看新闻,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很不顺眼,我鼓着嘴做我该做的事情。东东临出门前,意识到气氛不太对劲儿,问我心情为什么不好了。我没回答。他说,“是不是因为我看手机了?” 接下来我就喋喋不休地趁他上班之前以最快的速度说了数落他的话。说他这样天天看手机,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等等。东东说对不起,在上班的路上,又发信息说对不起。

其实,当我说完,我心里已经后悔了。东东这个人没有什么坏习惯,既不抽烟,又不酗酒,也不玩儿游戏,一天到晚忙着工作,也很少见朋友(一个月一两次)。他已自称工作机器人了,开口不离工作,昨晚我还说他,天天说工作的事情,让我头疼。

啧啧,东东那么好,我竟然有脸说他。东东一上班,我不是一天都在刷手机吗…?!

一会儿回家的路上在新世界买块儿甜点回去,略表我的歉意。

短暂的旅行,犹如一场梦。
看到堆积如山的脏衣服和看不懂的ひらがな零食,才知道过去的几天不是梦。
感谢企鹅娜严选的零食,一个比一个好吃~

东东:“今天跟企鹅娜通话了吗?”
我:“嗯。”
东东:“跟妈妈呢?”
我:“嗯,不过通话的时间都不长,她们都好忙呀!”
东东:“你最近跟我爸爸通过电话吗?”
我:“没有,怎么啦?他说我不常联系,是不是?”

东东说没有,但我能感觉到公公或婆婆对他肯定说了些什么。结婚之前,也因为不常联系,公公有些不高兴。从我分析来看,公公可能缺爱,他特别喜欢被联系,互相往来,没话找话,拉近关系,即便是客套,他也愿意听。或说,他就是想要一个像女儿一样的儿媳妇。


心想,‘我们不是周二因为奶奶的祭祀刚跟公公见过面吗?还联系什么嘛。’ 但又觉得我跟我家人天天联系,也不觉得多,跟公公婆婆偶尔联系一次,却不耐烦又不情愿。啧啧。


听说昨天那个休假奖金,也是公公让婆婆多给我们一百万韩币,按道理我该打个电话说谢谢。我不是总自称社交高手,很擅长说那些假情假意的话,最近怎么这么我行我素,不愿去做以前硬着头皮咬牙切齿做的那些客套以及社交。我以为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一些,结果,一旦放手,就很难重新开始了。

曾经那么信誓旦旦地说可以做到我所知道的那些大道理,现在却发现一个都没有做到。既心塞又无奈。

很久以前我教导东东说,人,不管多累多生气多不愿意,都要去做该做的事情,从长远来看,这是走向幸福的选择。所以还来得及,明天在机场给公公婆婆发个信息好了。😝😝

晚上约好跟东东一起看电影,我提前仨小时到现代百货逛了逛。在一百个犹豫之下,只买了三本书。

好久没有买柴米油盐酱醋茶之外的东西,选择障碍明显比以前严重了。深刻意识到定期逛街购物的必要性。

不可能一辈子都让婆婆或妈妈给我买衣服,我应该培养自己的审美,不该害怕“失败”。总是怕这怕那,现在连挑本书,都这么费劲儿。可能是手头紧的原因吧。上个月开始零用钱涨了100万韩币(约6000RMB),可我手头儿怎么还是这么紧。

昨天写到这里,回来太晚了,没有发出去。

刚刚收到东东的信息,我们这次暑期休假,奖金为300百万韩币(约一万八人民币),本来是两百万。

这次休假,我和东东要去大阪,我做了在八月份节衣缩食的心里准备,(打算从我们八月份生活费中扣掉机票和酒店费用),换了20万日元。可以跟企鹅娜尽情地大吃大喝了。

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明智的,八月份不用挨饿了,天助我也。确切地说,是婆婆助我也。🤪🤪

又是一转眼一周没有更新了。

今天是东东奶奶的祭日,按照惯例,早上六点半聚在墓地前,祭拜,一起吃了早餐。

每次见到东东的小伯母,真是发自内心地佩服,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她确定不是天使吗?

大热天准备那么多食物,竟然还为每家买了一箱水果…… 早上当大伙儿在阴凉处,互相抱怨天热的时候,她在太阳底下,一直帮大家拿这拿那,却一句怨言也没有。

知道我不能论断这个世界不公平,但每回看像她这样的人,一辈子都那么辛苦,依然贫穷。而那些游手好闲、性情恶劣的人却在享福,比如说我……真觉得不公平。

不过,就像东东说的,冷暖自知,至少在表面上,她很幸福,懂得知足常乐。希望是吧。

p.s. 图文不符。图片是我昨天吃的午餐,是我最近的最爱。

我做好倾尽所有私房钱的心里准备,为了爸爸妈妈预定了酒店,他们刚刚却打电话说让我取消酒店。

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就像他们所说的,因为天热,哪儿都不想去,说在我们家呆着最舒服。还是心疼我的钱?觉得很浪费。也许,两者都有。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是真的,被他们说的,我都烦了。


他们说,可以留着下次去。

人生无常,谁能保证下次还有没有机会?

不过,我跟他们通话的时候,在想,我真的是为了他们预定的吗?也许我名义上是说为他们预定的,实际上是为了自己。尽管我最近手头儿很紧,却愿意花那么多钱让他们陪我去,在某种程度上,是在显摆他们的女儿可以带他们这么高大上的地方来休闲。

唉!头大了。

家里有这样的一部“电话”,可以跟小区的每家每户联系。

我家楼上住着一个或者两个小男孩儿,就像很多淘气的男孩子,喜欢在家跑来跑去。我对这些不太敏感,每次都是东东说完,才会注意。而东东对此很敏感,忍了很多次了,有一次他感叹,说他在家也没办法好好休息,因为楼上……

一周以前,我替东东跟楼上的联系,请他们在家走动的时候,注意一些。阿姨连忙说对不起,还叫她的孩子,过来说对不起x说他们会注意。

结果,过了一周,他们还老样子。

周六晚上,我洗完澡出来,发现东东正给楼上的拨电话。东东刚说一句,“您好,请您可以让孩子们走路小心一些......”阿姨打断东东的话,生气地说,“我们今天一直不在家,刚回来,还有你这样直接跟我们打电话时违反小区的规定,知道吗?”等等,说了一些,说得很凶。东东傻了,他说了对不起,挂了电话。

我看东东可怜巴巴地回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心里替他打抱不平,我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说没关系。这时,楼上的阿姨给我们打了电话。我立刻想,来得正好,敢对我家东东那么凶?!

我一接电话,她就开始说她的不满,先是反复了她之前东东说的那些话,滔滔不绝,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的话,“对直接打电话这件事情,我们感到抱歉,我们在这里住十年,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下次不会直接跟您联系。”她又说了很多,大概的意思是,孩子跑来跑去是很正常的事情,难道你们就不能理解吗?早上那半个小时都不能忍?(早上跑来跑去,是因为迟到了)难道你们以为你们对楼下的一点噪音都不会给?

我看她说话的态度和德行,要是以前我会大吵一场,但我没有提高嗓门,只是把她说的每句话反驳下来了,照她的话,难道我们要忍365天?半个小时乘以365天,得多长时间呀?加上早上我们或多或少有起床气,对楼上的声音会更敏感。我还告诉她可以穿布鞋试试,这样可以减少噪音。等等。

她看我不像东东那么好欺负,态度缓了下来,最后互相说对不起,就结束了。

挂完电话,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则新闻,讲到越来越多的高档餐厅和咖啡厅禁止12岁以下的孩子出入,因为那些带着孩子过来的父母任孩子们在公共场啊跑来跑去,随便玩耍,而那些父母觉得孩子都会淘气,作为大人应该理解他们。

我跟东东说,将来我们有孩子,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二话别说,买些水果,到楼下说抱歉吧。

真不知道我是体力有问题,还是精神有问题,还是两个都有问题。今天除了参加教会,没做什么,却累得想骂人。

从上面的文字可以看出,下午心情非常糟糕,直到晚上。

本来打算不更新乐乎就睡了(不到八点),但刚跟企鹅娜视频发泄之后,满血复活,心里再次充满感恩。

不过,这种发泄不该成为一种习惯,作为姐姐,应传递正能量。写到这里,东东过来问我,企鹅娜都说了什么,而我忽然发现,我忙着发牢骚,却忘了问她今天过得怎么样……🤣

我这姐姐当的……啧啧。

我爱你,@企鹅娜 ❤️

今天就我自己。

花店老板的助手辞职了,确切地说,是迫不得已离开了。韩国经济不景气,最低工资却越来越高,大家都是减少员工的趋势。

店里就我们俩人,闲聊了几句。没想到她已经四十多岁,她虽然没有明确地回答,要么没结婚,要么离了婚,给人的感觉就是很自由。

上次听说她在英国学的插花,今天又得知她在美国芝加哥生活过五年多。生活阅历很丰富的样子,下次上课,细聊一下。

她听说我都读完博士了,她自然地蹦出了一句话,“那你怎么在家里呀?”

尽管我嘴上说,是啊,我怎么在家呢?但心里想,难道读完博士,就不能在家吗?

就此问题,我不想想太多。🤪

我家前面有一家特别火爆的餐厅,卖牛大肠,一份17000韩币(约一百人民币)。一到晚上没有位置。不过,这里有奇怪的规定,不管人数,每桌必须点最少三份起。上次我和东东两个人去,我跟老板“说情”点了两份大肠和一份大肠炒饭(15000韩币)。两个人吃刚好,吃得非常开心。但是昨天,我嫌麻烦,加上有点儿饿,就按规定,点了三份大肠,加了东东特别爱吃的炒饭。

结果,吃得最少半年之内再也不想吃大肠了。

如果还有下次,我要问问老板,为什么一定要最少点三份起。如果吃了两份,我们两个月之内可能还去吃,但像昨天吃那么撑,撑到又腻味又恶心,就再也不想去吃了。

我从日本回来之后,心情一直比较低落。每天都在忙着应付生活上的琐碎,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唯一让我欣慰的是,企鹅娜在日本适应得比我想象的还好。每次跟她视频,她脸上都会浮现出一种令人愉快的活力。

上周三还是四开始,在妈妈的“逼迫”之下,上钢琴班。家里没有钢琴,每天下午到那里练两个小时。

十多年不弹琴,现在简单的谱子,都得看半天儿。自己练的时候还好,老师一在旁边,错误百出,我都替她汗颜,原来钢琴老师是这么需要耐心的职业。

总算明白为什么凡事都要趁年轻,我刚开始练琴的那几天,身体像是跑了三四个小时似的,腰酸背痛,手腕也剧痛。还在适应当中。

不过,每天多了一个必须做的事情,生活不仅有了规律,还有一丝活力。

半夜,东东的手机响了,我和东东都被吵醒。东东接了电话,我在旁天一听就是公公。他问东东可不可以到市里的公寓过夜,他喝酒了。

我立刻清醒了,是凌晨一点半。

企鹅娜在的前段时间里,我和东东搬到婆婆的房间(最大的房间)生活,我以为公公在短时间内不会回来,所以还没有搬回到我们的房间。

我急匆匆起来,拿下我们的床单、被子、枕头,洗手间里所有的洗浴以及护肤用品,开始搬回我们的房间,大概来来回回走了十多回,基本上搬好了。

在脑子里特别清楚公公有权随时回到这里,但心里怒得我,有种窒息的感觉。

东东感觉到了我的怒气,可怜巴巴地,小心翼翼地,跟我说对不起。他怯怯地问我,”这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办…?”

看他紧张的样子,我心里也不好受,说了对不起。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公公又打来了电话,他说,他要跟朋友们去桑拿了,不来这里住了,还说抱歉。

在那一刻,我想过给公公发个信息,让他回家睡觉,毕竟这是他的家,也怪可怜的,但还是没有发出去。昨晚就这么过去了,但以后这样的冲突恐怕很难避免。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平心静气地面对公公跟我们一起住的噩梦。

就像我对企鹅娜所预言的一样,她一走,我跟公公的“战争”又开始了。🤣




有时,我误以为我是自己长大的,所拥有的一切是我自己得来的。然后,在某些时刻,我会恍然大悟而面红耳赤,发现自己一事无成,一无所有,如果不是身边的家人和朋友,我什么都不是。是个极为卑微的,依附于他人而存在却不知好歹的寄生虫。

要是平时我的头脑像现在这般清醒就好了,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牢骚和不屑。

1 2 3 4 5
© 金针菇 | Powered by LOFTER